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4章:生死決戰 上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4章:生死決戰 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以為用槍就能打死我嗎?”嬰公很無所謂地瞪了柳雨婷一眼。[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我沒有遲疑,一針射向了嬰公的神庭穴。因為那枯樹皮一樣的皮膚已經被子彈給打掉了,所以我的銀針,成功地扎進了嬰公的肉里。

    “你這是在給我撓癢癢嗎?”說著,嬰公霸氣地把扎入神庭穴里面的銀針拔了出來。

    由此看來,神庭穴不是嬰公的弱點。槍里只有兩顆子彈了,我得慎重。

    “人中穴,這個你知道在那兒吧?這槍就打人中。”我還沒來得及給柳雨婷指,她便扣動了扳機,正中嬰公的人中穴。

    讓人遺憾的是,人中穴也不是嬰公的弱點所在。

    我已經浪費了兩顆子彈,不能再賭了,最后這一顆子彈,必須得留著,這是我們最后的希望。

    “養蛇佬,把你的蛇收回來,我要跟他肉搏!”我說。

    我這不是開玩笑的,嬰公的皮那么厚,用銀針去尋找他的弱點顯然不行,我得用拳頭去找找。雖然這個方法很危險,而且不一定有效,但事已至此,我只能這么辦了。

    “行!”養蛇佬倒也干脆,沒有跟我糾結,直接就吹起了笛子。

    圍攻嬰公的那些蛇,在笛聲的引導下,有序地離開了嬰公的身子。只有那些被嬰公弄死的蛇尸體,還留在嬰公的身上。

    我沖了過去,對著嬰公的面門就是一拳,見拳頭砸來,嬰公立馬伸出了手來擋。嬰公的手很大,可以說比熊掌還大,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拳頭,不過立馬又“啊”的一聲放開了。

    “你居然在拳頭里藏針?”嬰公一邊拔著刺入他掌心里的銀針,一邊對著我吼道。

    剛才在出拳之前,我把銀針夾在了指縫里,本來我是想扎嬰公面門上的,沒想到他反應速度這么快,居然用手擋住了我的拳頭。因此,我這拳頭里的銀針,便扎進他手心里了。

    “鬼醫出手,每招必出銀針,你可想好了。”嬰公的皮子雖然厚,我用飛針射不一定能扎進去,但是像這樣近距離的用拳頭扎,那還是能把銀針扎進去一些的。

    說著,我又一拳揮了過去。這次嬰公吸取了上次的教訓,沒有直接用手掌來抓我的拳頭,而是一把掐住了我的手腕。

    我的手是很靈活的,在被抓住手腕之后,我立馬將拳變為了掌,銀針的針尖也隨之掉轉了方向。我順勢一掌拍了下去,銀針扎入了嬰公皮膚的裂縫處。

    “哎喲!”嬰公叫了一聲,趕緊松開了我的手。

    “你怎么像個娘們一樣,老是用針扎我,你以為就憑你這銀針,能扎得死我嗎?”嬰公往后退了兩步,說。

    “你皮那么厚,打又打不痛你,只能用針扎了。”我說。

    “跟我家娘們一樣,你還是不是男人啊?”嬰公很想上來揍我,但又畏懼我手中的銀針,不敢往前。

    都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嬰公這家伙,多半是被嬰母用繡花針扎過,所以一看到我的銀針,就有些發憷。

    不過,我沒有得意忘形。我很清楚,在找到嬰公的弱點之前,我這銀針最多只會讓他痛一下,甚至他那痛也算不得是真的有好痛,只是他被嬰母扎過,有些條件反射。

    對于我來說,這可是天賜良機,要等嬰公回過神來,他可能就不會再怕我的銀針了。我一個箭步沖了上去,拿著銀針刺向了嬰公的面門。

    嬰公這次沒有阻擋,也沒有躲。

    “刺啊!你繼續刺啊!你又不是我家娘們,我才難得裝呢!你以為剛才我是真痛啊!我那是裝給我家娘們看裝習慣了。”嬰公說。

    聽嬰公這么一說,我突然覺得他還是挺可愛的,柳雨婷那丫頭在聽完這話之后,也捂著嘴笑了起來。

    “我說嬰公啊!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的多好,何必這么趕盡殺絕呢!”養蛇佬說話了。

    “他們要動我的鬼賭場,不給我留活路,你說我能放他們走嗎?我傻啊!”嬰公真還是個明白人,不傻。

    “我不跟你說好了嗎?我是誤打誤撞進去的,我沒能力,也沒心思去動你那鬼賭場。你只要放我們離開,我絕對不會再找你的麻煩。”我說。

    “你當我三歲小孩好忽悠是吧?你沒有能力,你女人難道沒有能力嗎?你女人只要一句話,整個鬼賭場都會被翻個底朝天。”嬰公說這話的時候,一直盯著柳雨婷。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你還不乖乖地放我<!--中间广告位置-->們走。我要是出了什么事,別說你那鬼賭場了,就連你的主人,也會遭殃。”柳雨婷接過了話。

