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2章:三日之期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2章:三日之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能算出來?”我和柳雨婷異口同聲地問道。[燃^文^書庫][www].[774][buy].[com]看來,在聽到熊瞎子那話之后,我和柳雨婷都有些不相信。

    “當然。我這算命的本事,要說是世界第二,沒人敢說是世界第一。”熊瞎子自吹自擂了一句。

    “那你算算吧!算算鬼叫花現在在哪里?”我說。

    “我熊瞎子算命,那是不能白算的。像這種找人的卦,算一卦五百塊。你們給錢,我就給你們算。”熊瞎子說。

    “警察的錢你都敢賺,看來你膽子挺大的啊!”

    “你們警察去飯館吃飯要錢吧?去看電影要錢吧?”

    “要!”

    “既然你們吃飯、看電影都要錢,憑什么算命就不要錢啊?”

    “你這算命能跟吃飯、看電影比嗎?你就靠兩片嘴皮子翻,誰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你就想說我是封建迷信是吧?你自己都是干封建迷信這一行的,還說我?”

    “什么叫我是搞封建迷信這一行的?我可是警察!”

    “我已經算出來了,你之所以能當上警察,那是因為你是個鬼醫。”熊瞎子這話,著實把我嚇了一跳。

    我當然不會相信我鬼醫的身份是熊瞎子算出來的,我有一種預感,熊瞎子肯定知道我們今天要來,并且在我們來之前,他就已經把我和柳雨婷的底給摸清楚了。

    剛才我們本都要走了,熊瞎子突然把我們喊住,說幫我們算鬼叫花在哪里。由此看來,熊瞎子絕對是知道一些有用的信息的。

    要熊瞎子提供的那些信息真是有用的,五百塊錢真心不多。

    “行!我給你五百塊,你這就幫我們算算,鬼叫花在哪兒?要是你算不出來,我就以詐騙的罪名,把你弄局里去。”做警察最大的好處,那就是想威脅人的時候,隨便編個罪名,就可以把那人給抓了。

    “剛才五百塊可以,不過現在不行了。”熊瞎子抬起了他那高傲的頭,冷冷地來了這么一句。

    “你這是給點陽光就要燦爛是吧?”對付熊瞎子的高傲,我覺得最有效的就是手銬。因此,在說這話的時候,我把手銬拿了出來,晃了晃。

    “別晃了,我知道你拿的是手銬。你要拷就拷吧!反正我又沒犯法,你也沒理由關我。就算你找個理由,勉強關我幾天,最后也得把我給放出來。要是你這樣干了,那你可就算是把我給得罪了。得罪我的后果就是,我就算死,也絕不再幫你們算卦。那樣,你們要想找到鬼叫花,可就又得從頭開始查了。”熊瞎子一邊有恃無恐地說著這話,一邊主動把手伸了出來。

    “卦錢你想要多少,直接說。”柳雨婷接過了話。

    “我不要錢,我要當警察,就像這小子一樣。”熊瞎子指著我說。

    “當警察?”柳雨婷狐疑地看著熊瞎子。

    “嗯!我已經算出來了,你們這個專案組,目前就只有你們兩個人,人手嚴重不夠。再說,你們負責的都是靈異案件,我這算命的本事,那絕對是用得上的。因此,我想加入你們。”熊瞎子說。

    “你覺得怎么樣?”在聽完熊瞎子這番話之后,柳雨婷立馬轉過頭,問我的意見。

    “要你真有本事,這對于我們專案組來說,絕對是一件大好事。你愿意加入,我們當然歡迎。但是,你有沒有真本事,不能單靠你這張嘴說,你得拿出實際行動來。”我說。

    “你說了不算數,據我推算,這美女才是專案組的負責人。”熊瞎子說著,看向了柳雨婷。

    “只要你能幫我們找到鬼叫花,我可以答應你進入專案組試用,要是能通過考核,你以后可以成為專案組的正式成員。”柳雨婷說。

    “行!據我推算,這小子也只是個臨時工,因此<!--中间广告位置-->可以推斷出,你就算想答應我給我正式編制,你也給不了。因此,就算暫時做個臨時工,我也是能勉強接受的。”熊瞎子說。

