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4章:招了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4章:招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那鬼嬰真的被茅大師給搞定了嗎?”柳雨婷問。[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嗯。”我點了點頭,說。

    “你輸了,你個笨蛋,看來那茅大師還是挺有本事的嘛!”柳雨婷似乎沒感覺出這件事有蹊蹺,在她看來,茅大師能搞定鬼嬰,是因為他有本事。

    “憑茅大師的本事,他是不可能把那鬼嬰給搞定的,而他卻把鬼嬰給搞定了。我隱約覺得,茅大師和潘道士有關系。”我說。

    “輸了就輸了,少找借口,是不是想賴掉姐姐的那頓飯啊?”柳雨婷雖然臉上是笑嘻嘻的,但在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睛,卻瞟向了茅大師。

    “別說是一頓,就算你吃一輩子,哥也請得起。”我說。

    “少拐著彎占我的便宜,說吧,接下來我們怎么辦?”經過我這么一提醒,柳雨婷也覺得茅大師有問題了。

    “也別怕什么打草驚蛇了,反正都沒什么頭緒,咱們不如直接把茅大師弄到審訊室里審審。”我說。

    “要是審不出來怎么辦?”柳雨婷問。

    “茅大師跟孫超不一樣,孫超畢竟是個小角色,估計他知道的本來就不多,所以就算審,也審不出來什么。這茅大師,既然能替潘道士拋頭露面,那就證明他的地位比孫超要高,知道的東西肯定要多一些。”我說。

    “行!”柳雨婷點了點頭,問:“什么時候動手?”

    “乘熱打鐵,今晚就動手吧!”我說。

    “我去安排一下。”柳雨婷說。

    說完之后,她給我拋了個媚眼,然后便婷婷裊裊地走了。

    過了一會兒,柳雨婷回來了。

    “你干嗎去了?”我問。

    “不告訴你,一會兒看好戲就是了。”柳雨婷故作神秘地說道。

    柳雨婷帶著我離開了小樹林,走向了月榕山莊的后門。

    “干嗎不走大門走后門?”我問。

    “你不是要抓茅大師去審審嗎?大門人多嘴雜的,不方便抓,所以我剛才去安排了一下,讓茅大師從后門出去。因此,我們只需要在后門外等著,便能守株待兔了。”柳雨婷說。

    “茅大師走什么門,能聽你的安排嗎?”從月榕山莊經歷的這些事來看,我覺得柳雨婷的身份絕對不只是專案組的組長那么簡單。

    “你問這話,是想知道我到底是什么身份是吧?”柳雨婷說出了我的心思。

    “嗯!”我點了點頭,說:“我感覺你的權力很大,還認識很多人,這月榕山莊的事,你居然都能管得著。恐怕就是蔡晨那家伙,都干涉不了這月榕山莊的事吧?”

    “只要月榕山莊沒干違法的事,蔡晨那個副局長,是插手不了這里的事。至于我,反正不是個壞人,你跟我這么久了,難道還不信任我嗎?我到底是什么身份,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咱們都是專案組的警察,應該把更多的精力花到破案上來。”柳雨婷說。

    柳雨婷這話,說得我心里涼颼颼的。我聽得出來,她這是在暗示我,不要打她的主意。更重要的是,我已經可以肯定,柳雨婷的地位,應該比蔡晨還要高,所以我這個沒有正式編制的臨時警察,還是不要癡心妄想了。

    “好吧!”我有些失落地回了一聲。

    “怎么啦?我的身份真的不重要,在可以告訴你的時候,我一定立馬就告訴你,不要生氣嘛!”柳雨婷一邊用手捏我的鼻子,一邊對我拋媚眼。

    “你是什么身份,我才不感興趣呢!”我說。

    “那你生哪門子氣啊?”柳雨婷有些不解地問。

    “我喜歡你,想一輩子跟你在一起。”我表白了。哪怕不能在一起,該表的白,我還是得表出來。
<!--中间广告位置-->
    “嗯!我知道,我也挺喜歡你的。”柳雨婷說。

