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97章:奪魁 上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97章:奪魁 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被小鬼那么一吹,我便有些暈乎乎的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我悄悄地給自己來了一針,那暈乎乎的感覺立馬就消失了,不過,我還是裝成了一副暈乎乎的樣子。

    見我暈乎乎的了,那小鬼也不跟我客氣了,直接就把我面前的牌給我換了。因為我要裝暈嘛!所以那小鬼到底是換了一副什么牌給我,我也不知道。

    在小鬼倒騰完之后,我立馬就把手里的銀針射了出去,我這一招叫仙女散花。就這么一下,在場的小鬼全都中了我的針。

    中了針,小鬼也就暫時被我迷惑住了,一會兒我把它們弄醒之后,它們會像斷片一樣,不會知道在被我迷惑期間發生了什么。

    我先拿起自己桌前的牌看了看,三個q,這小鬼還不錯嘛,給我弄這么大一副牌。接下來,我挨個把別的小鬼的牌看了一圈,其實它們大部分的牌都是正常的,沒什么問題,最大的也就是個小金花,不過,我正對面那家伙的牌,是三個k。

    這小鬼挺有意思的,既然沒有把自己弄成三個a,把我弄成三個k,這樣我就沒法換牌了嘛!我沒有動小鬼的牌,只是悄悄地把自己的牌換成了三個a。

    毫無意外的,這一局我贏了。那小鬼在輸了之后,當然不服氣,還要跟我玩。

    哥有銀針在手,想在一群小鬼這里贏點錢,那是相當容易的。因此,我也沒費多大的勁兒,便在這里贏了一千多萬,見鬼魁花的出場費,我算是贏夠了。

    因為只有男的才能進場奪魁,所以我必須和柳雨婷暫時分開一下。其實,讓柳雨婷一個人待在鬼賭場里,我還是有些不放心。畢竟,這里面除了人,還有鬼。

    柳雨婷雖然會些擒拿格斗術,而且功夫還不錯,但她那玩意兒只能用來對付人。在鬼面前,她那些招數,全都是沒什么用的。

    在進場奪魁之前,我提議先讓柳雨婷回去,說待在鬼賭場里不安全,可柳雨婷不干,她非要在鬼賭場里等我。

    我知道,柳雨婷是怕我出事,而且她還怕我做什么對不起她的事。畢竟,說好聽點我只是去看看的,說得不好聽,我就是去逛窯子的。

    “快點出來啊!聽到沒有,不該看的不許看!”在我進場之前,柳雨婷對我吼了這么一句。

    “我可是花了一千萬才能進的,你再怎么也得讓我把該探清楚的事都探清楚吧!”我說。

    “你要是敢在里面干什么壞事,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柳雨婷應該是一個比較理性的人啊!怎么在這件事上,突然就變得如此小女人了呢!

    “哥的為人,你還不清楚嗎?”我說。

    “你的為人,我清楚得很,你就是個見色起意的小流氓。那護士輕輕一勾,就把咸豬手給伸出去了。這鬼魁花的魅力,可不是那護士能比的。你這個小流氓,經得起她的誘惑嗎?開玩笑!”看來。柳雨婷對我還是不放心。

    不管她對我放不放心,我都得進場了,我要是再不進去,那出場費我可就白交了。

    跟著帶路的服務員走過了一條通道,我便來到了一個大廳。大廳的燈光有些昏暗,不過裝修得確實是富麗堂皇,就像皇宮一般。

    大廳里面人頭攢動,根據我的目測,少說也有好幾百人。

    這幾百號人都沒有穿制服,顯然不是鬼賭場的工作人員,也就是說,他們跟我一樣,是跑來這里奪魁的賭客。

    這里的入場費可是一千萬啊!這里可有幾百號人,這加起來,得有多少錢啊!這鬼賭場,還真是一個吸金窟啊!

