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5章:停止的腳步聲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5章:停止的腳步聲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不知道,他只告訴我月榕山莊鬧鬼,沒有跟我說那鬼是他放的。[燃^文^書庫][www].[774][buy].[com]”茅大師說。

    “連鬼是他放的都沒告訴你,看來潘道士也沒把你當自己人啊!”我說。

    “我知道的全都說了,現在我可以走了吧?”茅大師顯然是不想再待在審訊室里了,因此怯懦懦地問了一句。

    “你涉嫌詐騙,本來是不能放你走的。不過,你要是愿意配合我們的工作,回到潘道士身邊去當臥底,給我們提供有價值的線索,幫助我們破案,是可以戴罪立功的。”我說。

    “有別的選擇嗎?”茅大師問。

    “有,那就是留在這里,待調查清楚了把你送拘留所里去,然后等待法院判決。”柳雨婷接過了話。

    “要是我幫了你們,我可以不用坐牢嗎?”茅大師這是要跟我們談條件了。

    “可以。”柳雨婷說。

    “真的可以?”別說茅大師不信,就連我都覺得柳雨婷是在忽悠人。

    “你要不信,那就在這兒待著吧!”柳雨婷說著,便轉身要往門外走,我當然也很配合地跟了出去。

    “行!我信你們。”茅大師說。

    在茅大師答應做臥底之后,我們立馬便把他給放了。

    “茅大師能信嗎?”柳雨婷問我。

    “不知道。不過,我們把茅大師放回去,至少能讓潘道士對他起疑。潘道士一對他起疑,恐怕就會有所動作,茅大師當然也不會坐以待斃。到時候,他們倆一打起來,說不準咱們就可以坐收漁利了。”我說。

    “你真奸詐!這種招都想得出來。”柳雨婷說。

    接下來的十幾天,無論是潘道士、孫超,還是茅大師那邊,都沒有任何的消息。月榕山莊那里,也沒有再鬧鬼了。整個世界,似乎恢復了平靜。

    “要不要把茅大師抓來審審?我感覺他并沒有去幫我們打探潘道士的消息。”柳雨婷問我。

    “沒必要,抓來也問不出什么,咱們再等等吧!畢竟,月榕山莊那一次,潘道士賺得不少,他應該不會這么心急地再干第二票。”我說。

    “要是有證據,我們可以直接把潘道士給抓了,這樣就沒這么麻煩了。”柳雨婷說。

    “靈異案件難破,就難在這證據上。要沒拿住潘道士的現行,只要他死不承認,我們就算把他抓了,拿他也沒辦法。”我說。

    就在我和柳雨婷正閑聊著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是茅大師打來的。茅大師說他的住處鬧鬼了,讓我去幫幫他。

    “茅大師家里鬧鬼,好像是潘道士弄的,現在他倆應該是斗起來了,咱們去看看。”我說。

    茅大師住在扶搖嶺下面的一個農家小院里,那小院是他自己買下來的。那地方的風水很好,是一個修道的好地方。

    一走進茅大師家的大門口,我便看到那門上貼了好幾張符。房子的外墻上、窗上,也讓他貼滿了符。

    “茅大師,你貼這么多符干嗎?”我雖然不是道士,但是那符到底是有用的,還是沒用的,我還是能一眼看出來的。茅大師貼的這些符,大都只是徒有其表,沒多大的用,估計是他自己畫的。

    “家里鬧鬼啊!鬧了好多天了,我貼了這么多符,還是沒用。”茅大師說。

    “你連那么厲害的鬼嬰都能搞定,這最多也就鬧個小鬼,你難道搞不定么?”我揶揄了茅大師一句。

    “我那兩把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鬼嬰那事兒,你都知道是潘道士給的符起的作用,我也就是配合著演了演戲而已。”茅大師一邊說著,一邊滿臉堆笑地求我。“夏警官的本事我可是見過的,你肯定能幫我把那鬼收了。”

    “你幫別人捉個鬼,那都是大把大把地收鈔票。我幫你收鬼,你就<!--中间广告位置-->不表示表示嗎?”我問。

    “這是必須的,只要夏警官你幫了我,我不僅請你吃大餐,還給你封個大紅包。”茅大師知道我是不能收紅包的,他這么說,明顯就是故意氣我嘛!

