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48章:紙灰人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48章:紙灰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紙灰人是什么?”顯然,單憑“紙灰人”這三個字,柳雨婷還是不太明白。[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紙灰人似鬼,但又不同于鬼;似僵尸,但又不同于僵尸。”當時黃老頭就是這么跟我解釋的,因此我只能把原話照搬給了柳雨婷。

    “說了等于沒說。”柳雨婷白了我一眼。

    “黃老頭就是這么跟我說的,我之前又沒跟這玩意兒打過交道,暫時還沒有自己的見解,只能這么跟你解釋了。”我說。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識貨的人嘛!居然連紙灰人都知道?”鬼叫花開口了。

    “你剛才把我們關在外面,就是為了不讓我們影響你弄這紙灰人,是吧?”我問。

    鬼叫花只是詭異的笑了笑,并沒有回答我的這個問題。此時,那紙灰人已經成型了,并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我拿出了銀針,向著那紙灰人射了過去。

    “嗖!”

    銀針射進了紙灰人的喉嚨,射了個對穿對過。那紙灰人在被射了一針之后,立馬就愣住了。

    “原來你是鬼醫。”我一出手,鬼叫花就看出了我的身份。

    “你既然知道我是鬼醫,那還不乖乖的束手就擒。”說著,我又拿了一根銀針出來,在鬼叫花面前揚了一揚,算是威脅。

    “你雖是鬼醫,但卻是個半吊子。”鬼叫花也太不給我面子了。

    “那就讓你看看我這半吊子的本事!”我說著,手一揚,一道銀光便朝著鬼叫花射了過去。

    “就這點小兒科,還敢在我面前臭顯擺!”鬼叫花輕輕將頭一側,便躲過了那銀針。

    這第一回合,我沒在鬼叫花那里占到便宜。于是,我趕緊拿出了第二根銀針。

    “看來你這鬼叫花,還是有兩下子的嘛!”我這話說得很輕松,但實際上我的心里,一點兒也不輕松。要知道,剛才那一針,為了偷襲成功,我可算是盡了全力的。

    “剛才那一下,也并不是我的反應有多快,而是因為我料到了你要偷襲我。因此,在你出手之時,我便提前側了一下腦袋。不然,以你這銀針射出來的速度,我是躲不過去的。你雖然是個半吊子,但以你現在的年齡,這銀針使得還算是不錯的了。不過,比起那些真正的高手來,你可就差遠了。”鬼叫花居然像個前輩一樣,跟我聊起天來了。

    “你見過最厲害的是什么樣的?”我問。聽鬼叫花的口氣,他應該是見過厲害的鬼醫的,我現在就想知道,他是不是遇到過黃老頭。

    “有個姓黃的挺厲害,他射出的銀針,比子彈的速度還快。當時和他交手的時候,要不是老子運氣好,估計老子就沒有今天了。”鬼叫花在說這話的時候,眼里透著一股狠勁。也就是說,鬼叫花應該很恨那個姓黃的。

    “你說的那個姓黃的,現在在哪兒?”雖然我已經大致感覺出鬼叫花說的就是黃老頭了,但我還是想再確認一下。

    “不知道,老子玩不過他,見了他躲都躲不及,還打聽他的下落干什么。”鬼叫花這話說得很實在,也就是說,現在的他,應該還不是那人的對手。

    “你的意思是,你玩得過我?”雖然這種問法很笨,但對于大致探探鬼叫花的底,我覺得還是會有效果的。

    “要老子玩不過你,還在這里等著你干什么,我傻啊?”鬼叫花說。

    “小門外那鬼氣,是你故意留下的吧?”我問。

    “是啊!”

    “是為了引我上鉤?”

    “你既然都已經猜出來了,還進屋來,真傻!”

    “你是覺得警察里,就只有我一個懂這些的,因此只要干掉了我,以后作案會方便很多。”

    “不是。你就是個半吊子,有你沒你對我沒什么影響。”

    鬼叫花這家伙,損起哥來,那真是一點兒口德都不留啊!

