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86章:病房里的審訊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86章:病房里的審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鑒于潘道士這家伙比較狡猾,因此我們沒有等他傷徹底好了之后才審他,而是在他包扎完了之后,就在病房里把他給審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招吧!反正你現在也跑不掉了,老老實實的招了,將是你最明智的選擇。”病房里只有我、柳雨婷和潘道士三人,因此我也就沒跟潘道士兜圈子,直接開審了。

    潘道士用他那一對老鼠眼睛看著天花板,不搭理我,表現出了一副誓死頑抗的樣子。

    “看樣子,你是不想招了?”我說。說著,我拿出了銀針。

    有的時候,還真不能怪警察刑訊逼供。遇到潘道士這種像茅廝里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的家伙,你要是不給他來點手段,他是絕對不會招的。

    “天花板上沒有花,別老盯著看了。”說著,我拿著銀針走到了潘道士的身邊。

    潘道士可不比楊瘸子,楊瘸子說到底只是個開鎖匠,是給潘道士打下手的。潘道士既然是他們的頭兒,那么他的骨頭,肯定是要比楊瘸子他們要硬一些的。所以,我用對付楊瘸子那種方法來對付他,顯然是不夠給力的。

    我走到了床尾那里,用手在潘道士的腳上捏了捏。潘道士那狗日的腳,真特么的臭,老子就算十天不洗腳,也趕不上那臭味。

    “你要是不招,那我可就只能讓你爽爽了啊!”我一邊說著,一邊忍著那足以讓我三天吃不下飯去的腳臭,對著潘道士說了一句。

    潘道士還是盯著天花板,就像那天花板上有沒穿衣服的美人似的,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我要是再這么光說不練,潘道士準會以為我是嚇唬他的,還會以為老子真的就拿他沒辦法了。

    警察的威嚴,是容不得犯罪嫌疑人來挑釁的,我一針扎進了潘道士的腳趾頭里。都說十指連心,被我這么來了一下,那潘道士準會痛得“哎喲哎喲”的叫。

    讓我倍感意外的是,奇跡發生了,潘道士那家伙不但沒有叫,而且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他仍是盯著天花板,目不轉睛地瞪著。

    柳雨婷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我看了看手里捧著的潘道士的臭腳,我是把銀針扎進了他的腳趾頭的啊!他怎么不痛呢?莫非他已經得道成仙,不是凡人了,所以感覺不到痛。

    “他那腳上打了麻藥的,估計藥效還沒過。”柳雨婷指了指潘道士兩條腿上綁著的夾板,對著我說道。

    我無語地看著那夾板,頓時覺得自己這次的臉丟大了。我怎么就只想到十指連心,沒想到他打過麻藥的啊!

    我最開始其實是想扎手指的,可是我覺著腳趾頭扎著會更痛,更爽,于是我才忍著那惡臭,捧起了潘道士的臭腳。

    可是,潘道士這狗日的,居然打了麻藥!

    怪不得在挨了我這一針之后潘道士屁反應都沒有,還能泰然自若地盯著天花板看。我最開始還以為,天花板上有沒穿衣服的美女轉移了那家伙的注意力呢!

    我放下了潘道士的臭腳,抓起了他的手,問柳雨婷。

    “這手上沒有麻藥吧?”

    我已經丟了一次臉了,要是再丟一次,那這臉可就真的是丟大了。因此,在扎第二針之前,我再怎么也得問問清楚。至少我得保證,潘道士這手上沒有麻藥,我一針下去能讓他感覺到痛。不然,要是他連痛都感覺不到,我還玩屁個刑訊逼供啊!

