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0章:嬰母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0章:嬰母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美女護士的手臂上,刻著一朵黑色的小花。[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那小花雖然是黑色的,但卻給人一種妖艷無比的感覺,就像是有一股魔力一般。

    “你既然是鬼魁花,那你要帶我去哪兒?”剛才美女護士還說帶我去見鬼魁花,現在居然說她自己是鬼魁花,我還能信她么?

    “我才是真的鬼魁花,在閨房里那個是假的。”美女護士這話說得有些心虛,看樣子她自己也有些底氣不足。

    “這話你自己信嗎?”我有些失望,因為我感覺我似乎信錯了人。

    “你愛信不信,你要不信,你就自己走吧!”美女護士跟我耍起了小性子。

    我現在還有選擇嗎?要是就這么回去,那可就前功盡棄了。

    “好,我信你,你這么漂亮,肯定是鬼魁花。”雖然我這拍馬屁的水平有待加強,但好歹也是個馬屁。

    千臭萬臭馬屁不臭嘛!我這馬屁一拍完,美女護士立馬就恢復那笑吟吟的模樣了。

    “你這嘴,甜得跟蜜似的,又有本事嘴又甜,怪不得那麻辣警花那么喜歡你。”

    “要不你還是先帶我去看看那假的鬼魁花吧?”真的假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須得去鬼魁花那里看看,因為我已經預感到了,那里會有線索。

    “那里有什么好看的?就一個妓女和一群嫖客。我帶你去一個更有價值的地方,現在那妓女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了,對于我們來說,這是絕佳的機會。”美女護士這話,無疑是坦白了她不是鬼魁花了。

    “你不是要查鬼嬰案嗎?我這就帶你去煉制鬼嬰的地方。”美女護士這話雖然不知可不可信,但確實是深深地吸引住了我。

    “你說的是真的?”

    “你要不信就算了。”

    “我信!”

    “把你的手電關了,免得被人發現。”

    說著,美女護士便拿過了我手中的手電,給我關了,然后牽起我的手,開始往前走了。

    手電一關,這里立馬就變成了漆黑一片,可以說是伸手不見五指。在這樣的漆黑的環境下,美女護士居然能看清路,這著實讓我有些奇怪。

    “你能看清路啊?”我問。

    “能啊!”

    美女護士一轉過頭,我立馬就被嚇得哆嗦了一下。美女護士的眼睛,居然是紅的,而且紅得發亮,就像兩顆紅寶石一樣。

    “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嚇人是吧?我不跟你說過嗎?我現在已經被他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美女護士沒有過多的跟我解釋,而是繼續拉著我往前走。

    “哇……”

    前方,有嬰兒的聲音傳來了。那聲音就是鬼嬰的聲音,這聲音我無比熟悉,因此絕對不會聽錯。

    美女護士把我帶到了一條暗河的河邊上,這河邊上有一大塊空地。這地方有些微微地光亮,那光是熒光,應該是人為制造的。

    雖說這光不是很亮,但還是能讓我勉強看清楚這空地上的情形。

    空地上擺了很多壇子,那些壇子比一般的泡菜壇要大一些,但比那種大號的酒壇子要小。

    “這壇子里裝的什么?”我問美女護士。

    “你揭開不就知道了嗎?”美女護士說。

    這時我算是聽清楚了,那哇哇的哭聲,就是從那壇子里傳出來的。我大致掃了一眼,這些壇子足足有數百個。

    我走到了一個壇子面前,解開了那蓋子。一揭開,一股惡臭便撲了過來。那壇子里面,裝滿了白花花的蛆,那些蛆在里面一扭一扭的,要多惡心就有多惡心。

    除了蛆,壇子里還有一具腐爛了的,肉都已經有些發白了的嬰兒的尸體。

    “太惡心了。”我趕緊把那蓋子給蓋了回去,這樣那惡臭就不那么強烈了。

    “除了惡心之外,你難道就沒有別的感覺了嗎?”美女護士問我。

    “什么別的感覺?”我問。

    “變態。”

    “是有些變態。”

    “這些嬰兒,可都是活生生被放進這壇子里,然后讓壇子里的那些蛆蟲給咬死的。”

    美女護士這話說得是輕描淡寫的,但我在聽完了這話之后,立馬就變得怒不可遏了。

    “混蛋!真特么是一群畜生!這種喪盡天良的事都做得出來!”我爆粗口了。

    “這樣的混蛋,不僅可以逍遙法外,還能財色兼收,活得既逍遙又自在。你說,這是不是你們警察的失職呢?不!他就是你們隊伍里的人,是<!--中间广告位置-->你們的同伙!”美女護士這話,包含著那深深的揶揄之情。不過,我真的沒有什么好反駁的。