  <!--中间广告位置-->  “那是什么?”我問。

    “我感覺你的師父是那姓黃的,老子反正玩不過他,索性就把他的徒弟給收拾一頓,至少這會讓老子心里痛快痛快。”鬼叫花一邊說著,一邊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就不怕我師父找你麻煩?”

    “怕個屁,收拾完你之后,老子就跑了,到時候誰他媽都找不著我。再說,我既然決定收拾你們了,就算不把你倆弄死,也得把你們弄瘋,讓你們一輩子都開不了口。那樣,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害你們的是老子。”鬼叫花把他的目的說了出來。

    “金店是你去偷的吧?”

    “不是我偷的,我只是弄了幾只鬼去把攝像頭給擋了擋。”

    “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他們給我錢,我要不做就是傻子。”

    “你和他們很熟?”

    “不熟,在這之前都不認識他們。”

    “不可能,要是你不認識他們,他們不可能找你幫這忙的。”

    “他們當中有個人,和我算是老相識了,是那人牽線搭橋的。”

    “那人就是這屋子的主人潘道士,是吧?”鬼叫花能大搖大擺地進這小白樓,必然和潘道士很熟。

    “算你猜對了。”

    “反正你都要弄死我們,不如讓我們做個明白鬼吧!”

    “行啊!反正你們也跑不了,想問什么就問吧!”

    “銀龍工業園服裝廠失竊,是不是潘道士他們做的?”

    “我不清楚。”

    “金店失竊,團伙中絕對有個善于開鎖的人,那人是誰?”

    “我不知道。”

    “江東殯儀館女尸被盜,是不是潘道士干的?”

    “這個我知道,是那傻逼干的。那傻逼本來是想養僵尸的,不過那傻逼太傻,沒養好,把那尸體養爛球了。”

    “月榕山莊鬧鬼,跟潘道士有關系嗎?”

    “不知道。”

    “鬼嬰案呢,和潘道士有沒有關系?”

    “你是不是覺得那傻逼特牛逼啊?什么案子都能做出來。要那傻逼真有這么牛逼,也不會鐵雞公拔毛,讓老子驅鬼去幫他堵攝像頭了。”鬼叫花這話說得很真,不像是在說謊。而且,在他眼里我就快是個死人了,也沒有忽悠我的必要了。

    “這么看來,這些案子很可能是獨立的,而我卻把它們攪在了一起。”我自言自語地說了這么一句。

    “好了,能回答的我都回答了,下面你們該受死了。”

    鬼叫花說完之后,那紙灰人便邁起了步子,向著我們走了過來。我試著用銀針射了那紙灰人幾針,雖然每一針都是對穿對過的,但卻沒對紙灰人起作用。

    眼見紙灰人就要走到柳雨婷身邊了,我趕緊一把將她拉到了我的背后,然后飛起一腳,踹向了紙灰人的肚子。

    紙灰人的肚子被我踹了一個大洞,這一下,我也只是讓它愣了愣,并沒能把它放倒。

    我拉著柳雨婷退了幾步,拉開了和紙灰人的距離。

    “我沒看出紙灰人有什么攻擊力啊?”柳雨婷問。

    “說實話,我也沒看出來。”我說。

    這時,我突然感覺到剛才踹紙灰人的右腳變得有些重了。剛才那一踹,讓我的右腳上沾滿了紙灰,現在那紙灰變成了一只手的樣子,死死地拽著我的腳,把我的腳往下扯。

    “怎么回事?”柳雨婷也看到我腳上那些紙灰的變化。

    “沒事,小兒科。”我說著,便將我手中的銀針扎了下去。

    這一扎,我雖然表面上是扎在那紙灰手上的,實際上卻是把銀針扎進了自己的小腿里。因為疼痛,我倒吸了一口冷氣。不過,讓我感到慶幸的是,那紙灰手消失了,我的右腳,也不再那么沉了。

    “看來我低估你了,你還是有兩下子的嘛!”鬼叫花冷冷地說了一句。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