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47章:鬼叫花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47章:鬼叫花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因為時間還早,我便帶著柳雨婷在九溪村散了散步。[燃^文^書庫][www].[774][buy].[com]轉悠到九點多的時候,我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和柳雨婷一起,重新回了小白樓。

    此時,小門是虛掩著的,我放的那根卡住鎖舌頭的小木棍也已經被人拿出來了。由此看來,是有人來過,而且那人應該就在小白樓里等著我們。

    “那人在等我們。”我說。

    “嗯!要不是為了等我們,他完全可以把這門給鎖上。”柳雨婷點了點頭。

    “走吧!進去看看,看看那家伙到底是不是潘道士?”說著,我便一步跨進了那小門。

    屋里沒有亮燈,到處都是黑黢黢的,要不用手電照照,根本就看不到路。我猜那人多半是在地下室里等我們,因此便直接往地下室去了。

    剛一走到地下室門口,我便感覺到了那沖天的鬼氣。同時,還有“吚吚嗚嗚”的聲音從地下室里傳出來。

    “是誰在里面?”我隔著門,對著地下室里面問了一句。

    “嘎吱……”

    地下室的門緩緩地開了,一個留著披肩長發,滿臉污垢,約莫五十多歲的男人探了一個腦袋出來。

    “你們是誰?”那人問。

    “我們是警察,你是誰?”這人雖然看著像是個叫花子,但我敢肯定,他應該不只是個叫花子。

    “我是鬼叫花。”那人回答得很干脆。

    “鬼叫花?也就是說這里面的鬼,是你倒弄出來的啰?”我問。

    “是啊!”鬼叫花說。

    “人民廣場金店被竊,跟這些鬼有關,你需要跟我們走一趟。”我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手銬。

    “什么金店啊?我不知道。”鬼叫花說。

    “我們是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的,要是真跟你沒關系,我們是不會難為你的。不過現在,你需要跟我們走一趟。”到目前為止,這鬼叫花還算是比較老實,因此我覺得沒有給他上手銬的必要。因此,我一邊說著,一邊把手銬給收了。

    “不去,我憑什么要跟你們走啊?”鬼叫花一邊說著,一邊把腦袋縮了回去,還順帶著把門給關上了。

    眼見那門就要合上了,我一個箭步沖了過去,一把撐住了那門。鬼叫花的力氣似乎不大,因此我只是稍稍的用了一下力,便把那門給推開了。

    “你要不配合我們的工作,我們可就只能強行把你帶走了。”我再一次拿出了手銬。對于警察來說,絕大部分的犯罪分子,都是會抵抗的。因此,柳雨婷教過我一些專業的擒拿術,畢竟咱們在辦案子的時候,總不能讓一個女孩子出手拿犯人吧!

    “就憑你們倆?”鬼叫花很不屑地說了這么一句,然后他拿出了一個小木塊,那小木塊就是我之前在紙錢灰底下翻出來的那個。

    “怎么,你是覺得我們拿不下你嗎?”我把手銬收了,因為我知道手銬對這家伙沒多大的用,要想拿下他,還是得用銀針。

    鬼叫花沒有回答我的這個問題,而是在那里嘰里咕嚕地念起了咒語。念著念著,我便看到地上的那些紙灰,像是有大風吹過一樣,全都飛了起來。

    “快往后退!”我一邊喊著,一邊拉著柳雨婷退出了地下室。

    哐當!

    我們剛一退出來,鬼叫花便一下子把門給關上了。

    “怎么,你不是他的對手嗎?”柳雨婷問我。

    “誰說我不是他的對手?剛才我只是沒摸清楚他的底,不好貿然出手罷了。”從剛才鬼叫花玩的那一手來看,我只能看出他不簡單,至于是不是他的對手,我還得再觀察觀察。

    “切!現在他都把門關了,怎么辦啊?”柳雨婷問。

    “他為什么會關門?”

