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94章:古佛寺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94章:古佛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不是草菅人命嗎?”在聽了柳雨婷這番話之后,我突然覺得,相對于這個世界,我顯得太單純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草菅一條犯人的人命算什么,有些沒犯罪的人,不也會因為某些原因而死于非命嗎?你呀,好好跟姐姐混,有姐姐的保護,至少在局里,沒人敢給你小鞋穿,哪怕是蔡晨,也不敢!”柳雨婷說。

    我突然覺得,柳雨婷好像有一股女王范兒。

    因為線索斷了,雖然柳雨婷讓線人四處去打聽了,但還是沒能找到半分那美女護士的線索。

    就在我感覺自己像無頭蒼蠅一樣的時候,我收到了一條短信。那條短信約我晚上十二點去古佛寺見面,還讓我不許告訴任何人,否則她不會出現,短信的落款是停尸房的護士。

    雖然我不知道這短信是不是那美女護士發的,但這至少能算是一條線索,因此我覺得我必須去一趟。

    那人既然能弄到我的手機號碼,那肯定也會知道我的舉動,因此我決定先按照她所說,不把這事告訴任何人。

    古佛寺就在縣城里面,不過那寺廟早就沒人了,是一個廢棄的寺廟。

    晚上十二點,我準時到了古佛寺。

    因為年久失修,古佛寺的四面圍墻已經塌了三面,佛堂里的佛像,那如來的耳朵缺了一個,觀音坐著的那蓮花也缺了不少花瓣。

    至于寺廟的屋頂,則已經有了不少的洞,有大有小,我就算是在屋里面,抬頭也能看到天上的星星。

    “美女護士!美女護士!”我在古佛寺里找了半天,沒發現人影,便扯開嗓門喊了起來。

    反正這地方也不會有人來,所以我在喊的時候,也沒有故意壓低聲音什么的,而是扯著嗓子吼了出來。

    我喊了兩圈,還是沒有人搭理我。

    莫非那發短信的人是逗我玩的?可她沒必要那么做啊!我來這里,最多也就是白跑一趟,也不會損失什么啊?

    或許,那人已經來了,她只是躲在暗中,還沒出現。估計,她是怕我不是一個人來的,因此要在暗中觀察一陣。

    “你要是在這里,就出來吧!我沒有把這事告訴任何人,我真的是一個人來的!”我不是個被動的人,因此我主動表明了心跡。

    在我吼完這一嗓子之后,有個穿護士裝的女人,從大門口走了進來。這人不是那美女護士又是誰?

    “你不相信我?”我最恨別人懷疑我了,尤其是在我根本就沒騙她的前提下。因此,美女護士一出現,我便沒好氣地來了一句。

    “看不出來,你的脾氣還挺大的嘛!”美女護士笑吟吟的說。

    “你約好的十二點,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雖然我只等了那美女護士不到半個小時,但這也足足有一千八百秒啊!要是數綿羊,我都能數一千多頭了。

    “現在幾點?現在不才十二點半嗎?再說,女生本來就有遲到的權利嘛!讓你等等又怎么了啊?”美女護士努了努嘴,說。

    “你把我約到這里來干什么?你不會只是想把我約這里來,跟你一起扯扯淡吧?”雖然美女護士很漂亮,但我現在不想跟她扯淡,我得搞清楚她的目的。

    “就是跟你談談心,沒別的意思。”美女護士有些冷傲的說。

    孤男寡女的,在這破寺廟里,談勞什子心?不過,我既然來都來了,那再怎么也得舍命陪佳人啊!再說,這心談著談著,說不定就能談出線索來呢!

    “好啊!我是學心理學出生的,談心什么的最擅長了。”我說著,便去搬了兩個沾滿了塵灰,已經破了好些個洞的蒲團過來。

    我把那蒲團上的灰拍了拍,拍到勉強能坐了的時候,我就遞了一個給美女護士,說:“咱們坐下說吧!”

   <!--中间广告位置--> 既然是談心,那時間肯定很長,因此干站著談肯定是不明智的,還是得坐下來慢慢說。

    美女護士點了點頭,接過蒲團坐下了。

    “你叫什么名字?”雖說和美女護士見了兩面了,但我還不知道她叫什么,因此我便直接問了出來。

    “我叫什么不重要。”美女護士又恢復了冷冰冰的感覺。

    “哦,你不愿意說,那就算了吧!”我從來不會強人所難,尤其是強美女所難。

    “你是學心理學的嗎?”我不知道美女護士為什么會問這個問題。

    “是啊!”我說。

    “看來你是個半吊子。”美女護士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什么半吊子?”

    “你要是學心理學的,那么你應該很清楚,人在傾訴的時候,不希望傾聽的那一方知道自己是誰。所以,你要是真的把心理學學好了,剛才就不會問我叫什么了。”美女護士這理論雖然有些奇特,但聽上去還是有那么一些在理。

    “好吧!算我學藝不精,我不問了,你想說什么就說吧!”我說。

    “你進過監獄嗎?”美女護士問。

    “沒有。”我搖了搖頭。

    “你可是警察,居然沒進過監獄?”美女護士好像很吃驚的樣子。

    “我是個臨時工,沒正式編制的,而且才進局里沒多久。”要想讓美女護士敞開心扉,首先我自己就不能隱瞞。

    “那你知道世界上最壞的是什么人嗎?”美女護士的問題好奇怪,問得我一愣一愣的。

    我本來想說是犯罪分子的,可想到這美女護士也曾經犯過罪,為了不刺激到她,我便搖了搖頭,說不知道。

    “你不是不知道,你是想說最壞的是犯罪的人,只是,你礙于我的身份,所以沒說。”美女護士居然能看穿我的心思,不簡單。

    “你是不是覺得我看透了你的心思,所以覺得很吃驚,甚至還感覺我有些可怕?”美女護士問我。

    我點了點頭,沒說話。

    “你雖然是個臨時工,但畢竟是在警察隊伍里待著的,你在那地方呆久了,自然會下意識的認為世上最壞的人是犯人。”美女護士說。

    “那你說,世上最壞的人是什么人?”我好歹也是學過心理學的,美女護士這么問我,那么這肯定就是打開她心扉,最好的突破口。

    “警察。”美女護士說。

    我“呵呵”的笑了笑,我這笑有些冷。其實這個答案,我是有所預料的。警察認為最壞的人是罪犯,在罪犯那里,最壞的人當然就是警察了,這沒什么好意外的。

    “為什么啊?你總得給個理由吧!我之所以認為犯人壞,那是他們有的殺人,有的搶劫別人的財物,總之,他們是一群為了一己私利,可以干出傷天害理之事的人。”我說。

    “你確定每一個所謂的犯人,都犯過罪?”美女護士冷冷地說。

    冤案!

    我腦子里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冤案!這美女護士,莫非是受了冤,被警察抓了,然后判了刑?

    “你是不是被冤枉了?”我直截了當地問出了這個問題。

    “你說呢?”美女護士冷冷地問。

    從她這問里,我感覺出了她對警察的敵意,甚至是對警察的那種恨之入骨。

    “你能給我說說嗎?要你真的是被冤枉的,我會替你翻案的。”我說。

    “翻案?給一個死人翻案?你覺得一個死人還在乎翻不翻案嗎?就算你給我翻了案,我能得到什么好處。與其給我翻案,還不如到我的墳頭上給我燒點紙錢,我在下面還能花花。”美女護士這話說得,讓我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她明明就是個活著的人,怎么會無緣無故地說自己是死人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