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60章:牛角村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60章:牛角村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平時都是他主動聯系我的,他要不主動來找我,我也找不到他。[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鬼叫花說。

    “他什么時候會找你?”我問。

    “要是他知道我被你們抓了,就肯定不會來找我了。因此,你們要是想抓到他,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我給放了。這樣,只要他來找我,我就給你們通風報信。”鬼叫花這意思是要把我們當傻逼耍。

    “好!我們這就把你放了。不過,要是在一個星期之內,你不能幫我們抓到潘道士,我們就把你抓局里去,讓你天天坐老虎凳,喝辣椒水。”柳雨婷說。

    “要是我幫你們抓到了潘道士,你們怎么謝我?”鬼叫花跟我們談起條件來了。

    “金店盜竊案,不追究你的罪行。”柳雨婷說。

    “雖然這條件不怎么樣,但還是勉強能看出你們的誠意。行!我也不難為你們了,就幫你們一次。”鬼叫花好像自己吃了多大的虧似的。

    “去給他把綁給松了吧!這就放他走。”柳雨婷說。

    好不容易才抓到鬼叫花,這么就把他放了,我難免會有些不甘心。不過,既然柳雨婷已經做了決定,我也不好違逆她的意思,只得把鬼叫花給放了。

    鬼叫花走后,我忍不住問了柳雨婷一句。

    “就這么把他放走了,你有把握嗎?”

    “沒有。”柳雨婷說。

    “那你還把他放了?”

    “不放能怎么著,他又沒直接參與盜竊,我們就算把他抓了,也不能治他的罪。所以,還不如賭一把。”

    “這種賭法,有勝算么?”

    “從我的判斷來看,鬼叫花與潘道士多半是相互利用的關系,甚至,鬼叫花估計都不知道潘道士他們那一次到底弄了多少錢。因此,我們開的免其罪行的條件,在鬼叫花那里,應該是很有誘惑力的。”柳雨婷說。

    放走了鬼叫花,次日我和柳雨婷便回了縣城。剛一回去,柳雨婷就讓我去找熊瞎子,說去看看他那里有什么新消息沒有。同時,她還讓我給熊瞎子布置新的任務,那就是打聽潘道士的下落。

    因為沒有新線索,接下來的四五天,我們都是閑著的。就在我以為那鬼叫花絕不會主動來找我們的時候,那小子居然給柳雨婷打了個電話來,說他有潘道士的消息了。

    據鬼叫花說,潘道士晚上會去一戶人家做法事,那家死了老人。

    鬼叫花說的那戶人家是村里的,那村名叫牛角村,死的是一個老頭,姓徐,得肝癌死的。

    在得到消息后,我和柳雨婷立馬趕去了牛角村。牛角村離縣城不遠,也就二十多公里。因為坐客車去那里不是很方便,我們便把警車給開去了。

    一進入牛角村的地界,那鑼鼓聲和哀樂便飄進了我們的耳朵。因為有哀樂引路,我們很輕松地找到了死者家里。

    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過了,這時靈堂里已經擠滿了人。有個道士,在棺材前嘰里呱啦地念著經,他一邊念,還一邊手舞足蹈地跳著。

    我在那里看了半天,雖然距離有些遠,看得不是很清,但我也認得出來,那道士絕對不是潘道士。

    “咱們是不是被鬼叫花給耍了啊?這道士不是潘道士啊!”我小聲跟柳雨婷說了一句。

    “鬼叫花沒有耍我們的必要,再看看吧!”柳雨婷說。

    我和柳雨婷等到了十二點,那潘道士一直沒有出現。

    “就這么干等下去嗎?我覺得就算等到天亮出殯,我們也等不到那潘道士現身。”這種毫無價值的死等,我認為是沒有意義的,還不如回去睡覺。

    “那我們走吧!畢竟,那鬼叫花的話,不可全信,說不定他真是故意忽悠我們的。只是,他這么忽悠我們,到<!--中间广告位置-->底是個什么目的呢?”柳雨婷說。

    “管他什么目的,你的線人不是已經盯上他了嗎?咱們直接把他抓局里審審不就知道了。”我說。

    “哇……”

