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6章:古墓藏尸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6章:古墓藏尸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等了半天,門外那惡鬼還是沒有動。[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惡鬼不動,為了引誘它進來,我只能冒冒險了。我拿出了銀針,扎進了自己的天門穴。如此,我的氣場便被封住了大半,要是那惡鬼此刻闖進來,就算對它用針,我手中銀針的威力,至少也要減弱一半。

    不過,只要在那惡鬼進來之時,我能及時把天門穴上的銀針拔下來,我的功力很快就能恢復到七八成。我估摸著,憑我那七八成的功力,應該是能搞定那惡鬼的。

    果然,我的氣場剛一被封住,那腳步聲便再次傳來了。

    一只血淋淋的,滿是老繭的手,捏住了門框。接著,一張青灰色的臉,慢慢地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里。

    這惡鬼佝僂著背,看樣子像是個老人。它沒有頭發,頭頂是光禿禿的,有半邊腦袋凹了下去,像是讓人用錘子在他的腦袋上砸了一個坑似的。

    我趕緊拔掉了天門穴上的銀針,然后順手一射,那銀針便飛了出去,射到了惡鬼的喉結上。

    挨了這么一針,那惡鬼便暫時被我給定住了。主要是我的功力還沒完全恢復,不然就憑這惡鬼這樣子,我一針就能結果了它。

    我拿著銀針,慢悠悠地走到了那惡鬼身邊,然后在它的身上又扎了幾針。扎完之后,那惡鬼“啊”地慘叫了一聲,然后便倒在了地上,整個身子像麻花一樣扭成了一團。最后,那惡鬼消失了,就像從來沒有來過一樣,消失得很干凈。

    我剛才扎在惡鬼身上的那幾根,也靜靜地躺在了地上。

    “惡鬼已經搞定了,你可以說了吧!”我對著茅大師,揚了揚手中的銀針。

    “厲害!”茅大師對我豎起了大拇指,說:“你比那潘道士的本事大得多,有你在,我真不怕那潘道士了。”

    “少跟我扯沒用的,說,那女尸在哪里?”我是個知道輕重緩急的人,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弄清楚李妍的尸體到底在哪兒。

    “惡鬼除了這一個,還有兩個,一個是女人,一個是小孩。夏警官,你就好人做到底,幫我把它們都搞定了吧!只要你搞定了它們,我不僅可以告訴你們那女尸在哪兒,我還可以親自帶你們去找。”茅大師這家伙,還真不是盞省油的燈。

    “我就只看到這一個,要是還有,下次再幫你滅了就是了。現在,你快說那女尸在哪兒,別跟我扯其它的。”我說。

    “那女尸應該在一座山里,具體位置我也說不清,不過,我可以帶你們去。那地方,我是費了好大的力,才打聽出來的。”茅大師說。

    第二天,在茅大師的帶領下,我們去了離縣城足有二十幾公里的一座山里。那山沒有名字,我們在進山之后,發現那山上的墳,比別的山要多得多。茅大師說這山腰有個古墓,那具女尸,就是被潘道士藏在了那古墓里。

    古墓養尸,這果然是養僵尸的節奏啊!

    黃老頭曾經跟我說過,古墓里的煞氣很重,如果里面的尸體長時間沒有腐爛,很容易成為僵尸。因此,有些養尸人,會專門去尋找煞氣重的古墓,用來養僵尸。

    僵尸不是豬,養出來也是不能吃的。其唯一的作用,就是用來害人。當然,也有因為控制不住自己養的僵尸,反而被所養僵尸傷了性命,本事不濟的養尸人。

    剛進山時,雖然那小路上長滿了野草,但好歹也能算是一條路。在走了一陣之后,我發現我們的腳下已經沒有路了。跟著茅大師在野草叢、荊棘林里鉆了半天,我們總算是來到了一塊空地上。

    “就是這里了。”茅大師說。

    我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塊空地,發現地上的泥土確實有被翻過的痕跡。同時,這里的<!--中间广告位置-->氣場告訴我,這下面確實是個古墓。

