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21章:迷煙竊嬰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21章:迷煙竊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黃老頭三下五除二就把那紙人給搞定了,我突然感覺有些不對。[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從黃老頭那輕松的表情來看,這紙人根本就對我們造不成多大的威脅,楊四娘讓它跟著我們來,并沒多大的意義。

    我明白了,楊四娘要跑,她肯定知道我們會回來找黃老頭,然后殺回馬槍回去收拾她。于是,她趕緊弄了個紙人出來,想拖住我們,以給她爭取逃跑的時間。

    我把我的想法說了出來,黃老頭和柳雨婷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咱們現在就去沙壩村,看能不能把楊四娘給堵住!”黃老頭說著,便進屋拿了一把鐵錘,然后就帶著我們出發了。

    在趕到沙壩村的時候,楊四娘家的大門從外面鎖上了,看來她果然是跑了。

    “咱們進屋去看看!”

    黃老頭說著,便用鐵錘一錘子把楊四娘家的門扣給砸開了。

    楊四娘屋里的東西并沒有搬走,只是人走了。至于那黑貓從墳里刨出的嬰兒的頭蓋骨,我們把楊四娘家里的每間屋子都找了個遍,也沒能找到,看來是被她帶走了。

    楊四娘跑了,本來已經查到了一些眉目的我們,立馬又陷入了迷茫。

    接下來的幾天,我和柳雨婷把龍岡鄉轄區內所有的村子都找了個遍,把能問的人都問了,可還是沒能打探到楊四娘的下落。那楊四娘,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楊四娘的男人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死了,她有一個兒子,名叫李強,在沿海打工,已經四十幾歲了,還沒討到老婆。

    我們要真是正在執行任務的警察,是可以到沿海去找李強的,可我們不是,我們沒有傳喚李強的權利。因此,從她兒子入手的這條路走不通。

    據黃老頭判斷,楊四娘應該還在龍岡鄉,只是在什么地方躲了起來。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楊四娘不可能一輩子這么躲著的,她早晚會露出馬腳。”黃老頭說這話的時候,頗有些無奈。

    三天后,沙壩村出事了,陳剛家的孩子失蹤了。陳剛的孩子剛滿半歲,晚上是睡在他和他老婆白桂花中間的。夜里陳剛和白桂花睡得很香,沒想到一覺醒來,孩子居然不見了。

    發現孩子不見之后,陳剛才看到自家的房門是開著的。也就是說,孩子很可能是被賊給偷了。

    偷錢、偷物的賊很多,可敢進屋在爹媽身邊把孩子給偷走的賊,還沒有人聽說過。

    這件事太離奇了,因此很快便在鄉里傳遍了,因為案情重大,鄉派出所的徐所長親自帶隊去了陳剛家里。

    黃老頭在聽說這事之后,說那偷嬰兒的很可能是楊四娘,于是立馬帶著我們去了陳剛家。我們到時,徐所長他們也在。徐所長他們已經來了大半天了,可還是一點兒眉目都沒有查出來。

    黃老頭圍著陳剛家的房子轉了一圈,然后又從門口到堂屋,再到陳剛他們的臥室,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番。

    檢查完之后,黃老頭問陳剛:“昨夜孩子是不是很反常,一夜都沒哭鬧?”

