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2章:鬼嬰再現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2章:鬼嬰再現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干嗎踢我?”雖然知道自己是活該,但我還是對著柳雨婷這么說了一句。[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柳雨婷把食指豎在嘴前,輕輕地噓了一下,然后指了指左前方。

    孫超在那里,有些鬼鬼祟祟的,但又不像是在做賊。孫超從包里拿了一疊紙錢出來,另還拿了兩個小紙人,點火把它們燒了。

    “哇……”

    那小紙人剛一燃起來,我便隱約聽到了嬰兒的哭聲。除了分貝小一些,這哭聲跟水塔里的一模一樣。

    “鬼嬰。”柳雨婷附在我耳邊,小聲說道,看來她也聽到那聲音了。

    “孫超身上,很可能有鬼嬰案的線索。”我說。

    “嗯!”柳雨婷點了點頭。

    “抓他嗎?”我問。

    “先不抓,他也就燒個紙,這完全不能當成證據。孫超背后肯定有人,那人應該不簡單。畢竟,這月榕山莊不是誰都可以進來的。孫超能大搖大擺地進來,還跑到這一到晚上基本上沒人來的樟樹林里搞這些東西,絕對有月榕山莊內部的人給他提供幫助。”柳雨婷說。

    “你怎么能進來啊?”這個問題一直在我心里掛著。

    “姐姐長這么漂亮,弄張會員卡還弄不到嗎?”柳雨婷說了一句讓我十分不安的話。

    漂亮,弄會員卡,莫非柳雨婷是被某個大款或者大官給包養了?她說局里的人她都認識,而且縣里的事她都能查到,也就是說,包養她的多半是個大官。可是,我橫看豎看,柳雨婷都不像是那種被包養的女人啊!

    “是你男朋友給你的?”我有些低落的,委婉地問了這么一句。

    “你姐姐我是單身,你是不是以為我是被包養了,這會員卡是包養我的那人給我的?”柳雨婷說著,用手揪住了我的耳朵,然后把我的耳朵扯到了她的嘴邊。“姐姐告訴你,這世上沒有能包養姐姐的男人。不過,姐姐要是有興趣,倒是可以包養幾個小白臉的。”

    “那你包養我吧!咱們這么熟了,讓我幫你暖床單,絕對好使。”我說。

    “好啊!”柳雨婷說著,立馬就用膝蓋給了我屁股一下。“姐姐我最喜歡的就是**了,比如說拿把小刀在你的小弟弟上刻朵花什么的,你愿意嗎?”柳雨婷現在跟我說話已經變得很隨便了,什么玩笑都敢開。

    “蔣國強和曹斌身上那奶瓶是不是你刻的啊?”我也沒跟柳雨婷客氣。

    “姐姐就算要刻奶瓶,也只在你身上刻哦!”柳雨婷一邊用眼睛盯著孫超,一邊跟我調著情。

    這時,孫超已經把那紙錢和小紙人燒完了。燒完后,他拿了個小陶罐出來,把紙灰和小紙人的灰裝了進去,然后用小刀在地上刨了個坑,把小陶罐埋了進去。

    埋好了小陶罐,孫超四處張望了一下,然后便畏畏縮縮地走了。

    “需要跟蹤他嗎?”我問。

    柳雨婷搖了搖頭,說:“不用!他這幾天每天都會來這里,在燒完這些東西之后,便會離開月榕山莊,回他的出租屋里去。因此,跟蹤他沒什么價值。我帶你來,就是想讓你看看,能不能從那小陶罐里看出什么。”

    在孫超走遠之后,柳雨婷立馬拉著我走到了他埋小陶罐的地方。

    因為那小陶罐剛埋下去,泥土很松,所以我順手找了一根樹枝,便把那陶罐給掏出來了。那陶罐上透著一些陰氣,打開還臭烘烘的,里面除了孫超剛放進去的灰,還有尸油。

    “這陶罐是用來招鬼的。”我說。

    說著,我便繼續用樹枝在陶罐周圍翻找了起來,柳雨婷說孫超這幾天每天都來,因此他應該還埋得有別的陶罐。

    沒花多大的功夫,我便在那陶<!--中间广告位置-->罐的周圍,把另外幾個陶罐也給挖出來了。另外的幾個陶罐,有些已經有怨氣冒出來了。這怨氣只要一發散開,必然會把鬼給招到這里來。