    只是,我沒有感覺到尸氣。或許潘道士在李妍的尸體上做了手腳,封住了她的尸氣。

    “需不需要去找幾個人來把它挖開?”柳雨婷問。

    不管里面有沒有尸體,一挖開就一目了然了。不過,在確定李妍是不是已經變成了僵尸之前,我還是不敢貿然把它挖出來。

    剛才上山的時候,我就觀察過,這山上除了我們,根本就不可能有別的人來。茅大師這家伙,我始終不敢太相信他。

    要這是他和潘道士設的計,埋了個僵尸在這古墓里,想借僵尸之手把我和柳雨婷除了。我一挖開,那不就中計了嗎?

    收拾個小鬼什么的,我絕對是十拿九穩的。可是,如果面對的是僵尸,我真的不敢打包票說能搞定。最主要的是,柳雨婷在這里,我怕她受傷。

    “既然這是古墓,咱們要挖也不能用鋤頭,得用洛陽鏟。”我說。

    “我這就打電話叫人送洛陽鏟來。”柳雨婷說著,便拿出手機按了起來。

    “沒信號,電話打不出去。”柳雨婷一邊說著,一邊又試著打了幾次。

    手機沒信號,這更堅定了我之前的判斷,茅大師這家伙,肯定是故意設了套來引我們上鉤的。這古墓里,多半是一具養好的僵尸。

    “要不咱們明天再來?”我說。

    柳雨婷點了點頭,我們三個便下山了。

    下山之后,我讓柳雨婷自己回了局里。至于我,則回了龍岡鄉。

    如果那古墓下面真的是僵尸,以我的能力,肯定是搞不定的。因此,我決定回去請請黃老頭,讓他出山幫一下我。

    因為現在我的收入還比較可觀,黃老頭又喜歡喝個小酒什么的。于是我在超市里給他買了兩瓶劍南春,給他帶了回去。

    “臭小子,你不是還沒走幾天嗎?怎么又回來了?不會是給開除了吧?”一見到我,黃老頭就沒句好話。

    “我可是你徒弟,這么想我被開除,是不是我被開除了你很有面子啊?”我一邊說著,一邊把手里提著的劍南春遞了過去。

    “喲!都買得起劍南春了,看來當警察的油水還不錯嘛!比我這赤腳醫生強多了。”黃老頭永遠都是這么的不給面子。

    “師父,這次回來,我是想請你幫個忙。”我說。

    “幫忙?”黃老頭一邊擰開了劍南春的瓶蓋,一邊說:“怪不得你這臭小子舍得送我這么好的酒,原來是有求于老子。”

    “師父,就算沒事求你老人家,我也是要給你買好酒喝的。不過這次,真的挺兇險的。要是你不幫我,我把命給丟了,以后可就沒人給你買好酒喝了。”要想成功把黃老頭請出山,不僅要說好話,還得不要臉。

    “早知道老子就不給你開門了,把你關在門外,老子就當什么都不知道。”黃老頭一仰頭便把杯子里的酒吞下了肚。

    “看嘛,現在老子已經把你賄賂我的酒給喝了,這吐又吐不出來了,只能跟你走這一趟了。不過,這劍南春確實比老白干好喝。你個臭小子記住了,下次再來找我辦事,光送酒可不行啊!你再怎么也得順便在鄉場上給我整點下酒菜來啊!”

    說著,黃老頭去了灶房。

    “快進來幫老子噻!昨天晚上整了幾個斑鳩,還有只野雞。斑鳩炒的胡辣殼,野雞紅燒的,我再酥盤花生米,下酒舒服得很。”黃老頭扯著那大嗓門對我喊道。

    我走進灶房,發現那辣子斑鳩和紅燒野雞都沒動過,便問黃老頭:“你不是說昨天晚上整的嗎?怎么還沒吃啊?”

    “老子算到你要回來,專門給你留起的。”黃老頭一邊生火,一邊說。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