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1章:熊瞎子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1章:熊瞎子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黃老頭那里,我們只打聽到了這么多信息。[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因此,在回到局里之后,柳雨婷立馬便開始四處托人打聽叫花道的信息了。

    過了一個多星期,柳雨婷的線人,終于是傳回了點有用的信息。在老大橋那里有個算命的熊瞎子,他以前是叫花道的弟子。后來,他拜了一個算命先生為師,學了算命的手藝,便離開了叫花道,在老大橋那里擺了個攤子,當起了算命先生。

    得到消息后,我和柳雨婷立馬便去了老大橋。

    在老大橋的橋頭,果然有一個算命的攤子。那算命先生是個老頭,戴著一副墨鏡,看上去確實是有一副瞎子范。

    這算命的老頭,應該就是那熊瞎子了。他坐在一把小竹椅上,面前放著一張面相圖。

    “二位,算命嗎?”我和柳雨婷剛走到那攤子前,還沒站定,熊瞎子就來了這么一句。由此可見,這熊瞎子絕對不是真瞎。

    “你這裝瞎子的水平不行啊,就這么就暴露了。”熊瞎子給我的感覺不像是個好人,因此一開口,我便揶揄了他一句。

    “我是眼瞎心不瞎。你們一男一女,女的穿高跟鞋,男的穿運動鞋,要分辨你們的腳步聲并不難。”熊瞎子很隨和地解釋了這么一句。

    “你真是瞎子?”雖說熊瞎子這解釋還算合理,但我還是不相信他是瞎子。

    “對別人說的話總表示懷疑,看來你是個警察。不過,你連你們倆一人穿的高跟鞋,一人穿的運動鞋,走路聲音完全不同這個細節都沒注意到,可見你是個新手,而且多半還是個靠關系混進警察隊伍里,根本就沒在警校系統學習過的,偵察能力極其欠缺的新手。”熊瞎子這話雖然說得和和氣氣的,可我怎么聽,怎么覺得刺耳。

    “你曾經是叫花道的人?”我不想再跟熊瞎子鬼扯了,他是個算命的,鬼扯我是扯不過他的。因此,我決定直奔主題。

    “我只屬于我自己,不是任何門派的人。”熊瞎子很蛋疼地回了我這么一句。

    “你以前在做叫花子的時候,是不是加入過叫花道?”

    “我那是在品嘗人間百態,不是做叫花子。”

    “少跟我扯淡,直接回答我,是或者不是。你要再這么東拉西扯的,我立馬就把你拷了,把你弄回局里審。”

    “你憑什么拷我?我又沒犯法。”

    “你都說了,我是走后門混進警察隊伍的。我反正有后臺,在辦案的時候也不需要講什么規矩,只要最后能把案子破了,在過程中我就算玩得再出格,也有人幫我擦屁股。”

    說著,我便拿出了手銬。熊瞎子不是說自己是瞎子嗎?因此在拿出手銬的時候,我故意把手銬“嘩啦嘩啦”地搖了幾下。

    “不要胡來!”熊瞎子一邊大聲喊著,一邊往后退。

    “你要是老老實實地回答我的問題,我就不拷你。”我說。

    “好吧!我說,我以前是在叫花道里待過一段時間,不過那都是好幾年前了。”敬酒不吃吃罰酒,說的就是熊瞎子這種人。

    “好幾年到底是幾年?”

    “七八年了吧!”

    “有個叫鬼叫花的你認識嗎?他也是叫花道里的人。”

    “不認識,叫花道里的叫花子全國各地都分布得有,我哪里能全都認識啊?”

    “那你認識的都有誰?”

    “這問題你要是在七八年前問我,我還能給你說出一堆人來。現在,我真是一個都說不出來了。叫花道里的那些,全都是窮鬼,都是討口的。后來我不是學了算命嗎?在學了算命之后,我就不再當叫花子了,當然也和那些人劃清了界限,再也沒聯系過了。”

    “<!--中间广告位置-->你真一個都記不起來了?”

