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93章:失蹤的尸體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93章:失蹤的尸體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和柳雨婷返回了停尸房,我們回到停尸房的時候,停尸房的大門是關著的。[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我敲了敲門,門里面沒有反應。

    這門畢竟是醫院的,我們又不好直接把它弄爛,因此我只能讓柳雨婷去找了管理人員。柳雨婷的人脈很廣,她打了一個電話,過了兩三分鐘,便有一個家伙拿著鑰匙來了。

    拿鑰匙來的是一個老頭。

    “這里面那值班的護士怎么沒在里面了?”我問那老頭。

    “什么值班護士?這停尸房里根本就沒人。”老頭說。

    “可是剛才我們在里面看到有個護士啊?”我說。

    “不可能,這地方不會有人的,就算有,那也只有尸體。”老頭很堅定的說。說完這話之后,老頭便用鑰匙把門給打開了。

    “好了,門打開了,要還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來值班室找我就是了。”老頭說。

    老頭說完便走了,走的時候他把鑰匙留給了我們,說完了之后讓我們把門鎖上,然后把鑰匙給他拿值班室去就可以了。

    在門口左邊的墻上有幾個燈開關,我把它們每一個都按了一次,可悲劇的是,沒有一個有用。

    “莫非這里面一盞燈都沒有?”柳雨婷說。

    “或許是被人動了手腳吧!雖然這是停尸房,但好歹也該有個燈啊!”我說著。

    其實,沒有燈也沒什么,哥有手電筒嘛!手電筒的光雖然沒辦法和燈相比,但至少還是能幫我們照亮路的。

    其實,只要咱們不把門關了,走廊里的燈光就能射進停尸房里,因此這停尸房也不能說一點兒也看不見。剛才我和美女護士一起進來的時候,不也沒開燈么,我一眼可以看到她那雪白的玉峰。

    “美女護士!美女護士!”我一邊用手電筒四處照著,一邊喊了起來。

    我剛喊兩聲,屁股上就傳來了一陣劇痛。

    柳雨婷狠狠地掐著我的屁股,說:“你喊得夠親昵的啊!”

    “我又不知道她叫什么,只有這么喊啊!現在不只要是個女人,都能叫美女嗎?”我說。

    “你是不是覺得她很漂亮,身材又好,還夠騷,所以喜歡上她了?”我也不知道柳雨婷是怎么回事,這樣的飛醋也吃。

    “丑女護士!丑女護士!”我換了個詞,吼了兩嗓子,然后對柳雨婷說:“這樣總可以了吧?”

    柳雨婷啪地就是一巴掌,打到了我的背上,然后氣哼哼的往前去了。

    我和柳雨婷把整個停尸房都找遍了,可還是沒找到那美女護士的身影,由此看來,她已經沒在這里了,估計是跑掉了。

    找不到美女護士,我就開始找那黑鬼,可我找了半天,也沒發現那黑鬼的氣息,至于它的鬼影子,那就更沒有了。

    “看來她已經逃走了。”我說。

    這時,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剛才那美女護士之所以脫掉衣服,讓我摸她,就是為了讓柳雨婷生氣。