    “我又不是醫生,我也不知道,你扎一針不就知道了。”柳雨婷淡淡地說。

    柳雨婷也不是外人,我在她面前丟人又不是一次兩次了。至于潘道士,大不了多扎他幾針就是了,我的目的是把他扎痛,痛得他死去活來,這樣他就能招了<!--中间广告位置-->。

    因此,在柳雨婷說完這話之后,我一針扎進了潘道士的手指頭里。

    我沒奢望潘道士會因為這一針而大叫,但至少他會因此痛苦地皺一下眉吧!可是,讓我倍感失落的是,那家伙非但沒有皺眉,而且還是那么怡然自得地看著天花板。

    “莫非這手上也有麻藥?”潘道士的意志就算是再堅強,也不可能在中了我這一針之后,眉頭都不皺一下啊!

    “啊!痛死我了。”就在我正疑惑著的時候,潘道士那家伙,居然一邊甩著手,一邊大聲叫了起來。

    “我還以為你不知道痛呢!原來你只是反應慢了一點而已。”看到潘道士叫了,我當真是大舒了一口氣。

    潘道士還在那里哇哇的亂叫,好像這一針我真的把他扎得很痛似的。其實這一針到底有多痛,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一點我還是可以肯定的,這痛離死去活來的那種痛還是有一定的距離的。

    “為了不受這皮肉之苦,你還是招了吧!”我好心地提醒了潘道士一句。

    “招什么啊?”潘道士一邊痛苦的呻吟,一邊無辜的問。

    “你說招什么?當然是坦白你的罪行啊!不然我們吃飽了撐的,把你弄這里來。”我說。

    “我沒犯罪啊!再說,我正奇怪呢!你們抓我干嗎?”潘道士絕對是演技派的,他這話說得,真像他從沒犯過事,被我們冤枉了一樣。

    “好啊!你不認是吧!既然你不認,我也懶得跟你說了。”說著,我又一針扎向了潘道士。

    “我實話跟你說吧!就算是骨頭再硬的人,口風再緊的人,被我手里這銀針多問候幾遍,都是會乖乖地開口的。”我說。

    “你們這是刑訊逼供!你們這是知法犯法!我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你們胡亂對我用刑,是要遭報應的!”潘道士還在掙扎,看樣子,還得多扎幾針他才可能招。

    “誰說我們刑訊逼供啊?有人看到嗎?”哥的扎針技術那是很好的,被我扎過之后,那陣眼會很小很小,小得跟毛孔差不多,因此沒人能看得出來。所以,就算潘道士說我刑訊逼供,他也拿不出證據。

    “你用針扎我!”潘道士吼了起來。

    “你見過哪個警察在刑訊逼供的時候是用針扎的,再說,你說我用針扎你就能代表我真用針扎過你嗎?我要是用針扎了你,總得留下針眼吧!你把你身上被我扎的針眼指給我看看。”我說。

    我說完這話之后,潘道士果然用眼睛在自己的手上找起了針眼來。可他找了半天,卻什么都沒有找到。

    “怎么,你身上有針眼嗎?你身上連個針眼都沒有,怎么能說我是刑訊逼供啊?”我說。

    刑訊逼供這門學問,我雖然還沒有研習多久,但我絕對算得上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長江后浪推前浪。我敢說,整個分局里面,能把刑訊逼供玩得一點兒痕跡都不留的,除了我夏一,絕對找不出第二個人。

    在看到自己的手上確實沒有針眼之后,潘道士的臉上,立馬就流露出了一股絕望的神色。潘道士應該很清楚,就憑哥的本事,哥就算是用銀針把他弄死在了這里,都是不會留下任何的證據的。

    “據我們查到的情況,你要是老老實實的招供,你是不會死的,不過就是進去關幾年。”雖然潘道士罪不至死是真的,但只關幾年這確實是我忽悠他的。

    “要是我不招呢!”潘道士說。

    “我手里這銀針的威力你也是領教過了的,你要是不招,我就算把你扎死在了這里,也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跡。你自己可以好好想一想,是進去待幾年合算呢,還是把命給丟了更合算呢?”我把兩條路都擺在了潘道士的面前,該怎么選,就由他自己決定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