    這時,前方舞臺上的燈光突然亮了起來,原本有些喧鬧的大廳,立馬就安靜了下來。

    “我代表賭場,歡迎各位貴賓的到來。”一個主持人模樣<!--中间广告位置-->的家伙出現在了舞臺上,在那里噼里啪啦的說了一通廢話。

    說完之后,那家伙告訴我們,今年的奪魁跟往年不一樣,往年是誰出的價高,誰就能奪得鬼魁花。今年,靠的是賭。進場的每人都是交了一千萬的入場費的,因此凡是進場的人,每人都會領到一千萬的特制砝碼。

    在這大廳里,又各式各樣的賭具,大家可以自由組合,想跟誰賭就跟誰賭。一個小時之后,贏得最多的前五十名,可以進入奪魁的第二輪。

    本來哥是來打醬油的,可在聽到今年是靠賭奪魁之后,我立馬就興奮了。賭,哥有銀針在手,有誰能賭得過我。

    不過,進入第二輪的名額有五十個,哥就算耍賴占了一個,那還有四十九個嘛!

    主持人一說完,各式各樣的賭具便都被擺到桌面上來了,場子里的那些家伙,立馬就熱火朝天地賭了起來。

    我沒有急于加入他們,我雖然平常不怎么賭博,但我也知道,要想贏錢,只能跟有錢人賭。現在那些家伙已經開始賭了,他們當中,肯定有人會贏,有人會輸。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四處轉悠轉悠,看誰贏得多,時間差不多了,我就去跟那贏得多的人賭。這樣,我可以事半功倍,多贏一些。

    我在大廳里轉了十來分鐘,大概是因為名額不是很多的緣故,那些贏了錢的人,陸陸續續地離開了原來的賭桌,和同樣贏了錢的人賭了起來。

    這是我早就預料到的結果,那些贏了錢的人,要想進入下一輪,他們的對手肯定是同樣贏了錢的人。因此,到這個時候,他們是不會再和那些已經輸得沒什么砝碼的人玩了。

    本著哪里錢多就往哪里去的原則,我來到了贏得最多的那一桌。

    “加一個。”我說。這桌玩的是色子,比大小,很簡單,也很快。

    “你?”有個家伙很不屑地掃了我一眼,說:“你有錢嗎?”

    “一局一千萬,敢不敢來?”這些家伙雖然贏了錢,但為了保證自己的勝利成果,賭得也不是太大,一局兩百萬就算多的了。

    我這一千萬一報出來,桌子上的那些賭客,都用驚奇地目光看著我。他們或許在想,這家伙到底是贏了多少啊?

    “賭!不過咱們得先把砝碼放桌子上,說大話誰不會啊?”那家伙估計有些不相信哥敢玩這么大。

    我剛才又沒有賭,因此一千萬的砝碼還在我的身上,所以我闊氣地把砝碼拍到了桌子上。

    “一個一百萬,十個,你可以數數!”我說。

    我都已經把砝碼給拍出來了,那家伙當然也只能拿出了一千萬。我看了一眼那家伙的身前,在拿出一千萬之后,他那里就只有三四百萬了。也就是說,這一把輸了,他基本上就出局了。

    因為這一把玩得很大,所以別的那些賭客都沒有參與,只是在旁邊看熱鬧。

    “怎么個賭法,比大小嗎?”我問。

    “那就比大小吧!簡單,全憑運氣!”那家伙說。

    說著,那家伙便一把拿起了色盅,在那里搖了起來。從那家伙搖色盅的手法來看,他應該是個老賭鬼,而且賭技應該還不錯。他把那色盅搖得很有節奏感,而且還搖得很自信。

    我呢,雖說也用手在搖色盅,但在賭上面,我就是個菜鳥。因此,我搖得有些亂,只聽到那色子在色盅里噼里啪啦的亂響。

    能贏錢的賭客,好歹都是有些賭技的。因此,在看到我搖色盅那樣子,和那噼里啪啦毫無規律的聲音之后。有些看熱鬧的賭客,小聲地議論了起來。

    “就這賭技,還敢一局一千萬,這分明就是來送錢的嘛!早知道我跟他賭了。”

    “人傻錢多,下一局我來陪他。”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