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9章:花瓶上的符紙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9章:花瓶上的符紙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里有鬼氣。[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我指著保險柜,說。

    “什么鬼氣?”老秦一臉吃驚地看著我。

    “如果我的判斷沒錯,這件案子,應該和鬼有關。這保險柜的鎖眼里,還殘留著一些鬼氣,應該就是那竊賊在盜竊保險柜里的錢的時候留下的。”這雖然只是我的推測,還沒拿穩,但我還是把它說了出來。

    “看不出來,你們警察也信鬼啊!”張莉揶揄了我一句。或許在她看來,我是想用鬼神之說把這案子給了解了,不再繼續往下查了。

    “警察信的是真理,如果鬼是真真實實存在的,我們是不會無視它們的。”我說。

    “你這意思是,錢是鬼偷的?”張莉問。

    “要沒鬼參與,那竊賊肯定得不了手。”

    “就算鬼也貪財,但鬼貪的是冥幣啊!我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百元大鈔,只能在陽間用,那鬼偷去能用嗎?”張莉這女人,還真是有點兒刻薄。

    “能啊!你不知道有鬼市嗎?鬼拿著那錢在陰間用不了,還不能拿到鬼市去,跟活著的人換成冥幣,再拿回陰間花嗎?”見張莉這么沒禮貌,我也沒禮貌地回了她一句。

    “依你的意思,這錢是鬼偷的。鬼是陰間的東西,你們陽間的警察又管不了。那這個案子,不就可以這么結了嗎?”張莉這話,充滿了諷刺的味道。

    “一般的警察,只能管陽間的事。不過我們是靈異案件專案組的警察,陰間的事也是管得了的。”我說。

    “沒想到你們這警察,還管得挺寬的啊,連陰間的事都能插上一杠子。”張莉顯然是不相信我們的本事。

    “在保險柜被盜前,是不是有個道士之類的人到過這財務室?”我問。

    “你這么一問,我還真想起了,是有一個風水師來過。那段時間,服裝廠有些不順,我老公覺得可能是風水出了問題,便有朋友給我們介紹了個風水師。那風水師在廠子里轉了一圈,最后來到了財務室,他說保險柜正對著的花瓶擋住了財氣,還親自動手把那花瓶移到了墻角。還別說,那風水師只是小小的移動了一下花瓶,服裝廠的氣運,立馬就順了。”張莉說。

    “那風水師姓什么,你知道嗎?”我問。

    “姓茅吧!大家都叫他茅大師,據說住在扶搖嶺。”張莉說。

    住在扶搖嶺的茅大師,看來我那老熟人,又在干壞事兒了。

    我走向了墻角,用手提起了花瓶。果然不出我所料,那花瓶的底部,被人動過手腳。花瓶底部殘留得有一些黃紙,我一看那紙就知道是畫符用的。

    “這花瓶底部被貼過符,你知道嗎?”我指著那殘留的符紙對著張莉問道。

    “不知道。”張莉搖了搖頭,說。

    “這符應該就是茅大師在移動這花瓶的時候,悄悄地貼上去的。在他們從這里成功偷到錢之后,就把那符給撕走了。”我說。

    “他們干嗎要把那符撕走啊?”張莉有些不解。

    “那符是招鬼用的,如果不撕走,你這財務室三天兩頭就會鬧鬼。茅大師他們是知道我們靈異案件專案組的,一旦你們這里鬧了鬼,絕對會驚動我們。這樣,他們干的那些見不得光的事,被我們一查,就得曝光了。”我說。

    這個案子,要不是柳雨婷的主動爭取,絕對是不可能落到我們手上的。茅大師他們敢頂風作案,多半就是料到了,這個案子不屬于我們專案組管。看來,茅大師他們是做足了功課的,知道這服裝廠的老板有背景,哪怕只在他家偷了十五萬,這案子也會交由大名鼎鼎的三組負責。至于我們這在局里毫不受重視的靈異組,是不可能接得到這個案子的。

    退一萬步說,就算三組破不了這案<!--中间广告位置-->子。要按正常程序來,至少得在半年以后,這案子才會以死案的身份,落到我們這里。而半年之后,黃花菜都涼了,我們還查個屁啊!

