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25章:江東殯儀館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25章:江東殯儀館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當時,張大爺隨口問了孫超一句,問他這些東西拿來干什么。[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孫超說他拜了個師父,是個道士,這些東西是他師父的。

    至于別的,張大爺沒有再問,孫超也沒有多說。

    本來對于孫超這邊我是沒有抱多大的希望的,可在聽說他拜了個道士師父之后,我立馬就有了預感,李妍的尸體真可能是他偷的。

    尸體在那些心術不正的道士手里,是可以用來煉制東西的。從李妍的親人和張大爺對孫超的評價來看,我可以肯定他確實是個小混混。

    真正的道士在收徒弟的時候,是不太可能收小混混為徒的。因此,收孫超當徒弟的那道士,要么是個邪門歪道,要么是個江湖騙子。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把孫超可能出現的地方,可能聯系的人,全都訪了一遍。讓人感到蹊蹺的是,那平日里跟孫超一起混的,關系特鐵的小混混,也有大半個月沒見到孫超了。那孫超,感覺就像是突然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這幾天的排查,雖然讓我們幾本鎖定了孫超就是那個偷走尸體的人。可孫超的失蹤了,案子陷入了僵局。

    “從犯罪動機來看,孫超偷走尸體如果不是為了奸尸,他和那道士絕對是要干什么壞事。因此,我們先等等,等他們自己露出狐貍尾巴。”柳雨婷說。

    “也只能如此了。”說這話的時候,我心里很不踏實。我怕那道士把李妍的尸體搞成僵尸,那可就麻煩了。

    在等了兩天之后,我覺得這么干等著不是辦法,于是便和柳雨婷一起,重新去了一趟江東殯儀館。

    如果那尸體真是孫超和那道士偷的,那道士肯定對江東殯儀館很熟悉。雖說他們是夜里作的案,但是殯儀館晚上也有值班的保安。如果那道士對殯儀館不熟悉,不可能在值班保安的眼皮底下成功偷走尸體。

    上次因為想到奸尸上面去了,所以我們在問出孫超之后,直接就去找孫超了,并沒有仔細勘察現場。

    這次到了殯儀館之后,我先觀察了一下停放李妍尸體的靈堂,這地方有些陰森森的。雖然殯儀館本就是陰森的地方,但是這靈堂里的陰氣里面,夾雜著一些鬼氣,那鬼氣上,還沾有一些人的氣息。

    肯定有人為飼養的小鬼到過這里來,那小鬼到這里,很可能跟偷尸案有關。

    自從戴上黃老頭給我的那塊龍玉之后,我這鼻子對鬼的氣息就變得特別的敏感了。是人養的鬼,還是自然生成的野鬼;是厲鬼,還是那種人畜無害的鬼,我一聞就能聞出來。

    那小鬼出現在這里是好幾天以前的事了,因此那鬼氣基本上也散得差不多了,只有地面上還殘存了一些。

    此時,這靈堂里只有我和柳雨婷,為了搞清楚那小鬼行走的路線。我便放下了我男人的尊嚴,像小狗一樣趴在了地上,用鼻子“呼呼”地搜尋著那殘留的鬼氣。

    “你裝小狗干嗎?”柳雨婷有些不解地問我。

    “找鬼。”我應了一聲。

    因為找得很專注,我一直沒有抬頭往上看,我在地上爬著爬著,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雙黑色的高跟鞋。這高跟鞋是柳雨婷的,她擋著我的路了。于是,我慢慢地抬起了頭。這時我才想起,柳雨婷今天穿的超短裙,此時我的腦袋,就在她裙子的正下方。

    “你擋著我的路了。”

    我這話還沒說完,柳雨婷就一下子把我的耳朵給揪住了。

    “你個大色狼!”柳雨婷一邊吼著,一邊揪著我耳朵往上提。

    “我什么都沒看到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穿著粉紅色的打底褲。”我一邊解釋,一邊伸手去掰柳雨婷揪著我耳朵的手。

    “你居然連打底褲的顏色都<!--中间广告位置-->看清了,還敢說你不是大色狼?”柳雨婷說著就把她的拳頭往我的背上錘,把我的背敲得“咚咚咚”的。

    “現在不都流行丁字褲嗎?你這超短裙,配那個才合適,絕對性感。”反正都被揍了,眼睛上的便宜沒占到,我再怎么也得在嘴上占點兒回來吧!

