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84章:被圍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84章:被圍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一招見了效,我趕緊在我的每一個指縫里都夾了一根銀針,針尖朝外,一拳頭扎向了吊眼老鬼的嘴。[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啊!”吊眼老鬼一邊慘叫著,一邊瘋狂地在地上打起了滾來。

    滾著滾著,吊眼老鬼的身子,慢慢地變成了一縷青煙,飄上了天空,然后四散開了。

    在我搞定了吊眼老鬼之后,潘道士那孫子居然跑了。不過,還好這條路只能往兩頭跑,潘道士沒有從我們這一頭跑,肯定就是從另一頭跑了。

    “潘道士,你個鱉孫,有種你不要跑啊!”我對著潘道士逃跑的方向吼了一嗓子,這狗娘養的,太他媽猥瑣了,每次一抓他就跑,也不知道他的腳底板到底是抹了多少油。

    “那逼道士本事不行,不過跑路的速度,倒幾把挺快的。”楊二娃冷不丁地來了這么一句。

    “是挺快的。”這話我說得很無奈,因為從前幾次的經驗來看,潘道士只要是從我們的眼前跑掉了,那我們肯定是追不到他了。也就是說,這一次,他又成功地逃脫了。

    “找找吧!雖然希望不是很大,但萬一他沒有逃掉呢!”柳雨婷說。

    “行!咱們往前走走看。”說著,我便走在了最前面。

    “老子沒有跑,老子在前面等著你們呢!你們要有本事,就來抓老子啊!”潘道士的聲音傳了過來。

    給我的感覺,這聲音并不是太遠,也就是說,潘道士離我們的距離應該很近。潘道士應該是能跑掉的,可他卻沒有跑,由此看來,他肯定是給我們準備了什么的。

    有聲音傳來,我們也就有了方向,我們順著那聲音的方向追了過去,追到了一個大概有二三十平米的墓室里。

    這墓室有兩層,潘道士站在二樓上,離我們所在的第一層差不多有三四米。

    我們一走到墓室中央,便有些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過了一會兒,我發現有一大群黑狗跑了進來,把我們三個,給團團圍住了。

    “你小子挺有本事的啊!我用了兩只厲鬼,都沒能干掉你。本來我是不想拿出我的絕招的,可是為了能讓你們死在這里,我只能把我的殺手锏給亮出來了。”潘道士說。

    他在說這話的時候,很自信,可以說是胸有成足,十拿九穩。雖說我之前對付過這些黑狗,可在這里看到它們,而且數量是如此之多,還是讓我這心里有一些害怕。

    “就憑這玩意兒,你就想要我們的命?”在開打之前,最不能輸的就是氣勢。雖然對付眼前的這些黑狗,我沒有太大的把握。但是,我還是不能表現出絲毫的畏懼情緒。

    “我知道,你打退過它們一次。”潘道士說。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還嘚瑟什么?”我問。

    “上次你們遇到的黑狗群,也是我放的。我之所以放它們去圍攻你們,就是為了試試你的本事。現在,我已經掌握了你對付它們的辦法了。你最厲害的,就是你手里的銀針,要是你的銀針射不進黑狗的身體里面,你拿它們是沒有任何辦法的。”潘道士說著,很得意地指了指那些圍著我們的黑狗。

    我用手電仔仔細細地往黑狗的身上照了照,這一照,不禁讓我暗罵了一句:“臥槽!”

