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7章:祖傳玉鐲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7章:祖傳玉鐲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怎么個考究法啊?”我問。[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黃老頭在風水上面,還是有些造詣的。

    “既然是為了進財,那么進入鬼賭場的通道,必然會是一個招財局。這流水即是流財,水從哪里流入,財便是從哪里流入。因此,那通道的出入口,必是在入水口附近。”黃老頭說。

    “天陽水庫的水,除了天上落下來的雨水,就是山上那些小河溝流下來的水。那入口不可能在天上,因此就只能是那些溪流了。既然水就是財,那肯定水越多越好,我們從水量最大的溪流開始找吧!”我說。

    “所謂細水長流,對于招財局來說,水越大當然越好,但是,與大相比,穩才是最重要的。因此,那入口應該是在水量大,且永遠不會斷流的入水口附近。”黃老頭補充了一句。

    說完之后,黃老頭便帶著我們,沿著水庫往西面去了。看來,那入口大致在哪兒,黃老頭已經是看出來了。

    在一塊荒地上,黃老頭停了下來。我用手電往四周照了照,沒有看到溪流,甚至連一條小水溝都沒看到。

    “這地方沒有入水口啊?”我好奇地問黃老頭。

    “你趴在地上仔細聽聽。”黃老頭說。

    出于好奇,我很聽話地趴了下去,并把耳朵緊緊貼到了地面上。這地底下,有嘩啦嘩啦的流水聲,那流水聲很大,不像是小河溝的聲音,而像一條大河。

    “這下面有條暗河?”我說。

    黃老頭點了點頭,說:“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經過一番尋找,我在一塊大石頭那里發現了涌出的鬼氣。那塊大石頭是花崗巖,足有十多米高,長寬也有十來米。

    “那入口會不會被這大石頭給堵住了啊?”我問黃老頭。

    “有可能。”黃老頭用手摸了摸那大石頭,說:“這大石頭應該是個機關,是可以移開的。看來,這個鬼賭場,真是不簡單啊!就憑這大石頭,除非是賭場的人放你進去,或則出來,否則是沒辦法出入的。”

    “我們怎么辦啊?”我問。

    “要不咱們等等,趁有人出入的時候溜進去。”黃老頭說。

    在決定好了之后,我們便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

    等了一個多小時,差不多到凌晨一點了,眼前出現了一架滑竿。

    抬滑竿的是兩個穿黑衣服的人,滑竿上坐著的那人也是穿的黑衣服,那滑竿還給涂了一層黑漆。要不是他們走近了,我們絕對是看不到有人來的。

    滑竿在大石頭邊上停下了,坐滑竿的人走了下來。那家伙長得肥頭大耳的,皮膚是白白嫩嫩的,一看就是個有錢人。要我的判斷沒錯,這家伙應該就是賭客,至于那兩個抬滑竿的,肯定就是鬼賭場的工作人員了。

    其中一個抬滑竿的家伙,走到了大石頭面前,用手在那大石頭上拍了三下。拍完之后,那大石頭立馬便嘎吱嘎吱地動了起來。

    大石頭在地上轉了半圈,一個地洞露了出來。那兩個抬滑竿的家伙把賭客送到了門口,然后便抬起空滑竿,原路返回了。看樣子,他們還有客人要接。

    在那兩個抬滑竿走出十來米之后,見那大石頭還沒合上,黃老頭便帶著我們鉆進了地洞里。

    “你們是干什么的?”剛一進地洞,一個長得很彪悍的黑臉男便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你們這不是賭場嗎?我們手癢,想來試試手氣。”黃老頭說。

    黑臉男把我們三個打量了一番,問:“你們知道這賭場的規矩嗎?”

