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1章:鬼賭場的掌舵人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1章:鬼賭場的掌舵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竟敢打我?”嬰母因為是被我的銀針定著的,所以她現在只能說話,不能動。[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因此,雖然她的語氣有一股恨不得剁了我的殺氣,但她卻無力對我出手。

    “打你又怎樣?”已被激怒的我,像個小混混一樣,又是一巴掌扇到了嬰母的臉上。

    “住手!居然敢打我老婆!”伴著這聲斷喝,一個又老又丑的老男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這是嬰公,他就是那個替幕后兇手掌管鬼賭場的人。”玲兒簡單的跟我介紹了一句。

    “打了又怎樣?”雖然我感覺這嬰公應該是有些本事的,但我還是有自信能搞定他,因此便沒在嘴上跟他客氣。

    “你打了我老婆兩下,我得加倍在你女人那里還回來。”嬰公冷冷地說了一句,然后轉過頭,對著后面那黑漆漆的洞子說道:“把那娘們給老子帶上來。”

    一輛囚車推了出來,那囚車就是古代押犯人的那種囚車,柳雨婷被鎖在了里面。

    “放了他!”我一邊用語言分散那嬰公的注意力,一邊把銀針射了出去。

    這次,我是兩只手同時發射的。一只是射向的嬰公,另一只是射向的推囚車的那只小鬼。

    “啊!”

    中了銀針之后,那小鬼毫無懸念的倒下了。至于嬰公,他輕輕地把手一揮,那射向他的三根銀針,便嘩啦啦地落到了地上。

    我定睛一看才發現,那嬰公的手上的皮,就像那龜裂的樹皮一樣。別說是銀針了,我估計就是用砍刀,可能都砍不進去。

    “就你這點本事,也敢跟我斗!”說著,嬰公將那像枯樹枝一樣的大手,對著柳雨婷那粉嫩的臉蛋扇了過去。

    “住手!”在我的面前打我的女人,這種事我是決不允許發生的。因此,我一個箭步沖了上去,飛起一腳給嬰公踹了過去。

    見我一腳踹了過去,嬰公趕緊收回了打向柳雨婷的手,反手一掌打向了我的腳。

    “啪!”

    嬰公這一掌,雖然不是鐵砂掌,但比鐵砂掌還要硬,還要有力。要不是我及時把腿往回收了收,嬰公這一掌,絕對會直接把我的腳給打斷。

    挨了這一掌,雖然我的腳沒斷,但是那小腿上傳來的劇痛,已經讓我有些一瘸一拐的了。

    不過,這一掌我也沒有白挨。通過這次近距離的接觸,我把嬰公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這嬰公全身上下,就算是他的臉上,都可以說得上是皮糙肉厚。我要想用銀針收拾他,憑我現在的功力,恐怕不行。

    根據我的目測,我依稀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嬰公不是個人,他很可能是個僵尸。據黃老頭說,僵尸一般是不會說話的。就算是那種不會說話的僵尸,黃老頭都叫我遇到了就跑。像這種能說話,還有思想和智商的僵尸,絕對比一般的僵尸厲害得多,我要是不跑,繼續跟他玩,那就是自己找死啊!

    要跑我當然不能一個人跑,我得帶上柳雨婷一起跑。柳雨婷現在被困在囚車里,我得想辦法先讓她出來,這樣我們才能跑掉。

    不能力敵,那就只能智取了。

    我這人除了善于用手中的銀針之外,還善于用腦子。

    “喂!嬰公,這是咱們男人間的決斗,跟女人沒關系。要不咱們做個交易,我把嬰母給放了,你把柳雨婷給放了,怎么樣?”我說。

    這是在嬰公的地盤,就算他把柳雨婷放了,我們也跑不掉。至于嬰母身上中的那銀針,能解的只有像我這樣厲害的鬼醫,到目前為止,除了黃老頭,我還沒遇見過比我更厲害的鬼醫。因此,我可以牛逼哄哄的說,在這地下賭場,只要我不出手,沒人能幫嬰母把那銀針給解了。

    嬰公只是看著我,看樣子他像是在思考,沒有急著給我回復。

    “你要是不愿意跟我做這交易,那么你就試試,去把嬰母身上的銀針拔了,看她能不能動。”我說。

    我說完之后,嬰公當真是走向了嬰母。嬰公試著拔掉了嬰母身上的一根銀針,嬰母沒有動,接著他又把剩下的兩根銀針給拔了下來,可讓人遺憾的是,嬰母還是沒有動。

    “怎么樣,你解不了吧!你要是不跟我做這交易,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嬰母從此以后會一直像這樣,像個木偶,只能說話,不能動。”我說。