    本來我以為柳雨婷會拒絕我,然后給我一張好人牌什么的。可是,她卻給我來了這么一句。

    “你這是答應做我的女朋友了?”幸福來得太突然,我情不自禁地給了柳雨婷一個熊抱。

    “抱夠了沒,抱夠了咱們就開始干正事了。”柳雨婷瞪了我一眼,說:“咱們這個專案組,我可是廢了好多心思,才籌建起來的。因此,我希望專案組能體現出存在的價值,凡是專案組接手的案件,咱們都得把它破了,你明白嗎?”

    “嗯!”我鄭重地點了點頭。

    這時,我和柳雨婷已經來到了月榕山莊的后門外面。在等了一會兒之后,那茅大師果然從后門走出來了。

    “茅大師,請跟我們走一趟吧!”柳雨婷亮了亮警官證,我“咔嚓”一聲,把手銬給茅大師拷上了。

    “你們這是什么意思?”茅大師雖然是一副吃驚的樣子,但卻一點兒都沒有反抗。

    “有人舉報你故弄玄虛,坑人錢財。”柳雨婷很嚴肅地說。

    “我沒有。”茅大師大聲地否認了一句。

    “我們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如果你愿意配合我們的調查,我們現在就可以把手銬給你解了。”柳雨婷說。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愿意配合你們。”茅大師說著便把手給舉了起來,意思是讓我把手銬給他解了。

    我看了一眼柳雨婷,柳雨婷對我點了點頭。得到了柳雨婷的許可,我便把茅大師的手銬給解了。

    “孫超你認識吧?”我問。

    “不認識。”茅大師擺出了一副茫然的樣子。

    “你也別跟我裝了,你和孫超、潘道士之間的事我們都調查清楚了。如果你不老老實實地招了,那我們就把所有的事都告訴錢爺。既然你們在錢爺那里坑錢,那么他是個什么性格,你應該很清楚。要是他知道你們三個合起伙來騙他的錢,你們三個的小命,恐怕都保不住了。”我說。

    “你說的什么,我怎么聽不明白啊?”茅大師的演技,雖算不得是一流,但也還是挺不錯的。至少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要招供的意思。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也不要跟我裝了。就憑你的本事,你是不可能搞得定那鬼嬰的。你之所以能把那鬼嬰搞定,是因為潘道士給了你一道符。你之所以這么有恃無恐的,不過就是覺得有潘道士做你的后臺,他有本事控鬼,所以你覺得只要有他撐腰,錢爺也奈何不了你,是吧?”我問。

    茅大師沒有做聲,看這樣子,我這說法他應該是默認了。

    “潘道士搞的這一切,不就是為了一個錢字嗎?你試想一下,如果錢爺發現自己被坑了,要對你動手,潘道士真能為了你跟錢爺這棵搖錢樹對著干嗎?恐怕到時候,潘道士會選擇幫著錢爺把你給廢了吧!那樣,他不僅能得到錢爺的錢財,還能得到錢爺的信任。”我說。

    在我說完這番話之后,茅大師的臉色明顯是變了一些了。

    “你和潘道士的交情到底怎樣,你自己心里清楚。要你們真的是生死之交,我相信潘道士絕對不會把你推到前面去,然后自己躲在背后悶聲發大財。”我說。

    “我和他認識沒幾天,就是上次在黃濤家抓鬼的前幾天認識的。潘道士告訴我說黃濤家鬧鬼,讓我去試試手,看能不能在黃濤那里騙點兒錢。要是我能在黃濤那鐵雞公那里賺到錢,他就介紹一個大單子給我做,賺的錢和他對半分。在黃濤那里弄到錢之后,潘道士便跟我說了月榕山莊鬧鬼嬰的事。”茅大師終究只是個沒什么道行的騙子,我就這么三言兩語便讓他招了。

    “這么說,你知道月榕山莊鬧鬼是潘道士搞的鬼?”我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