    “真記不起了。”

    “像你這種健忘的人吧,一般進了審訊室之后,就不會再健忘了。因此,為了讓你恢復記憶,我看我很有必要把你帶回局里去。”

    “別!我再想想還不行嗎?要是被你們帶走了,別人都會以為我犯了什么事,那以后還有誰敢找我算命啊?”

    “快點想,別磨蹭。今天你要么在這里老老實實地把知道的全都說了,要么就跟我回局里,咱們在審訊室里聊。”

    “我當時是在申城討口的時候加入的叫花道,我認識的那些人,也都是全國各地跑到申城去乞討的。我印象比較深的人,確實是有幾個。一個是介紹我入教的黃長老,他為人隨和,而且很仗義,每次要到了好吃的,都會分一些給我……”

    熊瞎子就像是講評書一樣,噼里啪啦地跟我講起了他當叫花子的經歷。雖然那些經歷里并沒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但經過熊瞎子的嘴一潤色,當真還變得有鹽有味,頗有幾分傳奇色彩了。

    不過,熊瞎子講的這故事,雖然聽著有意思,但對于我們尋找鬼叫花,卻是一點兒幫助都沒有。

    熊瞎子講的這些,全都是發生在申城的事,而黃老頭上次遇見鬼叫花的時候,他是在山城的地界里活動。

    叫花道的情況,黃老頭大致也給我們講了一下。在每個城市,都有一個叫花道的分舵。這些分舵雖然都掛著叫花道的名頭,但卻是獨立存在的。也就是說,叫花道的分舵與分舵之間,一般是沒什么關系的。要說聯系,那就更沒有了。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那是因為叫花道里都是叫花子,叫花子們吃飯都成問題,所以跨城市聚會這種花銷巨大的事,他們是不會做的。

    用黃老頭的話說,叫花道發展到現在,已經成了誰想用都可以用的名號了。只要你是個叫花子,哪怕你一點兒道術都不懂,也可以忽悠別的叫花子說你是叫花道的掌教,然后收他為徒,忽悠他去幫你討要財物。

    也就是說,現在的叫花道,基本上已經淪落成為叫花子騙叫花子的道具了。不過,現在的科學教育,加上城鎮化的推進,鬼鬼神神的少了,道士這一行,已經不那么吃香了,所以用叫花道來騙叫花子也行不怎么通了。因此,叫花道里的叫花子也是越來越少了。

    “山城的叫花道里,你有沒有認識的人?”在熊瞎子講完之后,我多問了他這么一句。

    “沒有。”熊瞎子搖了搖頭。

    “那行吧!我們就先走了,要下次還有什么需要問的,我們會再來找你的。”熊瞎子本來跟這個案子也沒什么關系,加上在他這里也問不出什么來,因此我決定不再在他這里浪費時間了。

    “既然二位來都來了,別這么快就走啊!要不我幫二位算算官運,算算姻緣?”熊瞎子的膽子還真是大啊!這算命的生意,都做到警察頭上來了。

    “要錢嗎?”我這人很俗,要是不要錢,我還真想聽熊瞎子扯幾句,尤其是姻緣這方面。畢竟,熊瞎子也是在江湖上混了這么久的人,他應該能看出來我和柳雨婷的關系。就憑我這警察的身份,我就敢肯定,熊瞎子只要開口說姻緣,絕對會把我和柳雨婷說成是郎才女貌的一對兒。

    “局里還有事,你在這里瞎扯什么?”柳雨婷看出了我的小心思,因此還沒等熊瞎子回話,她便先開口了。

    “那咱們趕緊回吧!”我說。

    “二位警官等等!”

    在我和柳雨婷走出了一小段之后,熊瞎子突然在身后喊了我們一句。

    “還有什么事嗎?”我問。

    “要不我幫你們算算,你們說的那鬼叫花現在何處?”熊瞎子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小,底氣很不足。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