    我看得出來,嬰公對嬰母是有感情的,雖然他的感情不一定有我<!--中间广告位置-->對柳雨婷那么深,但我至少是可以利用一下的。

    “鑰匙在這里。”嬰公拿出了鑰匙,嘩啦啦地搖了搖。

    “你把鑰匙扔過來,只要我打開了這囚車,我就立馬讓嬰母恢復自由。”我說。

    “你先解!”嬰公冷冷地說了三個字。

    “這是你的地盤,莫非你還怕我們跑了嗎?”我冷冷地回了嬰公一句。

    “我知道你們跑不了,你也應該很清楚,你們跑不了。因此,我有些不明白,你為何要與我做這個沒什么意義的交易?”嬰公提出了他的質疑。

    能成為鬼賭場的掌舵人,嬰公絕對是個老江湖了,天上掉餡餅這種事,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因此,我要想順利跟他完成這交易,我必須把我自己要的價碼再抬高一點。

    “我只是一個小警察,還只是一個臨時工,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你這個鬼賭場,我是誤打誤撞進來的,我心里很清楚,以我的能力,是不可能動得了鬼賭場的。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所以,我們沒有惡斗下去的必要。你要是肯放我們出去,那么嬰母將會無恙,我以后也絕不會再踏進鬼賭場半步,至于我贏的那些錢,我也不要了。要是你不肯放我們,我就算打不過你,嬰母也得死!”我說。

    光靠言語威脅,那顯然是不夠給力的。因此,在說這話的同時,我手輕輕地一揚,又是三根銀針,射向了嬰母。

    我這動作做得很隱蔽,在嬰公發現之時,已經有些晚了,那銀針已經扎進嬰母的身體里了。

    “你還敢用針?”嬰公沒想到我會來這一手,因此他很憤怒,甚至都有些暴怒了。

    “我只是想讓你明白,你皮糙肉厚的,我的銀針是傷不了你,可是嬰母卻是細皮嫩肉的,因此,我要是像她射針,你是擋不住的。更何況,現在嬰母就像個木樁子一樣立在那兒,完全就是個靶子,我想射多少射多少。”我說。

    “你這如意算盤打錯了,嬰母在我心中,并沒有這么重要。”嬰公說。

    嬰公說這話的時候,明顯是缺乏底氣的,我好歹也是學過心理學的,因此能聽出來,嬰母在他的心中很重要。要是嬰母真的不重要,嬰公會跟我扯這么久的淡嗎?他早就對我動手了。

    “你個沒良心的,我死心塌地的跟著你,把身子給了你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還忍著那非人的痛苦,用自己的身子幫你孕育這些鬼嬰,你現在居然說我不重要。這兩個小警察難道有動我們鬼賭場的本事嗎?你就算放了他們,他們就能翻起大浪嗎?我知道你是為了面子,你是怕這兩個小警察從你手里逃走了,傳出去會讓你沒面子。我舍生忘死的跟了你這么多年,原來還沒你的破面子重要!”嬰母噼里啪啦地對著嬰公罵了起來。

    還好當時我只是把嬰母的身體給定住了,并沒有把她的嘴給封住。這女人一生氣,當真是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顧了,嬰母這么一鬧,無疑是幫了我的大忙。

    “嬰公啊!你何必這樣沒事兒找罵呢!咱們都是男人,你此刻的心情,我懂!”我說。

    “臭娘們,我說了不救你了嗎?”嬰公瞪了嬰母一眼。

    “誰是臭娘們,你是不是看上了那個新來的鬼魁花了?你們這些臭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都是負心漢。”嬰母又在那里罵起嬰公來了。

    其實,那嬰母能成為嬰母,肯定不可能是一個一點兒都沉不住氣的女人。她之所以表現得像個更年期的女人一樣,那是因為我剛才給的那三針,一針是讓人煩躁的,一針是讓人憤怒的,一針是讓人暴躁不安的。

    “你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你不是向來很冷靜,很識大體嗎?”嬰公也吼了起來。

    “你們兩口子要吵架,一會兒再吵嘛!條件我已經開了,你把我們放了,我讓嬰母恢復正常。你要是答應,現在就把鑰匙扔給我,先把柳雨婷放出來,然后我把嬰母中的針給解了,你把我們放出去。”我說。

    “好!我答應你。”嬰公說著,便把鑰匙給扔了過來。

    我用那鑰匙成功地打開了囚車,柳雨婷只是有些虛弱,并沒有受傷。

    “還不出手解針?”嬰公看了我一眼。

    我一針射了過去,嬰母恢復了自由,不過嬰母卻突然變得不能說話了。當然,這是哥的杰作。

    “你得讓嬰母把我們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不然嬰母從此以后會變成一個啞巴!”得寸進尺,在有的時候,是很有必要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