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0章:叫花道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0章:叫花道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那家伙跑了,快追!”我對著柳雨婷喊了一句,然后便拔腿追了出去。[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我追到了小白樓外面,沒有發現鬼叫花的影子。后來,我和柳雨婷又分頭在九溪村找了大半夜,基本上把九溪村給找了個遍,可還是沒有發現那鬼叫花的身影。

    “接下來怎么辦?”柳雨婷問我。

    “折騰了大半夜,人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至于那鬼叫花,他不是說跟黃老頭交過手嗎?因此,我明天回趟家,去問問黃老頭,在他那里應該能問到不少情況。”我說。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我一個人在局里也沒意思,再說你師父挺可愛的,我想見見他。”柳雨婷真還不是個矜持的女人。

    “舍不得我就舍不得我嘛,還找這么多理由。”我說。

    “誰舍不得你啊!不去了,你自己回去吧!”柳雨婷瞪了我一眼,然后招了輛出租車,坐上去便走了,也不等等我。

    第二天早上,我一大早就起來了。我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柳雨婷打電話,請她跟我一起回去。我軟磨硬泡了半天,把能想到的,贊美女人的那些詞語全都說了一遍,柳雨婷終于是答應了跟我一起回去。

    這次回去,因為手里的錢不多了,所以我就沒敢給黃老頭買高檔酒,只能量力而行,給他買了兩瓶二鍋頭。

    因為上次黃老頭跟我說過,不要光買酒,不買下酒菜。因此,這次在下車之后,我在鄉場上的鹵菜店里買了一只鹵鵝,另還買了些核桃肉、花生米、豆腐干什么的。

    回到村里,我先回了一趟家,不過在跟爸媽打了聲招呼之后,我立馬便馬不停蹄地提著酒和下酒菜去了黃老頭家。

    我們到的時候,黃老頭正坐在院子里,端著茶杯悠閑的喝著茶。

    “師父,我回來了。”黃老頭現在是側身對著院門的,因此我們走進院門的時候,他并沒有在第一時間看到我們。

    “喲!你回來就回來吧!買這么多東西干嗎啊!這又是酒又是下酒菜的,讓我多不好意思啊!”黃老頭一邊說著,一邊接過了我手里的東西。

    “你又不給我找個師娘,我要和你喝個小酒什么的,肯定得自己把下酒菜買來啊!”我說。

    黃老頭拿著那兩瓶二鍋頭看了看,有些沮喪地說:“這次雖然有下酒菜了,可這酒,怎么比上次的差了這么多啊?”

    “就這酒,他都是找我借錢買的。要不然,他最多給你買三塊錢一瓶的老白干。”柳雨婷說。

    “你這是算給我解圍呢?還是算落井下石呢?”我已經預感到了,柳雨婷和黃老頭即將聯手對我進行語言上的摧殘,因此我決定立馬吹響反攻的號角。

    “當然是替你解圍啊!要雨婷不把你沒錢的事說出來,我能知道你沒錢了嗎?說不定我還會以為,你小子現在飛黃騰達了,看不上我這師父了,于是才買了這么兩瓶廉價酒來打發老子呢!”黃老頭果然和柳雨婷是一條戰線的。

    “你們倆就繼續在這里拿我開涮吧!我說不過你們,我躲還不行嗎?”說著我便拿起了下酒菜,往廚房去了。

    “你想躲哪兒去?”柳雨婷問我。

    “你們倆正忙著數落我呢,嘴沒空,我反正又沒還嘴的機會,因此這鹵鵝什么的,就交給我處理吧!我這就到廚房去,一邊抹眼淚,一邊啃鹵鵝。”我說。

    “讓他去吧!”黃老頭對著柳雨婷說了一句,然后轉過頭對我說:“碗柜里的杯子小,喝著不過癮,你多拿兩個碗出來,我們用碗喝。”

    黃老頭和柳雨婷那兩個沒良心的,當真沒<!--中间广告位置-->有跟進廚房來幫我。不過,還好我買的菜都是熟食,直接裝盤就可以了。因此,我也沒費多大的功夫,便把一切都搞定了。

