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43章:金店失竊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43章:金店失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們是警察,有人舉報楊瘸子在林東村行竊。[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柳雨婷說著,把警官證亮了亮。

    “誤會誤會,我可以作證,楊師傅絕對沒有行竊。上次和朋友在大排檔喝酒的時候,我認識了楊師傅。楊師傅當時喝醉了,吹噓說這世上就沒有他打不開的鎖。那時候我也喝得有些多,想著自己家有個進口的保險柜,據說是用炸彈都炸不開,于是我便提出和楊師傅打賭,讓他到我家來開鎖。為了增加難度,我決定搞個入室盜竊的情景模擬,就是假裝我家沒人,讓楊師傅開門進屋。要是楊師傅能在不驚動任何人的前提下,把卷簾門、防盜門和保險柜全都給打開,他就贏了,我就輸他一頓酒。不然,這頓酒就該楊師傅請我了。”胖男人說。

    胖男人這話像在編故事,怎么聽怎么像假的,可是胖男人把房產證和身份證拿出來了,這房子確實是他的。

    在看到這些證件之后,我深深地感覺到,我們被耍了。

    我和柳雨婷灰溜溜地離開了胖男人的家。

    “二位警官慢走啊!”

    在走出胖男人家門口的時候,楊瘸子笑呵呵地來了這么一句。

    “你那線人,果然是靠不住啊!”雖然此時柳雨婷的臉色很不好看,但我還是這么不合時宜地來了一句。

    “皮子癢了嗎?”柳雨婷瞪了我一眼,順帶還給了我胸口一拳。

    “我感覺楊瘸子這是故意整我們的。”我說。

    “廢話!你有見過這樣打賭的嗎?對于正常的人來說,就算當時是喝高了,在酒醒后這樣的賭還能算嗎?”柳雨婷說。

    “我覺得楊瘸子是故意給我們設了一個計,擺了我們一道。至于那胖男人,就是一個配合他演戲的演員。”我說。

    “他們這出戲只是戲耍了我們一下,并沒有對我們造成多大的影響。不過,這一次我們也不是一點收獲都沒有。至少,又有一個可疑的人,曝光在了我們的面前。”柳雨婷說。

    “你是說的那個男胖子?”我問。

    “嗯!我會好好調查一下他的。”柳雨婷說。

    第二天早上,我剛一進辦公室,柳雨婷便告訴了我一個讓人倍感意外的消息。柳雨婷說,昨夜有個金店被盜了,損失了將近一百萬元。

    “看來昨天楊瘸子他們不只是為了戲耍我們,而是演了一出調虎離山之計。”我說。

    柳雨婷點了點頭,說:“應該是這樣。現在,我們還是先去那失竊的金店看看吧!”

    失竊的金店在人民廣場那里,那地方是縣城里最繁華的區域之一。金店是個臨街門面,外面是卷簾門,里面是玻璃門。

    每天晚上,柜臺里的金銀首飾都會被工作人員收進保險柜里,那保險柜在金店最里面那間裝著防盜門的屋子里。

    金店丟失的大部分都是黃金首飾,還有幾萬塊錢的現金,這些東西,全都是在保險柜里的。也就是說,竊賊是打開了保險柜,把黃金和現金給偷走的。

    無論是卷簾門、玻璃門,還是防盜門,甚至那保險柜上面,都沒有被撬動的痕跡。由此看來,那伙竊賊里面,應該有個開鎖的高手。

    金店本來是安裝了監控的,可是那監控里,只有凌晨一點之前的畫面,凌晨一點之后的,監控里只有黑漆漆的一片。顯然,那監控是在凌晨一點的時候,被人動了手腳。

    凌晨一點的時候,楊瘸子在林東村,他又不會分身術,也就是說那開鎖的人應該不是他。莫非,除了楊瘸子之外,另外還有一個開鎖高手?

