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5章:曹斌死了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5章:曹斌死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因為沒有死人,所以這算不上是案子。[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在收拾好了現場的東西之后,我們便回了局里。至于曹斌那家伙,我們準備次日再去找他。

    第二天,我剛走進辦公室,柳雨婷便告訴我說蔡晨讓我們去他辦公室一趟。

    “你們年輕人啊!就是沉不住氣,連是不是死了人都沒搞清楚,就開始往局里報。還好昨天是我去的,要帶隊的是別的領導,你們讓我的臉往哪兒擱?”蔡晨噼里啪啦地在那里念了一大堆廢話,中心思想就是我們昨晚讓他丟了面子,還耽擱了他的瞌睡。

    昨晚確實是我的失誤,因此在蔡晨說我們的時候,我沒有頂一句嘴。見我和柳雨婷都很聽話,蔡晨也沒有說太久,在問清楚為什么我們會去水塔那里之后,他讓我們去把曹斌傳來問問。

    就在這時,蔡晨辦公桌上的電話響了。他接了電話,“嗯”了兩聲,然后對我們說:“曹斌死了,他老婆剛打電話報的警,你們跟著刑偵組一起去現場看看吧!”

    曹斌的老婆前幾天回了娘家,今天早上一回家,便發現曹斌死在了臥室里。

    我們跟著刑偵組的警察進了曹斌的臥室,曹斌的尸體蜷縮在床上,胸口上插著一把小刀,身上蓋著商標都還沒來得及撕掉的襁褓,他的手背上被人用刀刻了個奶瓶的圖案。

    曹斌的死狀,可以說和蔣國強是一模一樣的。

    襁褓商標上有價簽,那價簽上有商場的名字,因此我們根據那價簽找到了賣那襁褓的商場。從商場里調取的監控來看,那襁褓是昨天中午的時候曹斌自己去買的。

    過了兩天,所有的化驗結果都出來了。那刀上只有曹斌的指紋,屋里的血跡也全都是曹斌自己的,而且我們在現場已經檢查過,所有的門窗都是完好無損的。跟蔣國強案一樣,從證據來看,曹斌是自殺的。

    同時,我們上次從水塔里拿回來化驗的嬰兒骨頭的化驗結果也出來了,那些骨頭沒什么異常,就是死嬰火化后留下的。

    次日,柳雨婷告訴我說曹斌那案子已經當成自殺給結了,我們專案組手里暫時沒有案子了。

    “那案子明明就不是自殺,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我對這種為了追求破案率罔顧事實的辦案方式很不滿,因此一時沒壓住火,對著無辜的柳雨婷吼了一句。

    “對我兇什么,有本事你去跟蔡晨吼啊!”柳雨婷瞪了我一眼。

    “去就去!”說著,我就大步流星地朝著蔡晨的辦公室去了。

    “你還真去啊?”柳雨婷一邊說著,一邊小跑著跟了上來,不過她也沒阻止我。我知道,柳雨婷跟我一樣,也是想把這一系列案子給查個水落石出的。

    蔡晨的辦公室門是開著的,他正坐在座位上看著報紙,我因為在氣頭上,所以沒有敲門。

    “蔡局。”我喊了蔡晨一聲。

    蔡晨抬頭看了我一眼,問:“有事兒嗎?”

    “曹斌和蔣國強那案子不是自殺,不能就這么結了。”我說。

    “你又查到了什么?”蔡晨有些不滿地看了我一眼,官腔十足地問道。

    “暫時還沒有查到,不過這案子還得往下查,若不將真正的兇手繩之以法,很可能還會死人的。”我把我的擔憂說了出來。

    “行!既然你們要查,那我就給你們專案組三天時間。但是,若三天之內你們查不出眉目,那你們這個專案組,就沒有再存在的必要了。”蔡晨這是在威脅我,想讓我知難而退。

    這個案子充滿了靈異色彩,如果不盡快結案,一直這么拖下去,影響會很不好。當然,這也不代表蔡晨不想查清楚這案子,不然<!--中间广告位置-->他不會給我三天時間。蔡晨是老刑警了,他知道要查清這種案子很難,而且,就算查清楚了,也不能把案情擺到明面上來說。給我三天時間,我要能查出來,那當然是最好的;要是查不出來,就用自殺把這案子給結了。對于蔡晨來說,無論出現那種結果,對他都只有好處,沒有害處。