    “這些鬼嬰,是還沒有煉制出來的吧?”我問。

    “還有半個月,半個月之后它們就全都出來了。你數數這壇子的數量,一個壇子就是一個鬼嬰,這么多的鬼嬰,就算一個只害一個人,那少說也得有幾百人會遭殃。”美女護士說。

    “這些鬼嬰不能留著,我們得把它們全都毀了。”這些鬼嬰的危害,我心里當然是明白的。

    “好啊!你知道怎么才能毀掉它們嗎?”美女護士問我。

    要是這鬼嬰已經出來了,我可以用銀針收拾它們。可是,現在它們還沒有煉化出來,還在壇子里面,我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處理。這種事,黃老頭應該比我更有經驗,因此,我決定在摸清楚情況之后,去把黃老頭給叫來。

    “不知道,不過我師父應該知道。我明天去把我師父叫來,你能給我們帶路嗎?”我問。

    “明天恐怕就沒這機會了。不過,這也沒什么,你那麻辣警花的背后的力量很大,只要你把這里的情況如實告訴她,我相信她是會動用她能調動的力量,把這鬼賭場給一鍋端了的。只要把這鬼賭場端了,不僅能把這些鬼嬰毀了,還能把那幕后真兇給捉住。”美女護士說。

    “哈哈哈哈……”

    一個女人的,有些陰冷的笑聲傳了過來。

    “玲兒,你不用再騙這傻小子了,你已經成功把他騙到了這里來,任務完成了。”一個帶著黑色面紗的女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那女人的指甲很長,還被涂成了黑色,看上去讓人覺得怪怪的。

    “你騙我?”我對著美女護士,也就是玲兒問道。

    “沒有。”玲兒搖了搖頭,可她的目光有些閃爍。

    “你是誰?”我問那女人。

    “我就是鬼魁花。”怎么這么多鬼魁花啊!玲兒說她是鬼魁花,這女人竟也說自己是鬼魁花。

    這女人雖說身材看上去還行,但從她那膚質上來看,她的年齡,至少也是三十好幾了。鬼魁花可都是冰清玉潔的,這三十好幾了,還能是冰清玉潔的嗎?開玩笑!

    “你?”我當然不信那女人的話。

    “我是第一屆的鬼魁花,也是這些鬼嬰的娘。”那女人說。

    “她是嬰母。”玲兒小聲地跟我說了一句。

    “這些鬼嬰都是你搞出來的?”我問。

    “它們都是我的孩子。”嬰母說。

    我已經悄悄地把銀針拿到了手上,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你就憑幾根銀針,就像在這鬼賭場里鬧事嗎?”看來,這嬰母對我還是有些了解的。

    “你說呢?”我冷冷地回了那嬰母一句。

    “你真以為鬼賭場的錢,是這么容易贏的嗎?你真的以為,你用銀針欺負那些賭客,我們能坐視不管嗎?我們之所以沒有管你,那是為了讓你贏夠錢。只有贏夠了,你才會自己往這套子里鉆。”嬰母說。

    我沒有跟嬰母廢話,而是直接將銀針射了過去。我的動作很快,那嬰母還沒來得及躲,便被我的銀針給射中了。

    “我要不主動進這套子,怎么能收拾得了你啊!這就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剛才一次射了三根銀針,而且三根都是命中了的。因此,那嬰母還沒來得及出手,便被我給定住了。

    “看來我是小瞧你了,你這銀針確實很快,快得我都沒來得及躲閃。”嬰母雖然被定住了,可她在說話的時候,卻是一副很有底氣的樣子。

    “你就乖乖招了吧!這地下賭場的主人是誰?”

    “這里的主人,就是我。”嬰母說。

    “你要是不乖乖招了,我這銀針可有你好受的。”說著,我便拿出了一根銀針。雖然我還沒有刑訊逼供過女人,但凡事都有第一次嘛!

    “跟你一起來那個女警察現在我們手里,你要是敢對我用針,我的手下立馬就會用鬼把她給迷惑了,然后隨便找個男人強暴了她!就憑她的姿色,想上她的男人應該很多。你要是不趕快把我放了,我的屬下們,尤其是那些常年沒嘗女人滋味的餓狼,可就會排著隊上她了。怎么樣,你有種就對我用針啊!”嬰母覺得抓到了我的軟肋,因此說這話的時候很有底氣。

    “啪!”

    我從沒打過女人,但在嬰母說完這番禽獸不如的話之后,我“啪”的一耳光扇了過去。

    “你特么要敢動她一根手指頭,老子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誰都是有脾氣的,我要是這都能忍,那我特么就真的是孫子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