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9章:落網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9章:落網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還沒來得及阻止,黃老頭便一下子把那色盅給打開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二三四,當我看到色盅里那三個色子的點數的時候,我的心立馬就咯噔了一下。

    “二三四,加起來是九點,雖然不大,但也不小,至少有一半的機會能贏。”黃老頭這話,差點讓我把一口鮮血給噴了出來。

    “九點,你運氣不錯啊!我壓力好大,要是沒有九點,我那十萬元可就輸給你了。”尖頭小鬼倒是挺能裝的,它又不是不知道它那色盅里是三個六,還在這里裝逼。

    說著,尖頭小鬼便故作緊張地把色盅的蓋子給揭開了。

    “哇!三個六,我這運氣也太好了吧!這絕對是出門踩了狗屎了!”色盅的蓋子剛揭開一半,那尖頭小鬼便興奮地吼了起來。

    “什么三個六啊?明明就是一二三,你看花眼了吧!你輸了,哈哈哈……”黃老頭指了指色盅里的色子。

    我順著黃老頭的手指看去,那三個色子果然是一二三,而不是三個六。這時,剛才還一臉興奮的尖頭小鬼,立馬就傻了眼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明明是三個六啊!怎么就變成一二三了?”尖頭小鬼一邊自言自語地說著,一邊搖著腦袋。

    黃老頭則比較實在,趁著尖頭小鬼自言自語的時機,一把抓過了桌上的賭資,捏在了自己的手里。

    “還來嗎?”黃老頭顯然還沒玩夠,還想玩。

    “來!我就不信贏不了你!”輸了十萬,尖頭小鬼肯定不會就這么算了的,它肯定想贏回來。

    黃老頭又和尖頭小鬼賭了兩把,這兩次尖頭小鬼也都是搞了鬼的,不過每次贏的卻是黃老頭。

    在輸了這兩把之后,尖頭小鬼的錢也差不多輸完了,不過,它還纏著黃老頭,要跟他繼續賭。

    “你都沒錢了,還賭什么?”黃老頭顯然是不想這么沒完沒了地跟尖頭小鬼賭下去的。

    “誰說我沒錢?”尖頭小鬼說著,從旁邊那幾只小鬼那里把錢給收了過去。

    “行!不過我把話說在前面,我們最后賭三把,一把十萬,不管誰輸誰贏,都不再賭了。”黃老頭很賊,他說這話,是因為那尖頭小鬼剛才收的那些錢,加起來也就只有三十多萬,只夠三把。

    這三把,黃老頭當然也是毫無懸念地贏了。贏了這三把,尖頭小鬼沒錢了,五十萬的賭資我們也算是湊齊了。

    因此,我們離開了一樓,去了二樓。

    我們在二樓轉了一圈,還是沒有找到鬼叫花。不過,我們在一個賭客那里打聽到了一些消息,那就是鬼叫花經常會來二樓賭。

    “鬼叫花今天沒來,要不咱們明天再來。”我說。

    “嗯!不過今天咱們得再賭幾把,至少得把柳雨婷的玉鐲子給贏回來,順帶給明天贏點入場的賭資。”黃老頭說。

    說著,黃老頭便到了一個賭桌前,這一桌也是玩色子的。玩了十來把,黃老頭贏了差不多七八十萬,加上之前在一樓贏的,我們總共贏了一百多萬了,不僅賺夠贖回玉鐲子的錢了,明天來的入場費也有了。

    我們拿著冥幣,去找到了那紅裙女。紅裙女倒是沒難為我們,在我們把一百萬給她之后,她直接就把玉鐲子還給了我們。

    不過,對于我們剩下的那三十多萬塊的冥幣,紅裙女告訴我們說暫時還不能兌換成人民幣,我們需要成為這里的會員之后才能兌換。至于怎么才能成為這里的會員,方法也很簡單,那就是成為這賭場的熟客。說白了,就是我們還需要來這里玩幾次。

