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70章:扎針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70章:扎針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的要求,我們都已經答應你了,現在你可以招了吧!”我接過了柳雨婷的話。[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潘道士的罪行,孫超不是已經全都招了嗎?既然他都招了一遍了,我這里也說不出什么新鮮的了。不過,那潘道士的下落,他應該一點兒也不清楚,招不出來。因此,在這上面,我倒是能給你們提供一些線索。”楊瘸子這話,簡直是太給力了。

    對于潘道士所犯的那些罪行,我們的耳朵都已經聽起繭子了。現在我們最需要的信息,就是潘道士的下落。知道了他的下落,我們就能去抓他。只要他一歸案,案子就可以結了。

    “潘道士在哪里?你說吧!要是你真能招供出有價值的信息,是可以算作戴罪立功的。”我說。

    “潘道士具體在哪里,我也說不清楚。”楊瘸子這是在耍我們的節奏。

    “你這是要調戲警察嗎?”我問。

    “不敢!不敢!”楊瘸子說。

    “你最好老老實實交待,否則我們就對你不客氣了。”我目露兇光地瞪著楊瘸子,說。

    “你們一直就沒對我客氣過。不過,你們要是能對我客氣點兒,我立馬就說了;要還是這么兇巴巴的,我打死也不說。”楊瘸子這是典型的蹬鼻子上臉。

    我看了一眼柳雨婷,示意她回避一下。畢竟,柳雨婷是有編制的警察,要是有人說她刑訊逼供,她不是那么好交代。我不一樣,我就一臨時工,就算刑訊逼供了,也是沒什么的,大不了把我給解雇了。

    在咱們這警察隊伍里,臨時工什么的,那是最適合用來做臟活的了。

    我和柳雨婷的關系,雖然離肌膚之親還有不小的距離,但基本上已經算得上是心有靈犀了。因此,我只眨了下眼睛,給了她一丁點兒的秋波,她立馬就心領神會了。

    “你先審著吧!我得去給領導匯報一下案子的進展。”柳雨婷說完后,便婷婷裊裊的,扭著屁股走了。

    “咱們警花手里的事情多,很忙,沒時間跟你耗。不過,哥這個打雜的時間很多。既然你不愿意痛痛快快的說,那咱倆就彼此耗耗,看誰耗得過誰?”我說。

    楊瘸子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顯然他沒聽明白我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沒說我不說啊!我只是讓你們對我客氣點兒。”楊瘸子的嘴還是那么的硬,就算是死了的鴨子,在他面前都得甘拜下風。

    “你難道不知道犯罪分子一般都會被剝奪政治權利嗎?你難道不知道一旦犯了罪,在警察面前就沒有人權了嗎?”我賤賤地說了這么兩句。

    “你要干什么?”楊瘸子本來就不是傻子,在聽我說了這么兩句之后,他似乎是預感到了些什么。

    “不干什么啊!只是你的嘴太硬了一點兒,說話說不利索。我得幫幫你,讓你的嘴變得軟一些。這樣,我再問你話的時候,你就能利利索索地回答我問題了。”在犯罪嫌疑人面前,警察始終是需要占據主動的。若是被犯罪嫌疑人牽著鼻子走,那臉可就丟大發了。

    “嘴硬是天生的,這是病,治不好。”楊瘸子很挑釁地回了我這么一句。看來,他是覺得哥太年輕了,治不了他。

    “我是個鬼醫,雖然本事沒學到家,但你這點小毛病,還是能幫你治好的。你要不信,咱們可以試試!”在斗嘴這件事上,除了柳雨婷,在誰面前我都是不落下風的。

    “好啊!怎么個試法?”楊瘸子還真是個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主兒,看來,我今天要是不能把他給制服了,他是絕對不會老老實實交待的。

    “你不是嘴硬嗎?當然是治嘴啊!”說著,我便拿出<!--中间广告位置-->了銀針,然后慢悠悠地走到了楊瘸子的身邊。

    “你要干嗎?”楊瘸子看著我的手,問。

    “幫你針灸一下啊!我不是跟你說了我是鬼醫嗎?鬼醫也是醫生啊!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在治病的時候都有可能扎針嘛!”我說。