    第一天,我和柳雨婷把兩個案子的資料仔仔細細地過了一遍。第二天,我們又去把案發地重新走訪了一邊。第三天,我們把凡是跟案子有點聯系的人都排查了一遍。

    在做完這些工作之后,我們只了解到了一個稍微算是有點用的新信息。這信息就是,曹斌的老婆本來是回娘家躲債的,可在曹斌案發的前一天,曹斌打電話給他老婆說他弄到錢了,讓他老婆回家。

    第二天,曹斌老婆一進家門,便發現曹斌死了。至于曹斌說的錢,她把家里仔仔細細地找了一遍,可卻一分都沒有找到。

    欠著一屁股爛帳的曹斌突然說有錢了,我覺得那所謂錢,很可能和曹斌約我們去水塔有關系。只是,曹斌老婆那里也沒提供別的有價值的線索,我們光憑這么一句話也查不出什么。

    三天時間到了,因為我們沒有查出頭緒,所以專案組給解散了。

    專案組解散的第二天,我去財務室領了我這段時間的工資。我工作了大半個月,雜七雜八地加起來有三千多塊錢。領完工資,我就滾蛋了。至于柳雨婷,她仍留在了局里,不過被調到別的部門去了。

    在我走出縣公安局大門的時候,柳雨婷追了上來。

    “你真愿意就這么把這個案子給放棄了嗎?”柳雨婷擋在我身前,問。

    “我都被開除了,已經不是警察了,我能怎么辦?”我說。

    “不是警察一樣可以查案啊!只要咱們把這個案子查出來,我保證讓你當上正牌的警察,進入正牌的專案組。”柳雨婷說。

    說實話,在專案組的這些日子里,因為有柳雨婷,我過得還是很開心的。其實,我舍得專案組,但卻舍不得柳雨婷。

    “我又不是警察了,對案子沒興趣。不過,你要是能跟我一起查,那還是可以考慮的。”我這話算不上是表白,最多只能算是暗中向柳雨婷表示表示好感。

    “那好,一言為定!”柳雨婷伸出了手,要跟我拉鉤。

    拉完鉤后,柳雨婷讓我等她一會兒,她去請個假,然后跟我一起去查案。

    等了十來分鐘,柳雨婷便出來了。

    “這么快就請好假了?”我問。

    “是啊!我現在是個閑職,根本就沒事做,請假很容易的。”柳雨婷不是個吃閑飯的人,不然她也不會請假去查案了。

    “從哪里開始查啊?”現在這兩個案件在我腦子里就是一團亂麻,我有些理不出頭緒。

    “昨晚我又去找了曹斌的老婆,聽他老婆說,曹斌在蔣國強死前,偶爾會和他一起去一個叫龍岡鄉的地方。所以,我們先去你的老家龍岡鄉看看,看曹斌他們去的那龍岡鄉,是不是你老家那個。”柳雨婷說。

    怪不得柳雨婷這么著急地就請了假了,原來她已經查到一些眉目了。

    龍岡鄉、鬼嬰、奇怪的自殺……

    把這些信息綜合起來,我立馬就想到了一個人,那人便是已經有四年多都沒有再搞什么鬼動作的楊四娘。這一系列的案件,和楊四娘會不會有關系呢?

    雖然田大莽那件事已經過去了四年了,但我始終認為,那件事沒有完,而且也不是那么的簡單。要知道,自從毀掉楊四娘的那些臟東西之后,黃老頭每隔幾天,都會往沙壩村跑一趟。他名義上是去轉悠轉悠,實際上是在監視楊四娘,看她有沒有搞新動作。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5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