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72章:黑狗山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72章:黑狗山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們問的那些村民,都是很淳樸的,而且,他們也沒有說謊的必要。[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因此,這個黑狗山肯定是有大問題的。

    現在天色還早,就算黑狗山上真的有什么臟東西,那也是不敢出來害人的。因此,我決定和柳雨婷一起上山去看看,看能不能在山上發現些什么。

    我們往山上走了一段,越走我便越覺得不對。我發現,我們眼前的那些樹,全都長得一模一樣,而且那路,有好多條,走著走著,我都不知道我們是走哪條路來的了。

    鬼打墻,我們絕對是遇到鬼打墻了。

    “怎么了?”見我停下了腳步,柳雨婷便好奇地問了我一句。

    “你沒發現不對嗎?”我說。

    “什么不對?”

    “這些樹全都是一模一樣的。”

    “好像是。”柳雨婷用眼睛仔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景象,說:“怎么有這么多路,我記得明明只有一條路啊!怎么回事?”

    “我們遇到鬼打墻了。”

    “怎么辦啊?”

    “讓我想想。”

    鬼打墻這事,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因此我并沒有處理這問題的經驗。不過,黃老頭以前教過我,因此處理方法我還是知道的。

    我拿出了銀針,用眼睛仔細打量著周圍的每一棵樹。既然是鬼打墻,那肯定是鬼在作怪,我只要找到了那作怪的鬼,把它給滅了,這鬼打墻自然也就破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在掃了一圈之后,終于是在一顆老槐樹上,發現了那小鬼的影子。那影子是一只眼睛的樣子,不過很小,就一個小黑點,跟魚的眼睛差不多大。

    “我找到它了。”我指了指那鬼影子,對著柳雨婷說道。

    “哪兒啊?”柳雨婷瞪著大眼睛找了半天,可還是沒看到那鬼影子。

    “就在那兒。”說著,我一針射了出去,射向了那鬼影子。

    “啊!”

    那老槐樹發出了一聲慘叫,在那聲慘叫劃過了長空之后,那些原本長得一模一樣的樹,開始變化形狀了。慢慢的,它們恢復了自己的樣子,我們眼前的那些路,也全都消失了,只留下了一條。

    “那是什么聲音啊?好凄慘的樣子。”柳雨婷問我。

    “給我們搗亂那只小鬼的慘叫聲,現在它已經被我給干掉了,不可能再跟我們搗亂了。”我說。

    “哦。”柳雨婷點了點頭,拋了個媚眼給我,然后還風情萬種地用手指將頭發往耳朵后面挽了挽。

    “丫頭,你這是故意在誘惑我是吧?”一看到柳雨婷這種賣弄風騷的樣子,我就忍不住想調戲一下她。

    “就是誘惑你,怎么?”說著,柳雨婷還故意把屁股撅了撅,誘惑我。

    “這地方挺適合野戰的啊!要不咱倆試試?”既然柳雨婷都敢撅屁股了,我還有什么放不開的。

    “好啊!姐姐我最喜歡野戰了。”柳雨婷對著我勾了勾手指,示意我靠近一些。

    我的眼睛就這么被美色給迷惑了,我傻逼地朝著柳雨婷走了過去。在走到她身邊之后,她把手輕輕地搭在了我的手上,然后將我的手腕一捏,轉身就是一個過肩摔。

    “啪!”

    我被重重地摔在了,屁股被摔得火辣火辣的了。

    “要不要這么狠啊?”我一邊揉著屁股,一邊對著柳雨婷說。

    “你不是說要野戰嗎?這就是野戰啊!”柳雨婷這明顯是在偷梁換柱嘛!

    不過,這也怪我自己傻,都跟柳雨婷認識這么久了,她是個什么樣的人,我早就應該清楚了。我剛才那是被色心迷住了雙眼,不然我才不會這么傻逼的送上門去讓她揍呢!

    跟柳雨婷這么一鬧,雖然屁股受了傷,但我那顆緊張的心,立馬就變得舒緩了一<!--中间广告位置-->些。

    “接下來怎么辦?有想法嗎?”我問。

    “什么想法?”