    “既然你們這么厲害,那么這個案子,怎么不是一開始就由你們來查啊?前面來的那一撥警察,查了半天,屁都沒查出來。”張莉還真不怕得罪人。她這話一說,老秦的臉都給氣綠了。

    我很不好意思地看了老秦一眼,并充滿歉意地對著他搖了搖頭。老秦不是個小心眼的人,他對著我笑了笑,說:“最開始我們沒想到這案子跟鬼有關,后來發現了,所以立馬就把靈異組的刑偵專家夏警官給請來了。雖然耽擱了幾天,但不會影響到破案的。”

    老秦這話是對張莉說的,就憑他那客客氣氣的樣子,便足以證明這服裝廠的背景,真的不簡單。

    “今天差不多了,我們走吧!”我說。服裝廠這里確實已經沒什么需要再查的了,我們現在急需要做的,是去扶搖嶺把茅大師給拿了。

    出了服裝廠,老秦便去處理別的案子去了,我和柳雨婷則直接驅車去了扶搖嶺。

    “茅大師,你還健在嗎?”見茅大師家的大門大開著,我便毫不客氣地走了進去。

    “二位警官,我可沒有做什么違法的事啊!你們怎么又來了啊?”茅大師顯然是不歡迎我們的到來。話說,凡是犯了事的人,都不太喜歡警察來訪。

    “有段時間沒見了,茅大師的演技,又進步了不少啊!”我說。

    “我真沒犯事。”茅大師那表情真的很無辜,而且一點兒裝的痕跡都沒有。要不是張莉斬釘截鐵地告訴我說,那風水師就是扶搖嶺的茅大師,我真懷疑自己是不是冤枉了他了。

    “銀龍工業園你去過嗎?”我沒有再兜圈子,直接開問了。

    “去過啊!”茅大師說。

    “什么時候去的?”我問。

    “半年前了吧!”茅大師說的這時間和服裝廠那事對不上,不過我沒有拆穿他。

    “去干什么?”

    “有家死了人,請我去做法事。”茅大師這是要跟我玩偷梁換柱啊!雖然我知道他說的這話是真的,但就憑他這回答,我已經可以肯定了,他就是在花瓶上動手腳那茅大師。

    “跟我們走一趟吧!”最好的確認方法,就是直接把茅大師帶到張莉的面前,讓張莉指認。我就不信,在人證面前,茅大師還能賴掉。

    “去干什么啊?”茅大師顯然是不愿意跟我們走。

    “你可能跟一個盜竊案有關,因此必須接受我們的調查。”我說。

    “我承認以前是裝神弄鬼忽悠過人,但是這賊,我真沒有做過。”茅大師還在負隅頑抗。

    “你要不自己走,那我可就只能上手銬了。”我說。

    “好!好!我跟你們走。”一聽到要上手銬,那茅大師立馬就乖了。

    我們沒有把茅大師帶回局里,而是直接把他帶去了服裝廠。

    我們到服裝廠的時候,張莉還在財務室里。

    “這是不是你請來的那位茅大師?”我指了指茅大師,問張莉。

    “你們找錯人了吧!茅大師仙風道骨,不是這個猥瑣樣。”張莉只掃了一眼茅大師,便很肯定地說了這么一句。

    “你不是說那茅大師是住在扶搖嶺的嗎?”我問。

    “是啊!莫非這假冒的茅大師也住在扶搖嶺?”張莉指著茅大師問。

    “扶搖嶺就只有我一個茅大師,我才是真的,那家伙是冒牌的!”大概是因為被冒充了的緣故,茅大師的臉都給氣綠了。

    本來我以為只要抓到茅大師,這個案子就很好查了。可是,在經過張莉的指認之后,出現了另一個茅大師。這個案子,也就變得更麻煩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