    柳雨婷這話說得很有底氣,從我的感覺來看,她好像知道鬼賭場的幕后主人是誰。

    “那小子說的話算不了數,得你說了才能算。”嬰公像是在跟柳雨婷談判的節奏。

    “說什么?”柳雨婷似乎比嬰公要強勢一些。

    “你只要承諾,你在離開之后,不再來找鬼賭場的麻煩,那我就放你們走。”嬰公說。

    “你們把手插到人間來了,不僅謀財,還害命。我是警察,我的肩上扛著警徽,你自己說說,我可不可能答應你。”柳雨婷這話說得很帶勁兒,很有氣勢,可在我看來,似乎不夠圓滑。

    我這人比較現實,講究的是實實在在的效果。現在,嬰公要真和我們拼命,就算我們打贏了,那也得受傷啊!要我是柳雨婷,會選擇先迂回一下,等把救兵搬來再說。

    “這么說來,我們之間沒什么好談的了。今天不是你們死,就是我亡。”嬰公說著,像大猩猩一樣拍起了自己的胸膛。

    “咚!咚!咚!”

    嬰公這拍胸膛的聲音,就像是戰前打大鼓一樣,可謂是震天響,把我的耳朵都快震得耳鳴了。

    嬰公每拍一下,他身上那龜裂的枯皮就會往下掉一些。

    “嬰公發怒,必飲鮮血!這是你們之間的恩怨,我養蛇佬只是一過路的,就不參與了。”養蛇佬說著,便收起了笛子要走。

    “你不是說過要親手取他們的性命嗎?”嬰公一邊拍著胸口,一邊對著養蛇佬吼了一句。

    “我這小紅蛇沒死,所以我跟他們也沒什么仇怨,你們自己解決吧!”養蛇佬說完便走了,嬰公沒有留他,我當然也不會留他。

    因為,我現在要是強留他,他肯定就不會再站在我們這一邊了。

    我們和養蛇佬畢竟沒有交情,他要溜也是正常的。只是我不太明白,為什么他之前要幫我們出手對付嬰公,他想溜的話,早就可以溜了啊!

    “你是不是想不明白,為什么那養蛇佬先要幫你,現在又要開溜了?”嬰公問我。

    “為什么?”

    “他是個見風使舵的家伙,他知道你女人的身份,因此想幫幫你們,撈點好處。不過,通過剛才你們和我的交手,他已經看出你們不是我的對手了,知道要是再跟著你們會他也會死,所以他就溜了。”嬰公說。

    “你為什么要跟我講這么多?”我問。

    “你是個聰明人,其實,我和你也沒什么仇,你也可以學學養蛇佬,我不會攔你的。今天,我的任務是殺了那女的,你我無所謂。反正你就一鬼醫,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嬰公說。

    “你覺得這可能嗎?”嬰公這是在玩離間計,而且還是離間我和柳雨婷。

    “你要是個聰明人,那你就應該仔細掂量掂量。你要是留在這里,她是死,你也是死;你要是溜了,她是死,但你能活。哪一個合算,應該很容易判斷吧?”嬰公這不僅是侮辱了我的智商,還在侮辱我的情商。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你死,我和她都會好好地活著!”我說。

    “這種可能出現的概率幾乎為零,不過,你要是能幫我殺了她,我可以讓你進鬼賭場,做二當家。鬼賭場里的女人,比她漂亮的不少,你想要誰都可以。想要幾個要幾個,只要你身體吃得消,怎么樣?對于這個女人,你要是還沒睡過她,我可以給你半小時的時間,讓你先把她睡了,你再殺她。怎么樣,我這條件夠仗義了吧!”嬰公說。

    “畜生,去死吧!”我暴露了,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拿著銀針在嬰公的身上亂刺亂扎了起來。

    在被不痛不癢地扎了幾針之后,嬰公一腳踹到了我的肚子上,把我給踹飛了起來。

    柳雨婷趕緊跑了過來,扶起了我。

    “夏一,不許動怒。師父說過,鬼醫在用針的時候,必須心靜。”說著,柳雨婷輕輕地吻了一下我的額頭。

    她這一吻,頓時便讓我的心安靜了下來。為了我愛的女人,為了我自己,我畢竟靜下心來,不能中了嬰公的奸計。

    嬰公剛才那一番話,目的不是為了離間我,而是為了激怒我,亂我心智,讓我自亂分寸。

    “嗯!”我點了點頭,說:“你要是能再親我一下,我的心就能靜下來了。”

    “討厭!”柳雨婷笑了笑,最終還是又在我的額頭上吧唧了一口。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