    “流氓!”柳雨婷剛才只是用拳頭砸,現在連掐也用上了。

    “別鬧了,別鬧了。美女,消消氣。”我一邊說著,一邊用手輕輕地拍著柳雨婷的背,安撫她。

    “下次再亂說,揍死你!”柳雨婷瞪了我一眼。

    “行!只要你穿丁字褲給我看,每天都把我給揍死一次都可以。”我說。

    柳雨婷舉起了拳頭,我立馬把胳膊上,剛讓她弄出的淤青亮了出來,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柳雨婷看了一眼我的胳膊,然后就把手收了回去。

    “今天打累了,留著下次一起打。”柳雨婷把兩條柳眉皺到了一塊兒,對著我吼道:“你怎么就這么討打啊?”

    “是你自己有暴力傾向,關我屁事!”我說。

    “那我怎么只揍你,不打別人啊?”柳雨婷兇巴巴的樣子,其實挺好看的,這也是我有事沒事故意惹她生氣的原因之一。

    “打是情罵是愛,你喜歡我唄!”自古烈女怕纏郎,我只會耍耍小流氓。

    “少跟我嬉皮笑臉的,快繼續裝小狗,把那鬼給找出來,不然揍死你!”柳雨婷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把我的背往下摁。

    因為我此時是正對著柳雨婷的,所以在她把我給按到地上去之后,我的腦袋又到她裙子的正下方了。

    “想讓我看你的裙底就明說嘛!”雖然嘴上這么說,但這次我肯定是不會再抬頭了。

    剛才抬頭,確實是無意的,我當時沒想起柳雨婷是穿的超短裙。那一下,雖然我沒有看到不該看的地方,但柳雨婷那一雙修長的美腿,還是讓我這小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躁了起來。

    “你有本事就抬頭啊!”柳雨婷是清楚我的為人的,所以她才敢這么說。

    “抬就抬。”我說。

    我本以為在我說完這話之后,柳雨婷會下意識地把身子移開,可她沒有,她就在原地站著,我一抬頭就能看到她的裙底。

    “在我面前裝流氓,你還嫩了點兒。”見我半天沒抬頭,柳雨婷說了我一句。

    “我要是流氓,隨便弄只小鬼來把你迷住,就可以把你給奸了。快讓開,你還讓不讓我辦正事兒啊?”我說。

    我跟著那小鬼留下的鬼氣,一路追到了另一個靈堂。在到了那個靈堂之后,那鬼氣就像是突然蒸發了一般,一點兒痕跡都沒有了。

    看來,小鬼應該就是在這地方被收回去的。也就是說,放小鬼的人,當時肯定躲在這里。

    我找到了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問出事那天晚上,那靈堂里有沒有人。工作人員回憶說,當時那靈堂也在辦喪事,死者是個老太太,那家人還請了道士做法,鬧騰了大半夜。

    我問工作人員知不知道那道士叫什么,他告訴我不知道,不過,他去幫我查了當晚租那靈堂的人的電話。

    我按照那電話打過去,是一個男人接的,他是老太太的兒子。對于那道士,他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那道士姓潘,住在九溪村。

    柳雨婷告訴我說,九溪村在城郊,交通還算比較方便。那里有不少簡易棚,很雜亂,房租很便宜。在縣城里打工,收入不高的人,都喜歡把房子租在那里。

    那里人口流動很大,而且魚龍混雜,不時有治安案件發生。總之,那里是一個讓警察很頭痛的地方。

    從柳雨婷的描述來看,那九溪村,確實是一個適合干壞事的地方。我敢肯定,潘道士肯定在那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7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