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78章:棺材里有洞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78章:棺材里有洞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想到這里,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困鬼棺一般是有錢人才玩得起的,我眼前這口棺材,里面肯定不是有錢人。沒有錢卻能搞出困鬼棺,這棺材的主人,應該不是那么的簡單。

    “這棺材不能開嗎?”柳雨婷見我半天沒反應,便提醒了我一句。

    “開!要是不開,誰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我說。在我說完這話之后,那四個負責開棺的家伙愣了一下,然后相互看了一眼。

    這四位雖然是警察,但在聽到了剛才棺材里發出的聲音之后,顯然是給嚇著了。畢竟,這種牛鬼蛇神的東西,不是這四位擅長的。

    “你們退后,我來開棺。這樣,就算這棺材里面有不干凈的東西,我也能制服。”我說。這是我的本行,也是我的分內之事。因此,別人可以退縮,但我不行。就算開棺的危險再大,我也得硬著頭皮把這棺材打開。

    我拿起了一根鏨子,猛地插進了棺材蓋和棺材相接的那縫隙里,然后開始慢慢地撬棺材蓋。

    棺材蓋嘎吱嘎吱的,緩慢地移動著。就在棺材蓋被我打開了一個拳頭那么大的一條縫之時,棺材里那窸窸窣窣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這次的聲音,比上一次要大一些。顯然,棺材里那東西,已經知道有人在撬它的棺材蓋了。

    我并沒有停下撬棺材蓋的動作,不過,我把撬棺材蓋的速度稍微放慢了一些。同時,我的另一只手還拿起了銀針。這樣,只要那東西一出現,我就可以發動攻擊。

    現在,棺材蓋已經被我撬開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了,可是,除了一些骨頭碎片之外,我什么都沒看到。同時,那窸窸窣窣的聲音,也已經聽不到了。

    慢慢地,棺材蓋已經被我撬開了一大半了,我能看到的,還是只有那些骨頭碎片。

    最后,我把整個棺材蓋掀了起來。這時,我看到了棺材里的全貌。這口棺材里面,只有一些骨頭碎片。不過,在棺材的頭上,有一個大洞,那洞是通向地下的,看上去黑黢黢的,深不見底。

    我拿起骨頭碎片看了看,確定了這骨頭是人的。不過,那骨頭上有些牙印,像是被什么東西咬了的。我仔細觀察了一下,這些骨頭碎片,基本上每一片都留著牙印。也就是說,這些骨頭,每一片都被什么東西咬過。

    剛才在開棺的時候,這棺材里明明就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可在把棺材打開之后,我卻什么都沒有看到。當然,我不會相信自己是產生幻覺了,我敢肯定剛才在這棺材里肯定有東西。只是,那東西在我打開棺材的時候,跑掉了。

    那東西并沒有從我打開的口子出去,因此,它絕對是從這個黑洞逃跑了。

    “這個洞里面有東西?”我說。

    “什么東西?”柳雨婷問。

    “不知道,要不我們挖挖看。”我說。

    我拿起了鐵鍬,和那四位前來支援的兄弟一起,在那洞口那里挖了起來。

    在把那已經有些腐朽的棺材底和那一層只有二三十公分厚的泥土挖開之后,鐵鍬底下,出現了堅硬的巖石。

    這個洞,是在一塊大巖石上鑿的。我用手電往洞里照了照,發現洞子四周都是堅硬的巖石,足有四五米深。

    這個洞的直徑,大概有一米的樣子,人還是勉強可以進去的。只是,這洞里的情況復雜,在進去之后,可能會有危險。

    “沒法挖了,只能用炸彈炸!”站在我左邊的那個兄弟說了一句。

    “不能炸,我懷疑這下面是個古墓,很可能是個文物。要是炸壞了,文物可就毀了。”我說。

    “那怎么辦?”柳雨婷問我。

    <!--中间广告位置-->“我下去看看吧!你們在上面等我。”雖然我是個臨時工,但我也算是個警察。既然是警察,那就得肩負起警察神圣的職責。

    畢竟,在下去之后,就算我找不到潘道士他們留下的線索,那也至少可以確定,這洞下面是不是古墓,里面有些什么,這里面的東西,有沒有考古價值。如此,我們這一趟,至少不會是白跑了。

    “不行!太危險了。”柳雨婷直接否定了我的提議。

    “要不下去,這案子就沒法繼續往下查。我們必須得派一個人下去,對付那些牛鬼蛇神,你們都不專業,因此能下去的人只能是我。”我的態度也很堅決。

    “咱們等等,先回局里匯報一下情況,看局里的意思。”柳雨婷還是想打退堂鼓。

    “等咱們回到局里,打完報告,然后再來。像那樣的話,就算潘道士他們躲在這洞里,那也早就溜之大吉了。我必須先在就下去,一刻都不能耽擱。”我說。

    “怎么下去啊?咱們又沒繩子,這個洞用手電照都照不到底,少說也有十來米深,你下去得了嗎?就算你成功下去了,你一會兒怎么上來?”柳雨婷這是想提醒我看清現實狀況,不要一時腦子發熱,昏了頭。

    “繩子簡單,咱們去剮點樹皮下來,繩子就有了。”我說。

    “樹皮?樹皮能承受住你的重量嗎?”柳雨婷顯然以為我在開玩笑。

    “別說是我了,就算是一頭牛,樹皮都能受得住。”說著,我便隨手剮了一條樹皮下來。

    “你看看,這樹皮只有一個手指頭那么寬,看上去一扯就斷。你扯扯試試,就算把你手的皮都給勒破了,這樹皮都是不會斷的。”說著,我便把樹皮遞給了柳雨婷。

    柳雨婷接過樹皮,纏在了手掌上,用力扯了扯。我看她把自己的手都給勒紅了,那樹皮還是完好無損的,沒有一丁點要斷的跡象。

    “怎么樣,我沒騙你吧!這樹皮是不是很結實啊!”我說。

    “就算樹皮結實,那也太危險了,你不能下去。”柳雨婷不知道是怎么的,橫豎不讓我下去,她這不是在拖我的后腿嗎?

    “要是見了危險就退縮,我們還配叫警察嗎?”我說。

    “我是你的領導,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你必須聽我的。我說不能下去,那就不能下去。”柳雨婷的態度還是那么的堅決。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領導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我不干了,你把我開除了便是。可是這洞,我是絕對會下的。大不了,我自己用樹皮做繩子,然后把一頭綁在這樹干上,另一頭放洞里去,自己慢慢爬下去。”我說。

    我這真不是跟柳雨婷開玩笑的,在說完這話之后,我便去剮樹皮去了。

    “夏一,你太過分了,居然敢這么威脅我!”柳雨婷指著我鼻子吼道。我看得出來,她本是想對我動粗的,只是因為有四個兄弟在這里,她不太方便。

    “我沒威脅你啊!只是,下不下去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我冷冷地回了柳雨婷一句。在這種事上,我堅信自己的判斷是對的,這洞我必須下去。

    “好!你要敢下去,我也跟著你下去。”柳雨婷耍起無賴來了。

    “你下去干什么?你不知道下面很危險嗎?你什么都不懂,下去純粹是找死!”我必須得阻止柳雨婷,不能讓她這么胡來。

    “你既然知道危險,那你還下去。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你父母交代?怎么跟你師父交代?”柳雨婷說。

    “我不會出事的。”說著,我走到了柳雨婷身邊,用手輕輕地在她背上拍了拍。我的指縫里夾著銀針,因此,被我這么一拍,柳雨婷便被暫時定住了,像被點了穴一樣,動彈不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