    就在我們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有嬰兒的哭聲傳了過來。

    我順著哭聲看去,發現一個披麻戴孝的女人懷里,抱著一個哭鬧不停的孩子。那女人是死者的兒媳婦,那哭鬧的孩子是他的孫子。

    女人輕輕地拍著孩子,在那里“幺兒乖幺兒乖”地哄了半天,可那孩子還是哭鬧不止。本來,我以為那孩子是正常的哭鬧,可在聽了一陣之后,發現那孩子的哭聲不對。

    正常的孩子,那哭聲是很純凈的,這孩子的哭聲里,夾雜著哀怨。目測這孩子也就幾個月大,幾個月大的孩子,又沒經歷過什么人事,怎么可能會有哀怨呢?

    “這孩子不對。”我說。

    “怎么個不對法?”柳雨婷問。

    “他哭聲里帶著哀怨,這不是幾個月大的孩子該有的,因此,我覺得他很可能是被鬼給上身了。”我說。

    “那怎么辦?”柳雨婷盯著我,她知道我肯定有辦法。

    我走到了那女人的身邊,說:“這孩子是給嚇著了吧!要不我來抱抱,看能不能哄好他?”

    “你是?”那女人是第一次見我,加上我也不是那種人見人愛的大帥哥,因此不太信任我也是很正常的。

    “我是路過這里的,聽見這孩子哭了,覺得他哭聲有些不對,那哭聲里帶著一些哀怨,有些像是鬼上身。我是個鬼醫,想順手幫個忙,就這么簡單。”我說。

    “我只聽過西醫、中醫,哪有什么鬼醫,你是騙子吧?”那女人的警惕性倒是挺高的。

    這時候,柳雨婷過來了。

    “我們是警察,不是騙子,他真是鬼醫。”說著,柳雨婷把自己的警官證遞了過去。

    這種時刻,只有靠證才能讓人相信啊!

    那女人把孩子給了她男人,然后接過了柳雨婷的警官證,在仔細看過之后,她還是有點兒不信我們。

    “你們真是警察?”那女人問。

    “警官證上有我的警號,你要不信,可以打110查。”柳雨婷說。

    那女人沒有打110,而是把警官證還給了柳雨婷,同時讓男人把懷里的孩子抱給了我。

    “這里人太多了,我需要一個安靜點兒的地方。”我這不是故意裝怪,而是因為被上身的是孩子,孩子是很脆弱的,不能有哪怕一丁點兒的閃失。

    “要不咱們去里屋。”女人說著,便在前面帶路了。

    進了里屋之后,我把孩子放到了床上。從孩子的氣色來看,那鬼應該是才上他的身不久。我甚至懷疑,那鬼應該就是在我們的眼皮底下,上的那孩子的身,只是我當時沒注意到罷了。

    我問了女人孩子的生日,又問了徐老頭的生日和祭日。在得到答案之后,我基本上可以確定了,這孩子被上身,應該是靈堂里做法事的那個道士搞的鬼。

    因為,從這孩子的生辰八字來看,他是不適合待在靈堂里的。他的八字和他爺爺的相沖,他要是待在靈堂里,只要那做法的道士稍稍做點兒手腳,就能讓他爺爺的殘魂去沖他的身子。

    我把這個跟孩子的爸媽說了,孩子他爸立馬就要去找那道士算賬,不過被我攔住了。從孩子被鬼上身這件事來看,我覺得鬼叫花應該沒有忽悠我們,潘道士確實來了這里,不過他不是自己出的手,而是又弄了一個道士演員到臺前來。

    我用銀針在孩子他爸的手指上取了兩滴血,把那血涂在了孩子的額頭上。孩子實在是太小了,我怕直接對他用針他會承受不起,因此只能用這種溫和的方法,試著用他爸的血,把他爺爺的殘魂從他的身體里引出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