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88章:獎金沒了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88章:獎金沒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邊交給他們處理吧!你們倆跟我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果然,蔡晨把我和柳雨婷單獨叫了出去。

    我以為蔡晨會直接找個單間和我們聊,沒想到他直接把我們帶出了醫院,帶上了警車。看這樣子,他是要直接把我們帶回局里去。

    果然,蔡晨按照以前的慣例,把我和柳雨婷帶進了他的辦公室。

    “昨天你們審了潘道士的?”蔡晨問。

    “嗯!”我點了點頭,說。

    “審出什么結果沒有?”蔡晨問。

    “他都招了。”柳雨婷搶過了我的話。

    “既然他都招了,那這個案子就這么結了吧!”蔡晨用命令的語氣對著我們說道。

    “可是贓款還沒找到啊?”我那驢脾氣又不合時宜的起來了。

    “這么說,你知道贓款在哪里了?”蔡晨問。

    “潘道士說他在一個地下賭場輸了。”我說。

    我始終覺得,那個地下賭場跟這一系列案子有關系。因此,我想借此機會,跟蔡晨提提,要是他能感興趣,給我們一些支持,或許我們就可以繼續往下查了。

    “哦!”蔡晨就簡簡單單地應了一聲,沒有作任何表示。

    “要不,我們去查查那個地下賭場?”我說。

    “地下賭場,要查是可以去查的,不過,潘道士這個案子和那地下賭場也沒有多大的關系,可以先把這案子給結了再查嘛!”蔡晨還是在追求他的破案率。

    “蔡局說得對,案子得一個一個的查,既然潘道士這個案子都已經查清楚了,那咱們就先把它結了吧!”在這方面,柳雨婷顯然要比我圓滑得多。

    “可是,我始終覺得,潘道士的死沒這么簡單。他就這么突然死了,我們再怎么也得查查原因吧!”我是個認死理的人,而且我覺得我既然是警察,那就得有警察的擔當,負起警察的責任,我必須把真相給查出來。

    “那你說說,潘道士是怎么死的?”蔡晨一臉不悅地看著我,好像我借了他的谷子還了他的糠似的。

    “那病房里有鬼氣,應該跟鬼有關。要不讓我去查一下,或許能查出一些眉目。潘道士做的這案子,我始終覺得還有疑點,甚至我懷疑,他的背后很可能還有人。”我說。

    我這話一說,蔡晨那臉立馬就變成了苦瓜樣,還變得鐵青鐵青的了。我知道蔡晨是想要破案率,被我這么一扯,潘道士這個案子絕對是沒發直接結了,還得再查。

    可是,對于我來說,做警察,職責比獎金仕途要重要。這個案子既然還有疑點,那就該繼續往下查,不能因為所謂的破案率,就草草把它結了。

    “昨天你們在審潘道士的時候,是不是對他用了刑的。刑訊逼供是違反紀律的,尤其是你們這種新手,掌握不好度,一個不小心就容易讓嫌疑人出事。我做了這么多年警察,被刑訊逼供弄死的嫌疑人也是見過一些的。老實說,潘道士的死相,很像是刑訊逼供所致。”蔡晨冷冷地對我們說了這么一番話。

    蔡晨這算是在威脅我,他這意思很明顯,那就是我要再不乖乖聽他的話,按照他說的做,他就把潘道士的死算在我的頭上。畢竟,昨天我們在審問潘道士的時候,確實是用了刑訊逼供的方法的。

    “夏一,你在這里信口胡謅什么?這案子已經破了,該結就結了,你還有什么好糾結的?”極其善于見風使舵的柳雨婷,在這關鍵的時刻,站到了蔡晨那一邊。

    局里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和那些亂七八糟的處事方法,柳雨婷顯然要比我拿手得多。因此,在她這么說了之后,我也就不好再說什么了。想著自己反正<!--中间广告位置-->也是說多錯多,不如索性就閉了嘴。