    “好啊!要沒個一兩百萬,我是不會出手的。”看茅大師這樣,也是個**絲,讓他拿個三五千他肯定能拿出來,不過一百萬,就算把他人和房子一起賣了,也賣不出這價。

    “我沒有這么多啊!少點兒行不行?”茅大師還在跟我裝蒜。

    “你少跟我裝蒜,我要的是潘道士的信息,你要是給不出有效的信息,我是不會幫你捉鬼的。”我說。

    “就是為了幫你們打探信息,我才被潘道士發現,穿了幫的。不然,潘道士也不會弄鬼來害我了。要不是我有些本事,昨晚就被那惡鬼給害死了。我這么幫你們,你們還威脅我,真沒人性!”茅大師說這話時,是一副很有理的樣子。

    “你既然是幫我們打探消息露的馬腳,那你打探到消息了嗎?你不要告訴我說,你差一點兒就打探到了,可惜在關鍵時刻露了馬腳,被潘道士發現了。”我說。

    “差不多是這樣。”茅大師很認真地回答道。

    “你是把我們當三歲小孩耍吧?”我問。

    “江東殯儀館丟失的那女尸,你們是在查吧!我雖然別的沒有打聽到,但是那具女尸的下落,我是打聽到了的。”茅大師這話,聽上去不像是在撒謊。

    “在哪兒?”我問。

    “你幫我把鬼捉了,我就告訴你們。”茅大師居然敢要挾警察,看來我是低估了他的膽量了。

    “好!那惡鬼我今晚便幫你捉了。要是在我捉了鬼之后,你說不出那女尸在哪兒,有你好看的!”我說。

    “我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騙你們警察啊!”茅大師笑嘻嘻地說。

    那惡鬼每天晚上都會來,茅大師問我需不需要準備什么東西,說他去幫我置辦。我殺鬼是不需要要任何的法器的,就用手里的銀針就行了,因此我告訴茅大師說不需要。

    晚上八點,茅大師泡了一壺花茶,弄了點瓜子花生,和我們一起坐在堂屋里閑聊著。堂屋的門,是大開著的。茅大師說,那惡鬼每次都會從堂屋進屋,哪怕他把堂屋的門別著,再加一把大鎖鎖住,那惡鬼都能把門弄開,然后進來。

    八點半的時候,屋外傳來了腳步聲。那聲音有些微弱,還帶著些空鳴。

    “來了,那惡鬼來了。”茅大師說。

    我也感受到了那惡鬼的氣場,給我的感覺,那只鬼應該算不上厲害,至少沒有月榕山莊潘道士搞的那鬼嬰厲害。這惡鬼,頂多比變惡的李妍稍微厲害一點兒。

    這時候,那腳步聲突然停止了。那惡鬼的氣場,也沒有再移動了。

    “怎么回事?”柳雨婷問我。

    “大概是那惡鬼感覺到屋里的氣場不對,所以停住了吧!”我說。

    “你是說那惡鬼怕你?”柳雨婷白了我一眼。

    “也不是沒這種可能。”我這話真不是胡侃的。惡鬼也不是傻子,如果它感受到對手比它強大,它也是會撒丫子跑的。

    “現在怎么辦?”茅大師有些焦急地問。

    “等吧!敵不動我不動,要不然中了惡鬼的調虎離山之計,那可就虧大發了。”鬼這玩意兒也是有心眼的,要是我出去追它,然后它的同伴跑來把柳雨婷或者茅大師給害了,我可就不好辦了。

    “這么干等著,萬一它跑了呢?”茅大師問。

    “那惡鬼只有一只嗎?”我問。

    “不知道,它有時是男的,有時是女的,有時還是小孩。”茅大師說。

    “這就對了,既然惡鬼不止一只,我要是追出去,被其中一只引開了,別的那些來害你們,你們能應付嗎?”我說。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9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