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3章:錢爺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3章:錢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過了兩天,月榕山莊果然是鬧鬼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一個客人在上廁所的時候,聽到了嬰兒哭泣的聲音,然后他看到一個長著獠牙的嬰兒,張著血盆大口向他撲了過來。

    那家伙被嚇得尿了褲子,連滾帶爬地跑出了廁所,向工作人員求救。工作人員在進到廁所之后,沒有聽到嬰兒的哭聲。他們把廁所里里外外找了個遍,也沒找到那客人說的長著獠牙的嬰兒。

    當時那客人已經喝得有些高了,工作人員以為他是醉酒后出現了幻覺,因此也沒把這當回事。那客人畢竟也只是受了一點驚嚇,并沒有受傷,所以這事大家都沒放在心上。

    過了兩天,月榕山莊又鬧鬼了,鬧鬼的地點還是廁所。這次遇見鬼的,是月榕山莊的清潔工小李。

    那天小李在打掃廁所的衛生,就在她洗拖把的時候,聽到有嬰兒的哭聲傳來。她趕緊循聲找去,發現馬桶里竟然有一個嬰兒。那馬桶裝滿了水,嬰兒的整個身子都給水淹住了,只有一個腦袋露在外面。

    眼見那嬰兒已經嗆了幾口水了,小李趕緊跑了過去,想把他抱起來。可是,在小李抱住那嬰兒之后,那嬰兒的力氣突然變得很大了,還把她往馬桶里拖。

    “救命啊!鬧鬼了!”小李的力氣沒有那嬰兒大,拖不過那嬰兒,只能大聲呼救。

    在聽到呼救聲之后,立馬就有人跑進了廁所。那第一批進廁所的人發現,小李居然自己把腦袋埋進了灌滿了水的馬桶里,雙手死死地抱著馬桶。眾人費了好半天力氣,才把她的手掰開,然后把她拖了出來。

    如果第一次鬧鬼是那客人喝醉了產生的幻覺,那這第二次鬧鬼,總不能也說成是幻覺吧!在經過了兩次鬧鬼之后,月榕山莊鬧鬼的消息不脛而走,那些經常來月榕山莊消費的客人,也都因為鬧鬼,不敢再來了。

    本來錢爺沒把鬧鬼這事放在心上,可在見到鬧鬼影響到自己的生意之后,他立馬弄了個招賢令,用重金尋找能收了那鬼嬰的人。

    招賢令一出,便有不少奇人異士登了門,可在遭遇了那鬼嬰之后,那些個注水的奇人異士,全都灰溜溜地逃了。

    以上這些信息,全都是柳雨婷告訴我的,因為潘道士一直沒有出手,所以前幾位奇人異士登門做法的時候,我和柳雨婷都沒有去看。不過,那幾位的結局,倒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們都沒能把那鬼嬰搞定。

    這天,柳雨婷告訴我說,茅大師出手了,問我有沒有興趣去月榕山莊瞧瞧。

    茅大師就是黃濤請的那位,上次在黃濤家里,我已經看出他是個半吊子了,因此不太相信他能搞定那鬼。不過,畢竟之前跟那茅大師打過交道,和他也算是老熟人了。因此,我還是決定去看看熱鬧,順便去瞅瞅那鬼嬰到底有多厲害。

    茅大師把做法的時間選在了子時,那個時間段,可是鬼嬰最厲害的時候。茅大師不但不避鬼嬰的鋒芒,還跟它針鋒相對,真是有大師的氣度。不過,在我看來,那茅大師多半是利令智昏,不知道那鬼嬰到底有多兇險。

    晚上十點的時候,我和柳雨婷來到了月榕山莊。我們到時,茅大師已經在布置法場了。與上一次在黃濤家相比,茅大師這一次可算是傾盡了全力,下足了功夫。這次的法場,他足足擺了一百多平米。