    “這次刑訊逼供的事,你們可以不寫在案卷里,不過你們得交一份檢查上來。還有,這個月的獎金,本來你們破了案,是應該多獎勵你們一些的,可你們刑訊逼供,違法了組織紀律,因此過大于功,所以獎金就全扣了,一分沒有。”蔡晨說。

    蔡晨說完之后,便讓我和柳雨婷出了辦公室。

    “看吧!就是你這張臭嘴討嫌,不然這個月我們是有獎金的。被你這么一弄,原本應該有的獎金都沒了。”一走出辦公室的門,柳雨婷便數落了我一句。

    “這能怪我嗎?這明明就是蔡晨自己不講道理,耍流氓!”要不是礙于柳雨婷的面子,我真想進去找蔡晨那狗日的說說理。

    麻痹破案率真幾把有這么重要嗎?重要得尼瑪都可以不管事實真相了。

    “你還好意思說他耍流氓,你沒耍過嗎?”柳雨婷沒好氣地說了我一句。

    “我什么時候耍過啊!就算我耍過,那也是在你面前耍的,每次剛一耍,還沒得手,就被你給揍了。”我說。

    “審楊瘸子的時候,還有昨天審潘道士的時候,你那不是耍流氓嗎?你要是真沒有刑訊逼供,蔡晨今天威脅得了你嗎?”柳雨婷說。雖然她這話說的是事實,可我總感覺她是在把胳膊肘往外拐。

    “你好意思說,你不也參與了嗎?再說,昨天你不就在旁邊,你完全可以制止我啊!”柳雨婷說的這番話讓我很有些不解,因此我便給她頂了回去。

    “你啊!就只需你自己耍流氓,見不得別人耍無賴。”說著,柳雨婷用手指頭在我的額頭上摁了一下。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問。

    “昨天,咱們為了讓潘道士招供,是用了刑訊逼供這種違反原則的方法的吧!今天,蔡晨為了破案率,讓我們結案,也可以說是違反原則。其實,像這樣說起來,我們和蔡晨的行為也差不多,所以沒必要跟他生什么氣。人都是有私心的,你我有,蔡晨也有。”柳雨婷說。

    “我們那是為了破案,他這個算什么?”雖然我是用了刑訊逼供這方法的,但要把我和蔡晨歸為一類人,這還是讓我很不爽,很不滿意的。

    “蔡晨沒說不讓我們繼續查,他只是想讓我們先把這個案子結了。在結了案之后,他對上面也有交待,只要他交待過去了,我們要什么支持,他都是會支持我們的。結案不等于不再查了,你都進局里這么久了,難道還不明白這道理嗎?”柳雨婷在跟我說這話的時候,頗有些語重心長的。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就結案吧!”柳雨婷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我也沒有再跟她爭下去的必要了,反正就算我就算爭贏了,也改變不了現在這局面。

    “真想通了?”柳雨婷知道我是口服心不服。

    “你要是能幫我把獎金拿回來,我就想通了。”我雖然是個有理想的有為青年,但是對于錢財神馬的,我也是不排斥的。

    從我當警察以來的收入來看,我的大部分收入都來自于獎金。要是蔡晨那鱉孫真把獎金全都給老子扣了,老子就只能拿基本工資了。就憑那點基本工資,只勉強夠我吃飯,要想沒事下下館子,喝喝小酒都不行。

    因此,既然不能改變結案這個結果了,我還是想把獎金給拿到。畢竟,哥不能跟自己過不去吧!吃香的喝辣的,這樣的日子,誰不喜歡啊!

    “蔡晨可是領導,領導一般是不會朝令夕改的。也就是說,只要是他說出的話,那絕對是會算數的,收不回去的。”柳雨婷說。

    柳雨婷這話,差點讓哥把肚子都給笑痛了。

    “領導說的話能算數,母豬都能上樹!”我說。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