    “是很奇怪,平時他一夜至少要哭鬧十幾次,一會兒餓了,一會兒又要拉屎撒尿的。”陳剛說。

    “雖然反常,但你們也沒有引起警覺,而是迷迷糊糊的睡著了,還睡得很香甜?”黃老頭問。

    “嗯!”陳剛點了點頭。

    “在睡著之前,你有沒有看到屋里出現什么奇怪的東西,比如一縷白煙之類的。”看來黃老頭已經查清楚原因了,現在他只是在向陳剛求證。

    “是有一縷白煙,是從窗縫里飄進來的,很稀薄,我以為是霧氣,沒怎么在意。”陳剛說。

    “就是在那縷白煙飄進來之后,你便突然覺得很困,然后就睡著了?”黃老頭繼續問道。

<!--中间广告位置-->   “嗯!”陳剛再一次點了頭。

    “那白煙是迷藥,人要是聞了,就算是喊都喊不醒。偷嬰賊是在把你們迷住之后,強行打開了房門,進屋把孩子給抱走的。”黃老頭說。

    說完之后,黃老頭告訴徐所長說,他在窗戶外面發現了一些灑落的迷藥粉末,應該是偷嬰賊不小心灑落的。

    這時,我才發現,陳剛家的大門和臥室門都有被撬的痕跡。若是陳剛兩口子沒被迷藥給迷住,就算是睡得再死,也得被那撬門的聲音給弄醒。

    因為昨夜沒有下雨,加上陳剛家的地面沒有敷水泥,是泥地,因此看不到偷嬰賊留下的腳印。至于指紋什么的,鄉派出所沒那設備,肯定更提取不到了。因此,這個案子雖然有些線索,但還是不知道該往哪兒查。

    “是誰這么缺德啊?”

    “入室偷人孩子,這種人抓住應該敲砂罐!”

    “這些人販子太沒人性了,偷孩子。”

    ……

    在場的村民七嘴八舌地議論了起來。

    “大家分頭去找孩子吧!半歲的孩子聞了迷藥是很危險的。”黃老頭說。

    “去哪里找?”有村民問。

    “偷嬰賊在偷了孩子之后,為了避免被人發現,肯定不會走大路。因此大家去山上,或者那些小路上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些線索。”黃老頭說。

    村民們都是熱心腸的人,因此在黃老頭說完之后,立馬便分頭找尋去了。

    “走吧!我們也去找,沒人知道偷嬰賊躲在哪兒,我們只能廣撒網,看能不能網到。”黃老頭說。

    在我們離開的時候,徐所長派了一個民警回鄉場上去,說讓鄉政府發個通知,通知全鄉的人都留意一下,要是有空的,就幫忙一起找找。

    全鄉大搜尋進行了三天,在第三天下午,有個村民在一座荒山的巖洞外發現了一具嬰兒的尸體,然后去鄉派出所報了案。

    在接到報案之后,徐所長覺得這事很邪乎,于是立馬通知了黃老頭,讓他一同前去。當然,我和柳雨婷也跟著去了。

    嬰兒的尸體被人用黑繩掛在了巖洞外面的那顆大槐樹上。嬰兒的手指頭和腳趾頭被齊刷刷地砍掉了,額頭上還被鉆了一個小拇指粗的孔。

    “畜生!”黃老頭罵了一句。

    此時,徐所長已經叫人把嬰兒的尸體取了下來,經過確認,這就是陳剛的孩子。

    黃老頭說,那偷嬰賊偷孩子的目的就是為了養鬼嬰。正常情況下,養鬼嬰的人是用死去的孩子養的。也就是在孩子死后的第七天,把死嬰的魂給攝了,然后開始養。

    像這個偷嬰賊這樣,殘忍到把活著的孩子弄死,然后拿來養鬼嬰的,他這一輩子都沒聽說過。

    這孩子的陽壽未盡,在強行把他弄死之后,因為是枉死,所以孩子的魂魄立馬就會變成厲鬼,不好控制。因此,偷嬰賊在殺害孩子之前,先把他的手指和腳趾給斬了。如此,孩子在死后,雖然也會化成厲鬼,但卻是無手無腳,沒有行動能力,跑不掉的厲鬼。這樣,那偷嬰賊就能很輕松地控制住孩子的魂魄。

    至于孩子額頭上的那個小孔,黃老頭說是用來引魂的。

    這個案子的影響很大,徐所長立馬就報了上去。可是,上面很快回復說這案子還是交由鄉派出所處理。

    上面的意思很明顯,這個案子沒頭沒尾的,又涉及到封建迷信,不一定能查出個所以然來。因此,就把這責任推給了鄉派出所。不過,要是有什么需要化驗的,比如鑒定指紋之類的,上面還是會給鄉派出所支持的。

    在得到了上面的回復之后,徐所長立馬就找到了黃老頭,讓黃老頭幫忙。黃老頭沒有推辭,因此,我算是沾了黃老頭的光,成了鄉派出所成立的竊嬰案專案小組的一員。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