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2章:小紅蛇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2章:小紅蛇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雖然我這行為有些小人,但是為了能帶著柳雨婷從這里逃出去,我只能這么卑鄙下流一次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嬰公現在有一股要扒了我的皮,抽了我的筋的沖動,但在看到嬰母在那里吚吚嗚嗚地說不出話,而且表情顯得很痛苦之后,他只能選擇忍了。

    “行!我答應你。不過,不能讓嬰母一個人送,我也得去。”嬰公說。

    我本來就沒奢望嬰公會放了我們,只要他把我們送出了鬼賭場,我就算是爭取到一線生機了。

    “好!沒問題。”我說。

    嬰公和嬰母一起,把我們送出了鬼賭場,讓我們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我已經如約把你們送出來了,現在可以解針了吧?”嬰公說。

    我觀察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這地方倒也空曠,適合跑路。而且,無論是通過視覺,還是通過嗅覺,我都可以很肯定的判斷,這附近沒有鬼怪。也就是說,嬰公應該是沒有給我們設什么埋伏。

    當然,之前嬰母在罵嬰公的時候,提到過他愛面子。因此,嬰公沒有給我們安排伏兵,也有可能是他想親自干掉我們。當然,也有可能是嬰公真的不想跟我們為敵,大家從此井水不犯河水。

    防人之心不可無!尤其是在面對嬰公這種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的人的時候。

    我一針給嬰母射了過去,嬰母能說話了,不過她的臉色,立馬就變得有些鐵青了。

    “嬰母剛才中了針,心肺功能收了些影響,因此你需要給她做做人工呼吸,半個小時就行了。這時間可以多,但不能少,半個小時之內,你必須讓她平躺著,而且你的嘴不能離開她的嘴。”我說。

    “你……”嬰公這話還沒說完,嬰母便一把將他的腦袋給勾了過去。

    嬰公往嬰母的嘴里吹了幾口氣,嬰母的臉色立馬就要好一些了。

    “我們就先走了啊!拜拜!”說著,我得意地拉著柳雨婷的手,撒丫子就跑了。

    “怎么樣,哥聰明吧?”我對著柳雨婷顯擺了起來。

    “聰明個屁!這種爛招都想得出來,你真是個流氓!”柳雨婷嗔了我一句。

    “只有這樣,我才能把嬰公給困住啊!嬰公皮糙肉厚的,我那銀針對他根本就沒用,我打不過他。”我說。

    “你覺得嬰公真的能這么輕易地把我們給放了嗎?”柳雨婷問。

    “不好說。”

    “我覺得不會,前面肯定有埋伏。”

    “有埋伏也無所謂,只要不是嬰公,我還是能對付的。”

    “你剛才那一招,只能困住嬰公半個小時,因此,要是前面的伏兵拖我們一陣,那我們還是會被嬰公給追上的。”

    柳雨婷這話,立馬就讓我那顆原本已經放下的心,又懸了起來。

    “嬰公的弱點就是嬰母,因此,他一會兒來追我們的時候,肯定是不會帶嬰母來的。這樣,我們就抓不到他的軟肋了。”

    原本以為占了便宜的我,在聽了柳雨婷這話之后,立馬就覺得自己是個傻逼了。我怎么考慮這么不周呢!

    嬰公那家伙,一看就是個火爆脾氣,而且還是個瑕疵必報的人。剛才他之所以那么畏手畏腳的,那是因為有嬰母在。現在,我把嬰母還給了他,也就等于是把他脖子上那根牽絆他的鏈子還給了他,我怎么就這么傻逼啊?

    “你剛才怎么不說啊?”我有些郁悶地看著柳雨婷。

    “我怎么知道你沒留后手啊!你不是一向做事很穩妥的嗎?”柳雨婷雖然嘴上有些埋怨,但她臉上并沒有任何的不悅,還對我眨起了眼睛。

    見我不說話了,柳雨婷立馬就湊過來安慰起我來了。

    “我可能是想多了,我們跟那嬰公無冤無仇的,他有可能真的是不想跟我們為敵了,所以就把我們給放了,因此前面沒有伏兵。”

    “不管怎么樣,咱們快跑吧!這鬼賭場就憑咱們兩個人的力量,肯定是端不掉的,得去搬救兵。”

    別的我不敢說,但是有一點我敢肯定,那就是方圓100米之內,是沒有鬼怪的。因為,要是有鬼怪,我是能感覺到鬼氣的。

    我帶著柳雨婷翻過了一個山頭,感覺那嬰公不會再追來了,我們便在一塊大石頭上坐了下來,準備休息一會兒。

    我剛一坐下,便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聲音。除了聲音,我還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腥味,這是蛇的味道。