    要是我們不愿意再來玩了,手里的這些冥幣我們也是可以帶回去做個紀念的。要是我們想套現,也可以把那些冥幣賣給這里<!--中间广告位置-->的賭客,不過這里的賭客一般是不會接手的。

    “好,我們明天再來,明天來的時候,我們手里的這些砝碼還能用吧?”黃老頭問。

    “可以啊!你們可以把砝碼存在這里。明天來的時候,你們可以打這個電話預約一下,我們會派工作人員去接你們的。”紅裙女說著,遞了一張名片過來。

    “你們這地方還能打通電話?”我有些好奇。

    “這電話不是我們這里的,是接待處的,接待處沒在地底下。”紅裙女說。

    “到底要在這里玩多少次,我們才能成為這里的會員啊?”我問。

    “次數也不是一定的,要是你們能贏夠一千萬,立馬就可以成為我們的會員。或者,你們能介紹一個賭資超千萬的賭客來這里玩,也可以直接成為會員。”紅裙女說。

    “好,我們明天就來贏它個一千萬。”黃老頭說。跟鬼賭,黃老頭還是很有信心的。

    第二天,我們在去鬼賭場之前,打了一下名片上那電話。接電話的是一個女孩,很熱情,也很客氣。那女孩跟我們約定了時間、地點,然后說到時候會有滑竿來接我們。

    晚上十一點,我們到了約定的地點。在我們到之時,已經有三架滑竿等在那里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每天都會去那鬼賭場賭。有黃老頭在,我們大部分時間都是贏。雖然偶爾也會輸那么一兩次,但總體來說,這幾天我們贏了差不錯兩百萬。不過,讓人郁悶的是,我們贏的那些錢,全都是冥幣,那紅裙女又老是以種種借口,不給我們換成人民幣。

    還好我們不是真正的賭徒,我們去那里的目的是為了找鬼叫花。功夫不負有心人,在一個多星期之后,我們成功地在賭桌上發現了鬼叫花。

    “鬼叫花,近來可好啊?”我走到鬼叫花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鬼叫花賭得正帶勁兒,一直沒看到我們,因此我這么一拍,把他給下了一跳。

    “你們怎么也在這兒?”鬼叫花的臉色很平靜,一點兒驚恐之色都沒有。看來他是覺得這地方很安全,以為我們不敢在這里動他。

    “因為你在這兒,所以我們才在這兒啊!”柳雨婷說著,朝我使了個眼神。

    本來,我是想直接用手銬的,可覺得在這里用手銬會顯得太張揚了。因此,我拿出了銀針,給了那鬼叫花一針。

    在被扎過之后,那鬼叫花立馬就像是丟了魂一樣,任由我們擺布了。

    “鬼叫花,咱們哥倆好久沒見面了,今天一定得好好喝兩杯。”說著,我便摟著鬼叫花的肩膀,帶著他下樓了。

    因為中了針,所以鬼叫花一路上并沒有任何的掙扎。因此,從捉住他,直到把他帶出賭場,整個過程都很順利。

    我們直接把鬼叫花帶到了黃老頭家里,畢竟帶回局里太遠了,我們想就在黃老頭家里審他。

    一進家門,我便去找了根繩子,把鬼叫花給綁到了椅子上。我之所以這么做,主要是因為這家伙跑過一次,我怕他這次又跑了。那樣,我們可又得滿世界去找他了。

    “把他弄醒吧!”柳雨婷說。

    “行!”說著,我便去廚房用水瓢舀了一大瓢水出來,一下子潑到了鬼叫花的臉上。

    “你們干什么?”鬼叫花一邊掙扎著,一邊吼道。

    “你說干什么?當然是要審你啊!上次那金店盜竊案,你還沒有交待清楚呢!”我說。

    “我不全都說了嗎?”

    “你說了什么?連你的同伙你都沒招出來,能算是說了嗎?”

    “是潘道士和我單線聯系的,我又不是沒告訴你們。”

    “既然是潘道士和你聯系的,那你至少知道怎么才能找到潘道士吧?”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