    “要沒有想法,我們可就只能繼續這么漫無目的地走了。”

    “給你兩分鐘時間,要是你想不出來辦法,那就別怪姐姐對你不客氣了。”柳雨婷笑吟吟地對著我說道。

    “這大白天的,就算有鬼,也不會出來,想什么辦法啊?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瞎轉悠,看能不能發現些什么?”我說。

    “瞎轉悠能發現什么?”

    “我也不知道,睡覺你那線人不給力啊!只說了個黑狗山,別的什么也沒打聽到。要是他能把地址打聽得再詳細一些,哪怕只是說個山腰或山頂,我們也不會這么毫無方向啊!”我這純粹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其實那線人能打聽出黑狗山,已經很不錯了。

    “線人不行,你行啊!你既然說得這么輕松,那你就自己去打聽打聽啊!”柳雨婷說。

    “打聽就打聽,你以為哥打聽不出來嗎?”柳雨婷這話提醒了我,至少是讓我想到了一個辦法。要是那辦法成了,今天我們絕對會大有收獲的。

    黃老頭曾經說過,鬼是能聽懂人話的,不過它們為了不暴露,一般不會在人面前說話。因此,我準備晚上抓只小鬼來問問,問問這山上最近是不是有可疑的人來。

    “好啊!那你快去打聽啊!”柳雨婷以為我是吹牛皮的,因此這么跟我來了一句。

    我抬頭看了看,雖然頭頂的太陽已經有些西斜了,但離落山還有兩三個小時的時間。要知道,在太陽徹底落山之前,小鬼是不可能出現的。

    “天還沒黑,等天黑了,我自然就能打聽出來。”我說。

    “那現在怎么辦?離天黑還早著呢!咱們總不能在這里干站著等吧!”柳雨婷說。

    現在時間倒早不晚的,我們要是下山去,估計剛一走到山腳,又得掉過頭往山上走。要不下山去,在這里干等著,柳雨婷又不跟我纏綿纏綿,也沒什么意思。

    這時,我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今天一天都在趕路,沒怎么吃東西,肚子餓了也正常。

    “你肚子餓了沒?”我想柳雨婷應該也餓了,于是這么關心了她一句。

    “餓了,難道你有吃的?”柳雨婷看了我一眼。

    “有啊!”我說。

    “什么的吃的啊?”一聽有吃的,柳雨婷突然就變得像個小女孩一樣,朝著我跑了過來,還毫不客氣地翻起了我的兜。

    “肉。”我賊賊地說道。

    我這個字剛一出口,柳雨婷便一拳打到了我的胸口上。

    “不老實,你個大流氓。”柳雨婷用兇狠的目光瞪著我,很顯然,她是誤會我了。

    “真的有肉。”我說。

    “肉你妹!”柳雨婷也會說臟話了。我發誓她真的是想歪了,我說的肉,絕對不是她想的那個,只能舔和吸,但不能咬的肉。

    “真的是肉,能咬下來,吃到肚子里去的肉,你個小色女,想到哪兒去了。”我承認,剛才確實是故意只說了一個“肉”字的。

    “肉在哪里,拿出來。要是你十秒之內拿不出來,我就用刀把你的小鳥割下來,撒點孜然烤了吃!”其實,在我們倆獨處的時候,柳雨婷才是真正的流氓。

    “十秒鐘太短了,至少得給我一個小時。”我說。

    雖然這山上肯定是有野味的,而且憑著手里的銀針,我要弄幾只麻雀或者打只野兔什么的并不是難事,可十秒鐘的時間確實是太短了。

    “一個小時?你要干嗎?”柳雨婷顯然不知道我是準備打野味。

    “這山上遍地都是吃的,什么野雞、野兔、麻雀之類的,想吃什么就有什么。”我揚了揚銀針,得意地說道:“你等著,哥這就去弄只野兔來烤給你吃,保管讓你吃得滿嘴流油。”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