    “進來幫我端端啊!”我一手端著鹵鵝,一手端著花生米,兩手中間還放著一盤豆腐干,我都忙成這樣了,那兩個沒良心的也不知道進來幫幫忙。

    “你不是在偷偷抹眼淚嗎?怎么,還要我進來給你遞餐巾紙啊?”柳雨婷還是那么的沒良心,我都已經走到她面前了,她也不知道幫我接一下。

    “我說你們二位,就不能幫幫我啊?”雖說東西不多,但要我一個人去端,至少還得走兩趟。

    “行,既然夏一都開口求我們了,我們要是再不幫幫他,那可真就有些說不過去了。”說著,黃老頭便用手抓起了一只大鵝腿,塞進嘴里咬了一大口,然后說:“這鹵鵝他吃不完了,咱們幫他吃吧!”

    “好,我們幫他!”在黃老頭的教唆下,柳雨婷也不顧什么淑女不淑女了,也開始直接用手上了。

    我呢,只能無賴地搖了搖頭,抓了一大塊鹵鵝肉放進嘴里,然后形單影只地返回了廚房。

    在我把所有的菜和碗筷都擺上桌的時候,黃老頭和柳雨婷已經吃得滿嘴流油了。最可氣的是黃老頭,此時的他,已經把大半瓶二鍋頭給灌下肚了。

    酒足飯飽之后,黃老頭和柳雨婷總算是稍微正經一點兒了。黃老頭一邊往嘴里扔著花生米,一邊問我:“這次回來,你又是買酒,又是買肉的,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找我幫忙啊?”

    “有個叫鬼叫花的人,跟一個特大盜竊案有關。我跟那人交過手,可惜讓他跑掉了。在交手的時候,他說他以前被你收拾過,還說知道我是你的徒弟。說因為斗不過你,所以只能找你的徒弟來虐虐,讓自己心里痛快痛快。”我說。

    “被我收拾過的壞人太多了,斗不過我的人那更是如過江之鯽,數都數不過來。所以,你要問我那鬼叫花是誰,我一時間真還想不起來。”黃老頭那王婆賣瓜,自賣自夸的毛病又犯了。

    “師父,你就好好想想吧!那人留著一頭長發,邋里邋遢的,臉也臟兮兮的,是個叫花子,蛤蟆臉,五十多歲的樣子……”柳雨婷把鬼叫花的形象描述了出來。

    黃老頭一邊聽,一邊點著頭。

    “我想想。”

    黃老頭用手撐著下巴,陷入了沉思。過了大概半分鐘,黃老頭開口了。

    “我想起來了,我確實見過那人。那人是個道士,是叫花道的弟子。叫花道已有近兩百年的歷史了,是一個懂道術的叫花子創立的,其名不詳。叫花道的弟子全都是叫花子,因為他們需要一邊乞討,一邊學道,所以在道術傳承上,可謂是一代不如一代。叫花道那些人,雖然在道術上本事不高,但因為叫花子的分布很廣,因此他們的消息還算靈通,掌握的信息很多。正是因此,他們干坑蒙拐騙之事的成功率很高。你們說的那鬼叫花,是二十多年前,在裝神弄鬼騙人的時候被我收拾的。”黃老頭說。

    “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嗎?”我問。

    “不知道。當時在收拾完他之后,因為他犯的不是死罪,我只是用銀針把他的道行給廢了,然后就把他放了。至于后來他去哪里了,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從那以后,我再也沒見過他,你要問我在哪里能找到他,我也說不出來。不過,既然他是叫花道的人,那你們去叫花子堆里打聽打聽,應該是能打聽到一些線索的。”黃老頭說。

    “能打聽出來嗎?”我掉轉頭問了柳雨婷一句。柳雨婷的人脈比我多,因此打探信息這種事,我得征詢她的意見。

    “我試試吧!”柳雨婷似乎也沒有太大的把握。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