    女人畢竟是很了解女人的,她知道柳雨婷一生氣就會把什么都拋在腦后,然后轉身就走,在那種情況下,我肯定會追上去跟柳雨婷解釋。如此一來,她就有逃走的時機了。

    “你的美女護士挺聰明的嘛!”柳雨婷應該也想明白了這個道理,因此才說了這么一句。

    “還不是怪你,煮熟的鴨子就這么飛了。”我說。

    “你是不是覺得我打攪了你們,是不是要我剛才不進來,你們就那什么了。”女人一耍起橫來,那當真是不講理的。

    “我不是這意思。”我說。

    “哼!”柳雨婷沒好氣地瞪了我一眼,便像大門走去了。

    雖說錯不在我,但我還是得去哄<!--中间广告位置-->哄柳雨婷啊!因此我趕緊追了上去。

    “那女的穿著護士裝,這醫院一般人又進不來,我懷疑她真的可能就是這醫院里的護士。要不,我們去人事部查查,看能不能查出來。”我說。

    一般來說,人事檔案上都附得有照片,我記得那美女護士的樣子。因此,她要真的是這里的護士,我是絕對能從照片上認出來的。

    “好吧!”在辦正事的時候,柳雨婷倒是不會耍小性子,我提議剛一說完,她便拿起手機打起電話來了。

    “我們直接去人事部,那里會有人等著我們的。”掛完電話之后,柳雨婷愉快地說了這么一句。

    我跟在柳雨婷的屁股后面,來到了人事部。接待我們的是一個穿白大褂的人,是醫院的副院長。

    副院長把護士、醫生的人事資料全都給了我們,甚至像在里面打掃衛生的阿姨,守夜的大爺這樣的臨時工的資料,也全都給了我們。

    這個醫院,所有的工作人員加起來有兩百多人,我們把每一份資料都看過了,那每一份資料上都是有照片的。可惜這些照片,沒有一張是那美女護士的。

    照片里沒有,那就證明那美女護士不是這醫院的人,這條線索就這么斷了。不過,我們沒有就此放棄,我們把那美女護士的相貌形容了一下,讓副院長把在醫院值班的所有工作人員都問了個遍,可是,每個人都說從沒見過那個人。

    就在我們準備離開醫院的時候,之前給我們鑰匙的那老頭突然跑了過來,他說他知道那女的。那女的是醫院的病人,是女子監獄送來的,據說是因為販毒被判的刑。不過,那女的在兩年前就死了。她死了之后,尸體被放在了停尸房,可后來不知怎么的,她的尸體就失蹤了。

    一個犯人的尸體失蹤,算不得什么大事,在查了一陣沒查出結果之后,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老頭能告訴我們的,也就是這些了,至于別的,他也不知道。

    死了?尸體失蹤?我越想越覺得這不對,我感覺這醫院似乎有什么問題,不過現在要想查,那也查不出來。

    在收集完這些情報之后,我和柳雨婷離開了醫院。

    “尸體失蹤,這種事難道就沒人管嗎?”一回到車上,我就無奈地說了這么一句。

    “不就一具尸體嗎?誰管啊?再說,這種事誰敢管啊?”柳雨婷似乎知道什么內情。

    “你真認為尸體能自己跑掉?”這才是我想說的,尸體失蹤,絕對是人干的。那人拿尸體去干什么,難道這個不應該查查嗎?

    “進這個醫院的病人,醫死的比救活的多。”柳雨婷頗有些無奈的說了一句。

    “什么意思?”我問。

    “算了,有些事情,你現在還不方便知道。”柳雨婷剛把我的饞蟲給勾起來,又不跟我說了,這不是存心讓我難受嗎?

    “快說嘛!美女姐姐。”誰說男人不能撒嬌,我現在就用兩只手抱著柳雨婷的膀子,跟她撒起嬌來了。

    “好吧!看在你叫我姐姐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柳雨婷還是有善解人意的時候。

    “快說吧!”

    “器官移植你知道吧?有些有錢人需要腎啊!眼角膜什么的,在外面是買不到的,因此只能把主意打到監獄里來。監獄里每個犯人的血型、健康狀況什么的,那都是能查到的。有的時候,有人需要器官了,只要他有關系,能出得起錢,監獄里的犯人,如果有合適的,那就很可能會被生病,然后被送到這醫院里來,再然后拿犯人就會醫治無效而死亡。犯人死后,就算有家屬,領到的也是一個骨灰盒。就憑骨灰盒,就憑那已經燒成灰的尸骨,就算犯人家屬有異議,那也無處說。畢竟,醫院這邊,早就把病歷什么的全都造好了。”柳雨婷說。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0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