    “是我在問你,不知道就說不知道,不要把問題給我<!--中间广告位置-->甩回來。”柳雨婷用手把我的耳朵扯到了她的嘴邊,大聲對著我吼道。

    “因為他怕我,要不然他完全可以開著門和我斗。現在他把門給關了,無非就是想躲在里面。”我說。

    柳雨婷走到了門邊,用手在那門上敲了敲,說:“這門很單薄,要想把它弄開也不難。雖然你長得比較苗條,但還算是有些力氣,弄開這門沒問題吧?”

    “別說是這小破門,就算是防盜門,我也能把它給弄開。”吹牛逼又不需要上稅,不吹白不吹。

    “那倒是,能開保險柜的開鎖匠不多,但能把防盜門打開的開鎖匠還是滿大街都是的。”數落我什么的,柳雨婷那是最擅長的了。

    “這就讓你見識見識哥的無影腿。”說著,我便往后退了幾步。

    “用電筒幫我把門照著,不然踹歪了,我這腳崴了倒是小事,這門要是沒踹開,那可就不好跟領導交待了。”

    我這話音一落,柳雨婷立馬便把手電射到了門上。

    我一個助跑,然后飛起一腳,踹向了那門。就在我的腳掌即將碰到門的時候,我感覺有只手握住了我的支撐腿,還扯了一把。

    被那手一扯,我便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這就是你的無影腿,丟人!”柳雨婷一邊數落著我,一邊哈哈大笑著。

    “哥被暗算了,你還好意思笑?”一看到柳雨婷那沒心沒肺的樣子,我就有捏死她的沖動。

    “什么暗算,你不是自己踩滑了嗎?”柳雨婷是感覺不到鬼的,因此我明明是遭了暗算,她卻以為是我自己失誤了。要不然,她也不會笑得那么開心了。

    “剛才有只手抱住了我的腿,在我即將踹到門上的時候,扯了我一下,不然我不會摔倒。”我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起了四周。

    悲劇的是,我找了半天,也沒能找到那扯我的手。

    “這是塊硬骨頭,很難啃。”我說。

    “要不今天就算了,我們去找找你師父。”柳雨婷大概也感覺出來了,那鬼叫花是個厲害的角色。

    “師父又不能跟我一輩子,我早晚都得自己啃硬骨頭。”我天生就不是一個吃軟飯的人,因此,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想去麻煩黃老頭。

    “好吧!”柳雨婷點了點頭,然后問:“接下來怎么辦?”

    “要不你來開門吧!這樣,就算有東西來干擾你,我也能干掉它。”我說。現在只能這么辦了,畢竟我沒辦法一心二用。

    “好吧!”柳雨婷說著,便從她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把瑞士軍刀。

    柳雨婷開門不像我那么暴力,她只是把刀子從鎖的側面插了進去,然后動了動,那鎖便“咔嚓”一聲開了。

    柳雨婷在開鎖的時候,不知道怎么的,那只手并沒有出現。

    “看不出來,你還挺專業的嘛!”我說。

    “在警校學過的,畢竟咱們辦案的時候,不可能一直帶個開鎖匠在身邊吧!所以一些簡單的開鎖技巧,我還是會的。”柳雨婷得意地回了我一句。

    “嘎吱……”

    柳雨婷用手輕輕一推,那門便開了。

    此時,地下室里的那些紙錢灰,仍是漫天飛舞著的。至于那鬼叫花,他則是盤腿坐在地上的。

    鬼叫花掐著手訣,嘴里嘰里咕嚕地念著什么。從鬼叫花這樣子來看,我敢斷定,他應該是個道士出生。

    過了一陣,那漫天飛舞的紙錢灰落了下來,落到了地上,并慢慢地聚在了一起,聚成了一個人形。

    “鬼叫花這是在干什么?”柳雨婷問我。

    “紙灰人。”在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我的背脊都是涼的。

    紙灰人這東西我聽黃老頭說過的,紙灰人雖然不如僵尸那么厲害,但其殺傷力也是不弱的。而且,凡是能搞出紙灰人的人,那都是很厲害的高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