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22章:山神廟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22章:山神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通過幾天的摸排調查,我們終于是找到了一點有用的線索。[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楊四娘平時不太愛跟人接觸,和她接觸得最多的人,就是上河鄉賣殯葬用品的李老漢,楊四娘做法用的那些香燭紙錢都是在他那里買的。

    徐所長帶著我們去了上河鄉,找到了李老漢。

    到了之后,徐所長苦口婆心地說了半天,再加上黃老頭的一番軟磨硬泡,李老漢終于是開了口,說楊四娘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住處,在山神廟。

    對于山神廟的具體位置,李老漢也不清楚,他只是聽楊四娘無意中提起過。

    李老漢只給我們說了這么多,別的他就什么也不說了。至于他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隱瞞,那可就不好說了。

    黃老頭說他聽說過那山神廟,因此我們就沒再在上河鄉逗留了,而是跟著黃老頭,鉆進了一座沒有名字的山里面。

    在翻第一座山的時候,山上還有一些小路,算是有點人煙。可在走上第二座山之后,真的就算是進了深山老林了,可以說連砍柴、采藥的人都不會到這里來。

    黃老頭帶著我們翻過了三座山,在第四座山的山腰上,我們鉆進了一個密林里面。在密林深處,有一座土廟,黃老頭說那就是山神廟。

    土廟看上去有些殘破,那大門有一大半都是朽爛了的。因此,雖然那大門是關著的,可跟沒關也沒多大的區別。

    “小心一點兒。”黃老頭對著我們說了一句,然后便走在了最前面。

    “既然來了,就大大方方地進來吧!”黃老頭帶著我們三個,剛賊眉鼠眼地走到山神廟的大門口,楊四娘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我往大堂里掃了一眼,沒有看到楊四娘的影子。

    “在偏房的。”楊四娘像是看到了我們似的。

    我看了一眼黃老頭,黃老頭把周圍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說:“走,進去看!”

    偏房里有一張木床,還有一把竹椅,楊四娘此刻正坐在那竹椅上。

    “陳剛家的孩子是你殺害的?”黃老頭問。

    “是又如何?”楊四娘毫不在意地回道。

    “你為什么要這樣做?”黃老頭追問了一句。

    楊四娘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冷冷地說:“你不是已經猜出來了嗎?”

    “你養鬼嬰來干什么?養那東西,不僅會害人,而且還會害了自己。你既然知道鬼嬰的養法,那你更應該清楚,養鬼嬰是會折自己的壽命的。”黃老頭說。

    “錢!我窮了一輩子,不能再這么窮下去了。鬼嬰能賣錢,我又不會別的本事,只能養鬼嬰來賣!”楊四娘惡狠狠地說道。那感覺,就像是她準備把我們全都給生吞活剝了一樣。

    “這么說,你賣過鬼嬰?”我插了一句嘴,想搞清楚害死蔣國強和曹斌的鬼嬰是不是從楊四娘的手里出去的。

    “半年前,有個叫曹斌的城里人在我這里買過一個。他先給了我三千塊,說鬼嬰如果有用,事成之后再給我三千。可那孫子在事成之后,打混爬說鬼嬰沒用,半年了,都沒把剩余的三千塊給我。”楊四娘說。

    “他沒有如約把錢給你,你就這么算了嗎?”我問。

    “我楊四娘的便宜,豈是誰想占就能占的?”楊四娘說著,從旁邊一個灰黑的泥罐里拿出了一根嬰兒的手指頭。那手指頭有些發黑了,上面還沾滿了暗紅的血液,看樣子應該就是陳剛家孩子的手指頭。

    “這么說,曹斌也是你害死的?”如果楊四娘說的是真話,鬼嬰案應該就算是真相大白了。

    楊四娘將嬰兒的手指頭塞進了自己的嘴里,嘎嘣嘎嘣地嚼了起來。

    “你說呢?”楊四娘陰陽怪氣地反問了我一句,然后又從泥罐里掏出了一根手指頭,問:“你要不要來一顆<!--中间广告位置-->?很好吃的。”

    “你個變態!”我捏緊了拳頭,就要向著楊四娘沖去。

    黃老頭一把拉住了我,說:“她不是變態,她是要跟我們拼命?不然,你以為她會把一切都說出來嗎?”

