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67章:楊二娃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67章:楊二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孫超還算是比較識相,凡是我們問的問題,他都是老老實實地回答了的,該招的他也全都招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雖然孫超把潘道士做的那幾個案子大致交代清楚了,但因為潘道士沒有歸案,所以案子也沒辦法結。

    不過,從孫超的招供來看,雖然暫時抓不到潘道士,但我們是可以先把楊瘸子給捉拿歸案的。

    至于那茅大師,雖然和潘道士鬧翻了,但畢竟也和他沆瀣一氣過。因此,我們還是需要讓他受到應受的懲罰的。

    相對來說,茅大師的罪行要輕一些,而且要抓他也比較容易。關鍵是,在抓到他之后,對于抓潘道士也沒有太大的幫助。

    楊瘸子就不一樣了,他不僅和潘道士一起干了兩單盜竊案,而且和潘道士的聯系格外緊密。據孫超交待,楊瘸子和潘道士,可以說是那種稱兄道弟的關系。

    因此,要我們能抓到楊瘸子,并順利地撬開他的嘴。那么,我們肯定就能找到潘道士藏匿的地點,并順利抓到他。

    審完孫超,我和柳雨婷立馬就馬不停蹄地向著楊瘸子的住處趕去了。讓人遺憾的是,我們在楊瘸子的家門口敲了半天門,那門也沒有開。

    我們從楊瘸子鄰居那里問到,楊瘸子已經好些天沒回來了。楊瘸子不在家里,想著龐三和他有聯系,我們立馬便調頭去了林東村。

    龐三因為沒有犯案,所以找他還是比較容易的。龐三告訴我們說,他和楊瘸子只是普通朋友,而且自那次誤會之后,楊瘸子就再也沒跟他聯系了,就像是突然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不過,從龐三這里,我們倒也是從側面證實了孫超的招供。據龐三說,那天我和柳雨婷剛一走,楊瘸子立馬就托故離開了。龐三本來是想留他下來喝喝夜啤酒的,可一向貪杯的楊瘸子,愣是拒絕了龐三的盛情。

    楊瘸子也跑了,要想找到他的下落,又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線人的身上了。

    九溪村圍捕潘道士的情報工作,除了探漏了一個關鍵的出口之外,別的部分,線人還是很給力的。其實,摸著良心說,柳雨婷那些線人,提供的情報,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挺靠譜的。這一次打探楊瘸子和潘道士的下落,我真的很希望他們能再給力一次。

    兩天之后,線人那邊傳來了一個好消息,說是發現楊瘸子的下落了。線人之所以能這么快找到楊瘸子,最主要還是因為楊瘸子貪杯。

    那線人知道楊瘸子愛喝酒,而且經常喝醉。因此,他在查楊瘸子的下落的時候,特別留意哪里出現了醉鬼,尤其是腿上有殘疾的醉鬼。

    縱然是逃犯,在喝醉了之后,也不會像清醒時那樣處處小心。那楊瘸子之所以被發現,就是因為昨晚他喝醉了,在大街上晃悠,被線人盯上了,并成功找到了他的藏匿之處。

    楊瘸子并沒有逃出縣城,他還在縣城里面,甚至他藏匿的地方,離縣公安局的直線距離不到一公里,可以說他真的就是躲在我們的眼皮底下。這還真印證了一句話,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對于潘道士是不是和楊瘸子藏在一起的,線人沒有探出來。不過,對于我們來說,能抓到一個算一個,不管潘道士是不是和楊瘸子在一起的,我們都得把楊瘸子給抓了。

    根據線人的探報,楊瘸子是藏在一個獨棟小樓里。那小樓外有個小院,要想進入小院,必須得通過那扇大鐵門。

    那小樓的大門是防盜門,因此要想成功進到那小樓里面,還必須得通過那防盜門。至于那防盜門里面還有別的什么門,線人也沒探到。

    不過,就憑那大鐵門和防盜門,我便覺得,要想成功抓到楊瘸子沒<!--中间广告位置-->那么容易。畢竟,我們總不能通過敲門這種方式讓楊瘸子自己把門給我們打開吧!