    我在金店里前前后后地檢查了一番,這里面殘留得有一些鬼氣,也就是說,昨晚應該有鬼來過,還不止一只。那些鬼肯定是偷不了黃金和現金的,不<!--中间广告位置-->過要讓它們把監控給擋住,它們還是可以輕輕松松地做到的。

    監控畫面突然變黑,據我的推測,多半就是因為那些鬼用自己的身體,堵住了鏡頭。

    “看來我們是低估我們的對手了。”我說。

    “接下來怎么辦?”柳雨婷問。

    “對方故意讓楊瘸子和男胖子現身,無疑就是想轉移我們的視線,讓我們往他們身上查。這樣,那些真正犯案的人,就能給自己爭取更多的逃跑時間了。”我說。

    “你這話雖然有些道理,但除了楊瘸子和男胖子,我們還有別的線索嗎?”柳雨婷說。

    “既然對方把楊瘸子他們推到了臺前來,肯定就已經料到了我們很可能會審他們。”

    “那又怎么?”

    “對方的盜竊計劃如此周密,可見是一個聰明的團伙,因此他們敢把楊瘸子和男胖子推出來,那就意味著,他們有把握,我們是問不出任何信息的。”

    “你的意思是楊瘸子他們是硬骨頭,隨便警察怎么審,都審不出來?”

    “警察又不是吃白飯的,你得相信咱們人民警察的業務能力,就算是再硬的骨頭,咱們也是能啃下來的。你可以想一下,什么樣的人,才可能怎么審都審不出來?”

    “少跟我賣關子,直接說。”

    “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你無論怎么審,都是審不出來的。”

    “你的意思是,楊瘸子他們,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這不明擺著的嗎?”

    “人民廣場這附近監控不少,我們把那些監控都調出來看看,看能不能找出些線索。”

    在和柳雨婷討論完之后,我們便開始挨家挨戶地調取監控了。

    這個盜竊案因為涉案金額巨大,社會影響也很大,局里很重視,所以派了二十幾個警察來。

    我們二十幾個人,分頭把所有的監控都看了個遍。讓人感到絕望的是,人民廣場附近的所有監控,都只有昨晚十二點之前的畫面。更讓人郁悶的是,從那些能看到的畫面里,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疑點。

    我們一直忙活到了晚上,還是沒有查到任何一點線索。

    “這邊沒有線索,我們要不還是從楊瘸子他們那里下手吧!就算他們那里問不出具體的情況,至少是能問出他們同伙的名字吧!”柳雨婷這是要把死馬當成活馬醫的節奏。

    本來,我覺得去查楊瘸子他們那條線,會讓我們的注意力毫無意義的轉移。可現在,我們就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完全找不到方向。因此,柳雨婷這個提議,雖然查出來的希望很渺茫,但至少能讓我們有點事做。

    這時,柳雨婷接了個電話,電話是那線人打來的。

    那線人已經把胖男人給調查清楚了,胖男人名叫龐三,是林東村的原住民,開了一個制造塑料板凳的小工廠,家里有些資產。無論是在生意上,還是在為人上,龐三都可以說是個老實人,名聲很好,至于犯罪記錄,那就更沒有了。

    同時,線人還順便把李瘸子租房子的事調查清楚了。李瘸子那房子,是龐三幫他租的。據線人的情報來看,龐三他那已經死了十來年的爹,年輕的時候是個開鎖匠。因此,龐三從小就對開鎖這個行當很感興趣。所以,龐三在見到楊瘸子開鎖的本事之后,便想拜他為師,還給他租了房子。

    楊瘸子沒有接受龐三的拜師,只答應和他做朋友,至于開鎖的手藝,楊瘸子倒也是教了些簡單的給他。

    至于那次賭注,到底是不是真的,那線人暫時沒有打聽出來。

    “我怎么覺得你那線人打聽的情報這么不靠譜啊!”我說。

    “我也覺得有些不靠譜,居然把龐三他爹都給扯進來了。”柳雨婷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80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