    “賭場還能有什么規矩,不就是賭唄。”黃老頭說。

    “你以為這地方是鄉場上的麻將館,揣個幾十<!--中间广告位置-->塊錢就可以隨便進來試手氣?”黑臉男一邊說著,一邊要把我們往外趕。

    “你這意思,是說我們沒錢?”黃老頭問。

    “賭場的規矩,手里沒十萬塊的,免進。”我還以為黑臉男會說百萬、千萬什么的呢,原來只要兜里有十萬塊,就能來這里賭啊!由此看來,這個賭場也沒有傳說中的那么高端嘛!

    十萬塊雖然不是什么大錢,但對于我這個**絲來說,那絕對是巨款了。黃老頭跟我一樣,也是個沒錢的主。至于柳雨婷,雖然她比我要富一點,但我也不相信她能一下子拿出十萬塊來。

    “不就十萬塊嗎?你看看這個,看值不值十萬塊。”就在我正想著要不要硬闖之時,柳雨婷把她手上戴著的那個玉鐲子給取了下來,遞給了黑臉男。

    黑臉男拿過鐲子,翻來覆去地在那里看了半天,說:“這玩意兒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也說不上來。不過,我可以帶你們進去典當師那里,讓他看看,看看這鐲子值多少錢。要是這玩意兒能值十萬,你們就可以進賭場玩。”

    “帶路吧!”柳雨婷說。

    柳雨婷那玉鐲子,她很少戴,因此我也沒仔細看過。不過,從剛才瞟的那一眼來看,那鐲子的成色確實很不錯,應該是件珍品。至于到底值多少錢,因為對玉的了解很有限,我也說不出來。

    在黑臉男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一個小屋子里。小屋子里有一張桌子,還有幾把椅子。屋里沒有電燈,只有一盞油燈點著,因此顯得有些昏暗。

    “你們在這里等一下,我去請典當師。”黑臉男說完,便出了屋。在出屋之時,他還把門給鎖上了。

    “你這玉鐲子到底能值多少錢啊?”因為好奇,加上也沒有跟柳雨婷客氣的必要,因此我很直接地把這問題給問了出來。

    “你自己猜。”柳雨婷說著,把那玉鐲子拿給了我。

    我拿著那玉鐲看了看,濃、陽、俏、正、和,形色兼美,絕對算得上是上等貨色。只是,我看了半天,還是不知道這玉鐲子能值多少,反正十萬塊絕對是買不到的。

    “我只知道這鐲子是件寶物,至于值多少,我真看不出來。”我說。

    “這是我媽傳給我的,她說是我外婆傳給她的,因此我也不知道這個值多少錢。”柳雨婷說。

    “你是說,這玉鐲子是你家的傳家寶。既然是傳家寶,那可不是錢能買到的,要不咱們今天先回去吧!明天去湊點錢,再來這里。”那鐲子是柳雨婷家祖傳的,要今天在這賭場弄丟了,我這罪過可就大了。

    “夏一說得對,你這鐲子是無價之寶,咱們還是回去湊了錢再來吧!”黃老頭面色有些凝重,顯然他跟我一樣,在知道那鐲子是祖傳的之后,瞬間就感到壓力山大了。

    “既然來都來了,哪有退回去的道理。我們來這里是為了找鬼叫花,又不是來賭的。咱們進了賭場,只要不賭,這鐲子又不會自己長翅膀飛了。”柳雨婷說。

    “要進這賭場,必須得先把錢換成他們的砝碼冥幣才行。我是怕你要用鐲子去換,在出來的時候,他們把鐲子給調包了,然后死活不承認,那可就麻煩了。”開賭場的人,那可是什么都做得出來的。調個包什么的,對于他們來說,那絕對是輕車熟路,不知干過多少次了。

    “咱們可是警察,開賭場的雖然黑,但對于警察,他們多少還是有些忌憚的。我自己的玉鐲我是認得的,要是他們調了包,我們就用警察的身份把那玉鐲拿回來。”柳雨婷這話說得很自信。

    “好吧!”我雖然不知道柳雨婷到底是個什么背景,但就憑月榕山莊那事和她手底下那什么情況都能探到的線人來看,她說能拿回玉鐲子,那就絕對是能把玉鐲子拿回來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3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