    “再過幾天,月榕山莊就會鬧鬼。”我說。

    “你是說,孫超搞這些名堂,就是想讓月榕山莊鬧鬼。在鬧鬼之后,潘道士便會跑來抓鬼,坑月榕山莊老板的錢。”柳雨婷說。

    “應該是這樣的。”我說。

    “那我們怎么辦?是把這些陶罐給他毀了,還是等等看?”柳雨婷問。

    “這好戲都還沒有開場,我們當然是等啊!我們要不等,怎么能知道那潘道士到底是要唱哪出呢?”我說。

    “鬧鬼倒是沒什么,就算潘道士把錢坑到手了,在他歸案后,錢也是能追回來的。我怕的是再死人,畢竟鮮活的生命,一旦沒了,誰都救不回來了。”柳雨婷說。

    我拿著那陶罐仔細研究了一番,這陶罐確實能招鬼來,但那鬼應該不至于會去索命。從黃濤那件事來看,潘道士雖然壞,但他也只是讓孫超驅鬼嚇唬嚇唬人,并沒有玩狠的。要是孫超能像我那樣,讓李妍變成厲鬼,黃濤估計早就把錢還了,那就沒我們什么事了。

    再則,要是鬼嬰案真和潘道士有關,他絕對不會這么傻逼的,再用鬼嬰來害人性命。就算要索人的命,他也會用別的厲鬼。

    我挖出來的這幾個陶罐里都有尸油,從那臭味來判斷,這些尸油全都是嬰兒的。也就是說,這次潘道士要鬧的鬼,應該就是死嬰。

    不過,有一點我們還是得防著。要是月榕山莊的老板信鬼神,大大方方地花錢請潘道士來捉鬼,潘道士肯定是不會害命的。要那老板是個鐵公雞,還不信鬼神,我也不敢保證那潘道士會不會出狠招。

    “你在月榕山莊是不是有熟人?”我問了一句廢話,要是柳雨婷沒熟人,她肯定不可能把孫超的事調查得這么清楚。

    “嗯!”柳雨婷點了點頭。

    “月榕山莊的老板信鬼嗎?”我問。

    “那家伙叫錢爺,很迷信的,在我以前還不相信鬼的時候,他就已經信了!”柳雨婷說。

    “那是聰明。”我說。

    錢爺,一聽這名字就知道是個有錢人。有錢,還迷信,怪不得潘道士會跑到月榕山莊來鬧鬼!我要是潘道士,也會找錢爺這種人下手。

    既然潘道士已經對錢爺下手了,那么他肯定已經是策劃好了,在鬧鬼之后,錢爺絕對會找到他,讓他幫忙捉鬼。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等,等潘道士出手幫月榕山莊捉鬼的時候,就可以把那家伙給人贓并獲了。

    “你反正在這里有熟人,那你就讓那熟人多盯著點兒,要是有什么不對,立馬告訴我。”我說。

    “你是想等潘道士現身捉鬼的時候把他人贓并獲?”柳雨婷真是個聰明的姑娘。

    “從這些陶罐來看,潘道士這次可是下了血本的。他這次弄的這些鬼,一般的道士絕對是搞不定的。錢爺是聰明人,要是這些鬼能輕易搞定,隨便請個小道士就行了,他是絕對不可能開高價,請高人來的。我估計,這次潘道士會親自出手。這樣,他一可以大賺一筆,二還可以把自己的名聲打出來。”我說。

    “要是他這次成功幫錢爺把鬼給捉了,以后錢爺這個圈子里的老板,不管是誰遇到了這種邪事,估計都會去找他。月榕山莊門口停的那些車你也看到了,如果潘道士真把這些客戶全都拿下來了,他一年只需要鬧一兩次鬼,就能賺不少了。”柳雨婷果然聰明,我這么輕輕一點,她就把一切都想明白了。

    “聰明。”我贊了柳雨婷一句。

    “這樣一來,只能證明潘道士是個貪財的人,那鬼嬰案多半就跟他沒多大關系了。”柳雨婷說。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