    在聽完這番話之后,我有些不解地看向了黃老頭,柳雨婷和徐所長也跟我差不多,不明白黃老頭這話是什么意思。

    “上次我給你們說過,那鬼嬰因為被斬了手指和腳趾,所以無手無腳,無法行動。現在,楊四娘把鬼嬰的手指和腳趾給吃了,那么她就會成為鬼嬰的手腳。鬼嬰就會像她手中的牽線木偶一樣,她想讓鬼嬰干什么,鬼嬰就得干什么。”黃老頭跟我們解釋道。

    “看來你是個明白人。”楊四娘說,說完后繼續在那里嘎嘣嘎嘣地嚼著手指頭。

    “你真以為就憑一個鬼嬰,我就拿你沒辦法了嗎?”黃老頭嘆了口氣,又搖了搖頭,說:“如果你還不收手,等你把鬼嬰的手指和腳趾全都吃進肚子里之后,我只要把那鬼嬰給破了,你就會被反噬。到時候,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你不要騙我這個老太婆,我老太婆雖然沒文化,但也知道殺人償命這個道理。我今天要么把你們全都弄死,要么就是自己死。就算我不被反噬,只要你把鬼嬰破了,我就會被警察抓,被抓去我也是個死。一條命賭你們四條命,值了!”楊四娘看來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

    “你就算殺了我們,一樣逃不掉!”黃老頭說。

    “在這深山老林里,就算是警察來了,也不是我的對手。只要弄死了你黃老頭,沒人抓得住我。我這么著急地弄死陳剛家的孩子,就是為了對付黃老頭你!”楊四娘攤牌了。

    這時,楊四娘大概已經把所有的手指頭和腳趾頭都吃完了,因此她沒有再把手指頭往泥罐里面伸了。

    楊四娘掀開了床上的被子,那被子下面有個布娃娃,給藍花布縫制而成的襁褓包著。

    “喔喂喂!喔喂喂!幺兒快點睡覺覺!”

    楊四娘抱起了那布娃娃,像在哄嬰兒睡覺一樣,輕輕地在布娃娃的身上拍著。

    突然,楊四娘將手伸向了布娃娃的大腿,然后狠狠地擰了一下。

    “哇!”

    布娃娃大聲哭了起來,它的兩只黑眼睛里,居然流出了兩行像鮮血一般的眼淚。

    這時,身后突然吹來了一股陰冷的風,把那腐朽的房門吹得嘎吱嘎吱的響。

    雖然這屋里有些昏暗,但因為這是下午,屋外有陽光,也不至于讓人感覺到黑。可是,在那冷風吹起之后,這個屋子不知怎么的,突然就變成了漆黑一片。

    屋子一黑,柳雨婷便緊緊地挽住了我的胳膊,然后將那瑟瑟發抖的身子靠在了我的身上。

    “夏一,你保護好雨婷,別讓鬼嬰傷到她了。”黃老頭的聲音傳了過來。不過,這聲音離我有些遠,莫非黃老頭已經追出屋去了。

    “哇!”

    一個眼珠子都已經掉出來了的,張著血盆大口的嬰兒突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張著嘴就要向我咬來。

    我拿出了銀針,一針朝著它射了過去。銀針“倏”地射進了嬰兒的嘴巴里,然后那嬰兒立馬便消失不見了。

    “啊!”

    柳雨婷驚恐地叫了一聲,一把撲進了我的懷里。

    “怎么了?”我問。

    “有東西抓著我的腳。”柳雨婷說。

    現在四周都是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見,我身上又沒有電筒,只有一個打火機。

    “啪嗒!”

    我打燃了打火機,打火機剛一點燃,便被一股不知從何處吹來的風給吹滅了。不過,借著剛才打火機打燃時那一瞬間的火光,我還是勉強地看清楚了,有一雙沾滿鮮血的,嬰兒的小手,死死地抱著柳雨婷的腳踝。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