    “那你說吧!鬼叫花在哪兒?”柳雨婷問。

    “這種尋人的卦,要想推算準確,很費時間。因為,我需要三天時間演卦。三天之后,就這個時間,你們來這里找我。到時候,我會告訴你們鬼叫花藏在何處。”熊瞎子說。

    “你為什么想當警察,當個算命先生不是挺自在的嗎?”這個問題我很感興趣,因此在臨走之前,我多問了熊瞎子一句。

    “你為什么想當警察,你當鬼醫不也挺自在的嗎?”熊瞎子把我的原話還給了我。

    “走了,局里還有事。”柳雨婷說了一句,然后便拉著我走了。

    “你信他嗎?”一回到警車里,我便對著柳雨婷問了一句。

    “你是說他算命的本事嗎?”柳雨婷問。

    “嗯!”

    “他到底會不會算命,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倒是打聽到,那熊瞎子的關系網挺寬的,不然他也不可能把你的底摸得這么清楚了。”

    “原來你帶我來找熊瞎子,并不是因為他會算命,而是因為這個。”

    “嗯!嚴格說來,熊瞎子其實不能算是叫花道的人。其實,在線人打探到的人里,有好幾個正牌叫花道的。我之所以沒選他們,選擇熊瞎子,是因為這個熊瞎子我已經盯了他好久了,早就想試試他的本事,并把他發展成為線人了。”這時,柳雨婷終于是對我說出了實情。

    “你干嗎不早告訴我這些?”我問。

    “你問了嗎?你又沒問,我怎么告訴你啊?”柳雨婷叉著腰,昂首挺胸地對著我反問道。

    轉眼三天便過了,按照約定的時間,我和柳雨婷再次去了老大橋。讓人遺憾的是,我們到了之后,沒有看到熊瞎子的卦攤,連熊瞎子的人,我們也沒有看到。

    “看來你這未來的線人不靠譜啊!”我說。

    “他應該是沒辦成事,所以沒臉來見我們了。”柳雨婷說。

    “就這么算了嗎?”我問。

    “你想怎樣?”柳雨婷不解地看著我,好像我要去找熊瞎子的麻煩似的。

    “你說他關系網寬,他打聽了這么三天,就算沒把鬼叫花具體在哪里打聽出來,但至少應該是有些線索的吧!你知道熊瞎子的家在哪里嗎?要不咱們去他家找找他?”我說。

    “好吧!去試試吧!”

    柳雨婷打了個電話,應該是打給那線人的。

    “我知道地址了,走吧!”柳雨婷說。

    熊瞎子的家離老大橋不遠,是他租的房子。

    “熊瞎子,在家嗎?”我一邊按著門鈴,一邊大聲對著屋內喊道。

    過了一會兒,防盜門開了,開門的正是熊瞎子。

    “是你們啊?”熊瞎子這次沒有戴墨鏡,他的眼里有人影,就跟正常人一樣,一看就不是個瞎子。

    “你不是瞎子嗎?”我說。

    “哦!稍等,我忘了戴墨鏡,戴上就是了。”熊瞎子還真能貧。

    “你不是說今天在老大橋那里等我們嗎?你不是說今天要告訴我們鬼叫花在哪兒嗎?怎么躲到這里來了?”我問。

    “我這兩天狀態不好,沒算出來,要不你們再等我兩天?”熊瞎子指了指桌上的烏龜殼,意思是這三天他一直在幫我們卜卦。

    “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熊瞎子確實會算命,不過你那算命的方法,不是用這些烏龜殼,而是你認識的那些人。”柳雨婷說。

    “你什么意思?”熊瞎子問。

    “你雖然沒騙什么大錢,但小錢還是騙了不少的,若是把你坑蒙拐騙得來的錢累加起來,詐騙罪還是夠得上的。”柳雨婷使出了她的殺手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