    八卦盤、貢香、引魂鑼……各種做法用的家什,不管有用的沒用的,茅大師全都擺出來了。

    “看著挺氣派的,看這架勢,茅大師應該能把這鬼嬰給收了吧!”柳雨婷說。

    “越是陣仗大,越是說明他沒真本事,你看看哥,一根銀針便能搞定。”我很不屑地回了柳雨婷一句。

    “你就吹吧<!--中间广告位置-->!反正吹牛也不上稅。”柳雨婷白了我一眼。

    “這不是吹不吹的問題,就憑這陣仗,我就可以肯定,茅大師收不了那鬼嬰。”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在柳雨婷眼里,茅大師搞的這些東西很氣派,可在我這里,這法場里擺的物件,大都是些畫蛇添足的玩意兒。那些東西不但對做法沒用,還會影響到法場的效果。

    “我們打個賭,要是茅大師把那鬼嬰收了,你就輸了。”柳雨婷說。

    “好!賭什么?”我問。這種百分之百能贏的賭,我是最喜歡打的了。

    “賭一頓飯。”柳雨婷說。

    “行!要是他收不了那鬼嬰,我可就贏了。”我說。

    “誰說的?他要是收不了,只能說你說對了,因此我們只能算打平。”柳雨婷嘟著嘴賣萌道。

    這時,茅大師已經拉開了架勢,開始拿起桃木劍跳大神了。

    “視而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

    茅大師一邊拿著桃木劍狂舞,一邊在嘴里嘟囔著這句話。茅大師用的rap的語速,京劇腔調,因此他雖然老是在重復這一句,但還是沒人聽出來。

    本來,我也是沒聽出來的,是柳雨婷附在我耳邊,小聲告訴我說茅大師好像念的是《道德經》,還問我《道德經》是不是能用來捉鬼,我才反應過來。

    經過柳雨婷的提醒,我又仔細聽了一陣,確定那茅大師果然是在念《道德經》。不過,用《道德經》來捉鬼,我這還是頭一次聽說。

    這時,我發現錢爺身邊站著的那光頭保鏢附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在光頭保鏢說完之后,錢爺的眉頭立馬就皺了一下。

    錢爺既然能開這月榕山莊,那他絕對是個聰明人,茅大師念《道德經》這事,柳雨婷和我都聽出來了,錢爺能聽不出來么?

    “哇!”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嬰兒的啼哭聲傳了過來。看來,茅大師跳這大神,也不是一點兒用都沒有,他至少是把鬼嬰給引出來了。

    “大膽孽障,竟敢為禍人間,本座今日便收了你!”茅大師說這話的時候,不僅嗓門很大,而且吐詞還很清楚。

    茅大師說完,便提著桃木劍,循聲追了去。那聲音是從小樹林里發出來的,因此我們一大群人,跟在茅大師屁股后面,追到了小樹林里。

    一走進小樹林,我便看到那樹上掛著一個嬰兒。那嬰兒被襁褓裹著,讓一根紅繩捆著,掛在了樹枝上面。

    “孽障,還不受死!”茅大師霸氣地吼了一聲,然后一劍刺向了那嬰兒。

    “哇……”

    伴著那凄慘的哭聲,那嬰兒慢慢地消失了。

    “這孽障已被我一劍刺得魂飛魄散了,不會再出現了。”茅大師很是自鳴得意。

    “謝謝茅大師了。”錢爺拿出了一張支票,遞給了茅大師。

    茅大師接過之后,用余光瞟了那支票一眼,然后說:“那鬼嬰之所以出現,是因為這片小樹林被人動了手腳。要是我的估計沒錯,就在我站的這位置,方圓十步之內,必埋得有臟東西。現在,錢爺你只需要叫幾個人,把那些臟東西挖出來,我一把火把它們毀了,月榕山莊就再也不會鬧鬼了。”

    茅大師所站的那個位置,正是上次孫超埋小陶罐的位置,因此,錢爺的人沒費多大功夫,便把那些小陶罐全都挖了出來。

    茅大師讓錢爺就地取了些干樹枝,然后又弄了一大堆紙錢來,點了一把火,把那些小陶罐全都丟進去燒了。

    燒完之后,我觀察了一下,月榕山莊的鬼嬰,真的是被茅大師給破了。茅大師真的有這么厲害嗎?這事,我始終覺得有些蹊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8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