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8章:鬼竊案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8章:鬼竊案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找到了李妍的尸體,盜尸案算是破了,不過,此案的犯罪嫌疑人潘道士我們暫時還沒有抓到。[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在把李妍的尸體挖出來的時候,黃老頭檢查了一下。檢查完之后,他告訴我們潘道士確實是想把李妍的尸體養成僵尸,不過沒有養成功。

    因為潘道士只是一個涉嫌盜尸的嫌疑人,上面對于抓捕他也不是很重視。因此,在找到李妍的尸體之后,我們專案組基本上又沒什么事了。

    清閑的日子過著確實很愜意,不過時間長了,就讓人覺得有些無聊,外加心里沒底了。

    “丫頭,你認識的人不是挺多的嗎?再弄兩個案子來讓我們破破啊!這么閑著,早晚得閑出病來。”我一邊翻著手里的報紙,一邊跟柳雨婷說。

    “我也想啊!這段時間,案子倒是很多,但跟靈異沾邊的,真的是一個都沒有。”柳雨婷說。

    “你不是熟人多嗎?要不你去說說,讓別的專案組去查案的時候,順帶把我們也帶去瞧瞧。我們只是去看看熱鬧,也不影響他們什么,你說呢?”我又沒個正式編制,很怕這么閑下去,專案組又給撤了。那樣,我可就又失業了。

    “好吧!我去問問吧!不過,重要的案件我們肯定是去不了的,那種小偷小摸的案子,我們或許能跟著去打打醬油。”柳雨婷說。

    “只要是案子就行,管它是大是小呢!”我們這個專案組要想一直存在下去,不能只處理靈異案件,我得學學別的案子怎么處理。畢竟在城里,靈異案件發生的頻率很低,這會讓專案組的工作很被動。

    過了兩天,柳雨婷說三組接了一個盜竊案,問我有沒有興趣去看看。三組的組長是老秦,柳雨婷和他挺熟的。

    在得到我的肯定答復之后,柳雨婷立馬便給老秦打了個電話,和他約了時間。

    “下午三點鐘,咱們直接去現場。”掛掉電話后,柳雨婷對我這么說了一句。

    “不和老秦他們一起嗎?”我問。

    “他們那車坐不了,我們自己開車去。”柳雨婷說。

    說完之后,柳雨婷把案子簡單地跟我介紹了一下。被盜的是一個服裝廠,那服裝廠在銀龍工業園里,是晚上被盜的,損失了十五萬現金。

    頭天下午,服裝廠的財務張莉去銀行取了錢,拿回了財務室,并鎖在了保險柜里,準備第二天給工人們發工資。可是,第二天早上,張莉一打開保險柜的門,便發現里面的錢不見了。

    張莉是個細心的人,一發現錢不見了,她立馬就去檢查了財務室的門窗,門窗并沒有被撬過。放錢的保險柜,也沒有被動過的痕跡。

    保險柜里的十五萬塊錢不翼而飛,張莉立馬報了警。老秦他們接到報案之后,第一時間就去了現場。

    那現場根本就不是盜竊案的現場,更像是內鬼做的案。因此,老秦他們在問了詳細的經過之后,便把張莉鎖定成了嫌疑人。因為,同時擁有財務室和保險柜鑰匙,并知道保險柜密碼的人,只有張莉一個。

    可是,經過一番調查,老秦他們排出了張莉的嫌疑。張莉是服裝廠的財務,同時也是老板娘。就憑她這身份,她也不可能偷自家的錢。

    要說張莉是想借此賴工人們的工資,那也不是。因為在發現錢被偷了之后,第二天張莉便又去銀行取了十五萬出來,把工資發給工人們了。

    “我明白了。”在柳雨婷介紹完大致情況之后,我便知道了,這次我們專案組不是去打醬油的。

    “明白什么?”柳雨婷明知故問。

    “你帶我去,是因為三組沒法兒往下查了,想<!--中间广告位置-->讓我去幫幫忙,看看這案子是不是跟鬼有關系。”我說。

    “你真聰明,這都看出來了。”柳雨婷笑吟吟地用手敲了一下我的額頭,她這招絕對是跟黃老頭學的。

    “這案子畢竟是交給三組的,我們要是插手,會不會有越權的嫌疑啊?”我問。雖然我們是警察,但好歹也是在體制內混飯吃的。體制內的規矩多,我怕一不小心犯到別人了,那可就麻煩了。