    潘道士這狗日的,居然把這些黑狗給全副武裝了。黑狗們不僅穿著黑皮衣,還戴著頭罩什么的,甚至就連黑狗的腳,都給潘道士包了一層。

    “我是故意讓你們找到這里來的,你們的那線人,其實是我的人,不然,他怎么能這么清楚我的行蹤。”潘道士洋洋自得地說。

    “你以為你信口胡謅兩句,我們就會信嗎?”我最煩的就是潘道士這種挑撥離間的行為了。

    “<!--中间广告位置-->九溪村那一次,你們應該很清楚吧!你們就沒想過,我那地宮的地形圖,真的就這么好弄出來嗎?還有,你們拿到的那個地形圖,不是畫漏了一個重要的出口嗎?難道你們真的以為,那是線人沒探到?”潘道士這話,無疑是一道晴天霹靂,直接把我和柳雨婷都給劈愣住了。

    “不可能,我是不會信你說的話的。”柳雨婷故作輕松地笑了笑,我看得出來,柳雨婷自己的心里也沒有把握,應該也是拿不住。

    “反正你們都是要死的人了,信不信我說的話也無所謂了,你們愛信不信。”潘道士說。

    “到底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我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銀針。

    在我拿出銀針的同時,柳雨婷也把手槍給拿出來了。

    “要是一會兒我們招呼不過來了,你就一槍把那狗日的潘道士給蹦了吧!那家伙留著,也是禍害人。”我說。

    我這話還沒說完。

    “砰!砰!”

    伴著兩聲槍響,潘道士的兩條腿分別中了一槍,然后從二樓摔了下來,“咚”地一聲摔到了地上。

    在潘道士倒下來之后,那些黑狗全都愣住了,也沒有要對我們發動攻擊的意思。

    “這就叫擒賊先擒王!”柳雨婷揚了揚手里的手槍,頗有些得意地說。

    “還不散開!要不散開,我就把你們一個個都給嘣了!”柳雨婷霸氣地對著黑狗群吼道。

    本來我對她這一吼是沒抱什么希望的,可讓我感到驚奇的是,在她吼了這么一嗓子之后。那黑狗群,當真是乖乖地散開了。

    這是什么節奏啊?柳雨婷就這么兩槍,然后吼了這么一嗓子,就把圍給解了。

    “真牛逼!”我不得不佩服的對著柳雨婷豎起了大拇指。

    “汪!”

    就在我以為一切都已經搞定了的時候,潘道士那家伙,居然學了一聲狗叫。在他叫完之后,那些原本已經散去的黑狗,居然又圍了過來。

    “我不過就殘了兩條腿,而你們,得死!”潘道士這話,是咬著嘴說的,那真可謂稱得上是咬牙切齒了。

    “放心,我們要是死了,在死之前,也會把你狗日的拉下去陪葬的。”眼前有這么多的黑狗圍攻我們,我真沒有安全脫身的把握。因此,我說的這話,確確實實是句心里話。

    “老子還沒當上警察,要幾把就這么掛了,能給老子評個烈士嗎?”楊二娃擺出一副就要慷慨就義的氣概,對著柳雨婷問道。

    “能!你不僅是烈士,而且還能成為大英雄。”柳雨婷這算是在給楊二娃打氣嗎?我怎么聽,怎么覺得她是在泄氣啊!

    “有警察不當,當屁個烈士啊!”我說。

    “對!當警察,不當烈士!咱們一定得活著出去,還要把這狗日的逼道士給活捉了。”楊二娃說。

    “說到底,這些家伙也就是一只只的野狗,咱們可是三個大活人,手里還有家伙,難道還怕狗不成?”說著,我亮出了手里的銀針,而柳雨婷,則舉起了手槍。

    這一次,柳雨婷在出發之時,是多拿了幾個彈夾的。因此,這次咱們的彈藥還算是比較的充足。

    楊二娃看了看我們,很不好意思的拿出了他用來開鎖的細鐵絲,那細鐵絲差不多有一米長,不過,我不知道他拿來怎么用。

    “你這玩意兒,怎么用啊?”我問。

    “以前在冬天的時候,因為沒肉吃,我經常去偷人家的狗。那狗都是土狗,兇得很,因為是偷狗嘛!所以不能讓那狗發聲,得一下子就把那狗給弄死。所以,每次我都是用的細鐵絲,在靠近狗之后,把鐵絲套在它的脖子上,然后一下把它勒死。”看來,在對付狗這方面,楊二娃還算是個老手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