    我嘴上說著,手也沒有閑著,一針扎在了楊瘸子的腮幫子上。被我這么一扎,楊瘸子的嘴立馬就歪了。沒過一會兒,他的嘴唇就變得烏青烏青的了,就像是被凍傷了一樣。

    “怎么樣,這療效還行吧?”我問。

    我這一針,當然是要不了楊瘸子的命的。不過,在中了我這一針之后,他那嘴唇,就會像被毒蟲蟄了一樣。先是變得烏青,然后開始紅腫。

    至于那是個什么痛法,因為我自己沒在自己的嘴上試驗過,所以不太清楚。不過,從楊瘸子那痛苦的表情來看,似乎那痛法并不是那么的讓人好受。

    “你……你對我……下……下毒。”因為嘴已經給我弄歪了,所以楊瘸子現在說話,真的是不那么的順暢了,結結巴巴的,那舌頭也打不直,發音也不太準。

    “不好意思啊!這針我前兩天用來扎過長蛆的尸體,扎完后忘了洗,估計是沾上了尸毒。尸毒這玩意兒,在我這銀針上附個十來天都沒問題,人要是感染了,必定會頭頂生瘡,腳底流膿。”這話我是忽悠楊瘸子的,我只是想嚇唬嚇唬他,沒有別的意思。

    “你想怎……怎樣?”楊瘸子歪著嘴說話的樣子很滑稽,我只要一看到他那嘴動,再配上他那舌頭打不直的聲音,就忍不住想笑。

    不過,我現在是在審訊犯人,得維護好人民警察的形象。因此,我只能把笑勁兒強憋在自己的肚子里,擺出一副嚴肅的裝逼表情。

    想笑不能笑,那是很容易憋出內傷的。因此,我這一針雖然是讓楊瘸子吃到了苦頭,但我也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的,這代價就是,我悄悄在自己的大腿上扎了一針。

    扎完這一針之后,我的笑穴便暫時被封住了。如此,就算是看到再滑稽的畫面,我也不會有笑的沖動了。

    “你可以頭頂生瘡,也可以腳底流膿,但我不能讓你死了啊!因此,我得再幫你扎一針,幫你控制一下那尸毒。”說著,我又毫不客氣地給楊瘸子來了一針。

    所謂十指連心嘛!這一針,我是扎在了楊瘸子的手指頭上。我這針剛一扎上去,楊瘸子便“哇哇哇”地叫了起來。他那叫聲很大,可謂是比殺豬都還難聽。

    這審訊室的墻是隔音的,而且隔音效果很好,那門窗也是隔音的。至于審訊室為什么會修得這么隔音,我想大家都懂的,我也就不再贅言了。

    在這隔音的審訊室里,楊瘸子雖然叫聲很大,聽上去很悲慘的樣子,可他那聲音卻傳不到外面去。因此,我不用擔心會有好心人來救他。

    “不要這么大聲嘛!這審訊室是隔音的,你就算把嗓子給吼破了,也沒人能聽得見。”雖然我現在和楊瘸子算是處在敵對狀態,但我終究是個很善良的人,因此我善意地提醒了一下楊瘸子,免得他在這里白費力的干嚎。

    我這么一說,楊瘸子的聲音立馬變小了許多。看來,他剛才的干嚎,至少有一大半,是在演戲。

    “你這樣對我,休想讓我說一個字!”大概是被我徹底激怒了,歪著嘴的楊瘸子居然能把話給說清楚了。

    “好啊!你不說就不說吧!我最喜歡你這種硬骨頭了,這越硬的骨頭,啃著越有意思。”我說。

    “你是狗啊!啃骨頭!”楊瘸子開始罵我了。

    “你不是硬骨頭嗎?為了啃下你這硬骨頭,我甘愿當狗,當一條正義的走狗。”我說。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