    雖然線人沒有發現那小樓的后門,但誰也不敢保證,那地方會不會也像潘道士的地下老巢一樣有暗道。因此,我們要想成功抓住楊瘸子,必須得出其不意。也就是說,我們在抓捕的時候,最好是找個開鎖匠同行。這樣,至少在那些門上,我們會少浪費一些時間。

    我把這建議告訴了柳雨婷,柳雨婷覺得可行,便安排線人去物色開鎖匠去了。只用了半天時間,線人便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

    那開鎖匠只有十八歲,叫楊二娃,在菜市場擺攤,據說他開鎖的手藝很高超,甚至比很多老開鎖匠還厲害。

    雖然有線人介紹,但是那楊二娃到底行不行,我和柳雨婷還得去考察考察。

    在得到了消息之后,我去雜物間里找了兩把鎖。一把是生了銹,鎖眼里還殘留著半截鑰匙的大鐵鎖,另一把是嶄新的防盜門鎖。

    我想用這兩把鎖去試試楊二娃的本事,要是他能把這兩把鎖打開,那么這次任務,他應該是可以完成的。

    對于開鎖這事,之前在打聽楊瘸子的時候,我也跟開鎖匠聊過。最難開的鎖,就是那種鑰匙斷在鎖眼里,并且不容易取出來的鎖。

    我挑的那把大鐵鎖,不僅鎖身是銹的,就連那鎖眼,也都有些銹了。而且,那斷在鎖眼里面的半截鑰匙,因為時間太久的緣故,都已經和鎖眼融合在一起了。這樣的鎖,要是那楊二娃都能打開,那他絕對是一個牛逼的開鎖匠。

    楊二娃的小攤就在菜市場的大門邊上,很好找,我們沒費什么力,便把他給找到了。

    楊二娃穿著一件顏色已經泛黃的白t恤,下身是已經洗白了的牛仔褲,腳上穿著一雙人字拖。他留著個小平頭,皮膚是黝黑黝黑的。最引人矚目的,是他那雙布滿老繭的,蠟黃蠟黃的大手。

    “請問你是楊二娃嗎?”我問。

    “是,你找我有事嗎?”楊二娃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柳雨婷。

    “我們是警察,聽說你開鎖的技藝很高超,想請你幫幫忙。”我很客氣的說。

    “我**就混口飯吃,說不上高超。”楊二娃說。

    “我這里有兩把鎖,你能不能幫我把它們打開。”說著,我便把手里的兩把鎖遞了過去。

    楊二娃接過鎖看了看,說:“這**防盜門的鎖倒是好搞,不過這狗日的大鐵鎖,鎖芯都銹求雞公了,要想把它搞開,就沒這么容易了。”

    “很難弄開嗎?”我問。

    楊二娃看了一眼柳雨婷,然后把嘴附到我耳邊,用很小的聲音說道:“說句不好聽的,這**鎖,要想把它弄開,比把處女的逼弄開都難。”

    “你能弄開嗎?”楊二娃句句都帶臟字,說實話,我對他的印象并不好,也并不認為他是個有真本事的人。

    “我沒球得錢的,沒有女人愿意跟我,晚上沒逼搞,只能搞鎖。我搞過的鎖比皇帝搞過的女人還多,這種樣子的鎖也是搞過幾次的。因此這鎖,我**要是給點力,還是能夠搞開的。”楊二娃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那裝著機油的小塑料瓶,把機油往鎖眼里倒了一些進去。

    我看了柳雨婷一眼,發現她的臉有些紅,顯然是剛才楊二娃說臟話鬧的。

    “咦!這么細的鐵絲都日不進去,看來這鎖屁眼有七八年沒被操過了。”楊二娃一邊自言自語地說著,一邊用那細鐵絲戳著鎖眼。

    “你怎么知道這鎖有七八年了?”楊二娃那話雖然不文明,但確實是說到點子上了。這把生銹的大鐵鎖,真是七年前的,這是我挑鎖的時候管理雜物室的老張告訴我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