    “你是怕好心辦壞事,無意中得罪了人,咱們專案組又危險了是吧?”柳雨婷看穿了我的心思。

    “嗯!”我點了點頭,說。

    “老秦不是那種人,再說,這次是老秦主動找到我,讓我們幫幫忙的。那服裝廠的老板有點兒小背景,因此上面比較重視這個案子。不然,這種案子也不會交到老秦手上。”柳雨婷說。

    柳雨婷這話說得不假,三組可以說是局里最器重的一個組,他們接手的一般都是大案、要案,而且大多都是命案。像這種只失竊了十五萬的小案子,我估計還是他們第一次接。

    下午三點,我和柳雨婷來到了銀龍工業園。我們到的時候,老秦已經等在那里了。

    “怎么你一個人啊?”見老秦是一個人,柳雨婷有些吃驚。

    “我讓他們處理別的案子去了,我總不能為了這么一個讓人糊里糊涂的,或許根本就子虛烏有的案子,把所有人都耗在這里吧!要不是上面非要我查,這案子我真還不想管了。”老秦說這話時,很有些不滿。

    以我對老秦的了解,他不是個撂挑子的人。老秦不想繼續查這個案子,一可能是因為這個案子太小了,對于他這種平時只查大案的重案刑警沒什么誘惑力;第二嘛,老秦是個分得清主次的人,現在三組手里有更重要的案子需要查,所以這個不太重要的案子,他真的沒精力來管。

    “老秦,既然你們三組忙不過來,索性把這案子交給我們得了。”柳雨婷也不拐個彎兒,直接就把這話說了出來。

    “好啊!只是,該怎么給上面說啊?”老秦問。

    “就說這個案子跟鬼有關,這樣上面肯定會把案子劃到我們這里來。”柳雨婷這是在給老秦臺階下。畢竟,自從老秦當上三組的組長之后,三組接手的案子,就沒有沒破掉的。

    “好,就這么辦!我先帶你們熟悉熟悉案情,回去后我就把申請交上去,讓你們靈異組來負責這個案子。”老秦是個爽快人,他這性格,我很喜歡。

    說完這話,老秦便帶著我們去了財務室,找到了張莉。張莉把她取錢、放錢、丟錢的詳細過程跟我們講了一遍,講完之后,還讓我們看了看那保險柜。

    張莉說,每次在鎖好保險柜之后,她都會把密碼鎖上那打亂的數字記住。這樣,只要有人動過保險柜,她就能看出來。

    發現錢丟了的那天早上,她在打開保險柜之前,也按照以前的習慣,看了看那密碼鎖上面的數字。她敢確定,那數字沒有被動過。

    “如果這錢真的是被小偷偷的,那小偷絕對是個慣偷。要不是慣偷,絕對不會想到在開保險柜的時候,把密碼鎖上的數字給記住,并在得手后把那數字還原。”老秦說。

    “密碼鎖被還原了,只要失主不打開保險柜,就不會發現錢被偷了。如此,那竊賊就可以多給自己爭取一些逃跑和轉移贓款的時間。”柳雨婷接嘴道。

    這種教科書式的推理,對于破案來說,是沒有多大的用處的。因此,我沒有把心思放在老秦和柳雨婷的鬼扯上,而是在財務室里仔細找尋了起來。

    在保險柜的鎖眼里,我發現了一些殘留的鬼氣。由此來看,這個盜竊案,或許真還跟鬼有關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