    “有蛇。”我說。

    說著,我讓柳雨婷站到了大石頭的<!--中间广告位置-->中央。那大石頭是泛白的,只要蛇一爬上去,就會顯得很明顯。

    山上有蛇,這是很正常的是。哥好歹是山里長大的,就算不是鬼醫,沒有銀針,我也能徒手捉蛇。因此,雖然暗中有一條躲著的蛇,但我并不怎么害怕。

    “啊!”柳雨婷一邊尖叫著,一邊緊緊地抱住了我。

    女人在見到蛇之后,大概都是這么個反應。

    一條火紅火紅的小蛇,游到了石頭上面,正吐著信子,看樣子是隨時準備對我們發動攻擊。

    我手輕輕一抖,指縫里的銀針便射了出去。

    小紅蛇猛地立起了腦袋,向著柳雨婷的腳踝咬了過來。我趕緊一腳踢向了那小紅蛇。我穿的是登山鞋,鞋面有鋼板,因此被我這么一踢,那小紅蛇便飛了出去。

    雖說搞定了小紅蛇,但是有一點還是讓我很奇怪。剛才我那一針,雖然有些隨意,但是一般的蛇,那是絕對不可能躲得過的。因為,我那銀針射出去的速度,畢竟是飛快飛快的。

    這時,有宛轉悠揚的笛聲傳了出來。這笛聲雖然美妙,但那美妙里帶著一股冷勁兒。我曾經聽黃老頭說過,那些養蛇的人,會用笛聲來控制蛇。

    剛才那條小紅蛇可不是普通的蛇,應該是受過馴化的。現在,養蛇人的笛聲傳來了,也就是說,那小紅蛇應該是養蛇人養的。

    龍岡鄉的地皮子,我還是踩熱了的。據我掌握的情況來看,這龍岡鄉境內,是沒有養蛇人的。也就是說,這養蛇人,應該是外來的。

    外來的養蛇人,跑到龍岡鄉的地界里來,絕對不會是來旅游度假的。我隱約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這養蛇人是沖著我來的。

    “是誰這么大膽,竟敢傷我的蛇?”笛聲突然停了,一個鏗鏘有力的質問聲傳了過來。

    我定睛一看,一個勾腰駝背的老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他一手拿著笛子,一手提著那被我一腳踢得奄奄一息的小紅蛇。

    “是這蛇先攻擊我們的,我是出于自衛,才踢了它一腳。”我說。

    “我這蛇是不會主動攻擊人的,蛇身上有針傷,顯然是你先對它動手,它才反擊的。”養蛇老人說。

    耳邊那窸窸窣窣的聲音越來越大了,腥味也越來越濃了。這養蛇老人顯然不可能只帶了一條蛇出來,他應該是帶了一群蛇。不然,他也不會跑來找我的麻煩。

    “我在這里休息,猛地竄出一條蛇,我還以為是野蛇呢,于是便下意識的出手了。你這蛇不是沒死嗎?只是受了點傷,養養就好了。這是個誤會,別忘心里去啊!”養蛇老人的來頭不小,要是能說和就盡量說和。畢竟,那嬰公很可能還在后面追我們呢!

    “傷了我的蛇,你覺得你們能這么輕易地走掉嗎?”養蛇老人冷冷地笑了笑,然后吹起了笛子。

    那些窸窸窣窣的聲音更響了,一條一條的,花花綠綠的蛇向著我們所站的大石頭圍了過來。我們被蛇圍在了大石頭中間,離我們最近的蛇,那蛇頭據我的腳,只有不到二十厘米。

    “你們只要不攻擊它們,它們是不會主動攻擊你們的。”養蛇老人說。

    這些蛇雖然沒有發起攻擊,但被它們這么圍著,我這心里還是滲得慌的。至于柳雨婷,她雖然沒有發聲,但已經緊緊地抱著我,瑟瑟的發起抖來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問。

    “你不要想著用銀針攻擊我或者這蛇群,只要你一出針,這些蛇就會出口。這蛇里面,有無毒的,也有劇毒的。就算你能躲過,你旁邊這姑娘,那是絕對躲不過的。我也沒有惡意,只是把你們留在這里,給我一個說法。”養蛇老人說。

    “你想要什么說法?”我問。

    “等到天亮,要是我這小紅蛇能醒過來,我就放你們走。要是它死了,你們當中的一個人,就得抵命!”養蛇老人很嚴肅地對著我說道。

    “你這么多蛇,何必在意這么一條呢!再說,這小紅蛇不會死的。”我說。

    “它就是我的命根子,是我兒子,為了養這小紅蛇,我沒有娶妻,也沒有生子,我養了它五十六年,它才小有所成。你說,它要是死在了你的手里,我該不該拿你抵命?”養蛇老人這不像是在開玩笑。

    “它還在動,不會死的。”我看那小紅蛇正扭動著身子,不像是要死翹翹了的樣子。

    “它能不能活,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得由時間說了算。日出之后,它若是還活著,我便放你們走。”

    就在養蛇老人說這話的時候,我看到一個熟悉的影子,向著我們追了過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