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4章:白衣人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4章:白衣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是!蔡局,我們這就去整理案卷,然后歸檔。[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柳雨婷趕忙說了一句,說完之后就拉著我出了辦公室。

    “沒節操!”柳雨婷不尊重案件事實,見風使舵,討好領導的行為,讓她在我心中的良好形象瞬間就打了個打折扣。

    “節操能用來破案嗎?蔡晨想結案我們結了就是,反正結了案也可以繼續查。”柳雨婷說。

    說完之后,她拍了拍我的肩。

    “乖!別生氣,這案子我會跟你一起查清楚的。結案也就是走個過場,不影響什么的。”柳雨婷像哄小孩子一樣,輕輕用手撫摸著我的腦袋。

    被柳雨婷這么一弄,我也就把蔡晨那家伙給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第二天,我正在局里給專案組分配的臨時辦公室里整理鬼嬰案的案卷,穿著超短裙的柳雨婷花枝招展地來了。

    “咱們的車已經配下來了,想不想去試試?”柳雨婷拿著一把車鑰匙,在我面前晃了晃。

    “不會是破桑塔納吧?”局里的警車大多都是桑塔納,也有幾輛越野車,不過那是給領導配的。

    “不是,咱們可是專案組,能給我們配桑塔納嗎?”柳雨婷說。

    “走,去看看!”我雖然在讀大學的時候拿了駕照,但自從考過路考之后,我就沒有再摸過車。

    在走到停車場之后,柳雨婷指了指角落里停著的那輛漆都已經掉了,引擎蓋上有好幾個小坑的灰色奧拓對我說:“那就是我們專案組的配車。”

    “這破車?”我瞪大眼睛看著柳雨婷問道。

    柳雨婷很肯定地點了點頭。

    “還不如桑塔納呢!”雖然哥沒有車,但這么爛的二手破奧拓我還真瞧不上眼,開這車出去丟人,還不如擠公交呢!

    “本來是桑塔納的,誰叫你沒事兒頂撞蔡局啊!就因為你那兩句廢話,咱們的桑塔納搖身一變就成奧拓了。不過,奧拓比桑塔納個子小,可愛!”柳雨婷一邊說著,一邊樂呵呵地把玩著車鑰匙。

    “奧拓就奧拓吧!可咱們這是警車,至少得把漆噴成警車的樣子吧!”我說。

    “專案組還處于試驗期,因此嚴格說來,我倆還算不上是警察,因此這車不能噴成警車的樣子。”柳雨婷無情地給自認為已是警察的我潑了一盆冷水。

    “怪不得你每天都穿得這么花枝招展的,不穿警服,原來你跟我一樣,連件警服都沒撈到。”哥也是個樂天派,是很善于自嘲的。

    “咱們當警察又不是為了那警服和警車,只要能查清案件真相,讓兇手伏法,還受害者一個公道,不就夠了嗎?”柳雨婷說。

    這時,柳雨婷的手機突然響了。

    接完電話,原本眉開眼笑的柳雨婷,臉色突然沉了下來。

    “怎么了?”我問。

    “曹斌說他那里有重要線索,不過不便在電話里說,他約我們今晚十一點,在人民公園后山上的水塔里見面。”柳雨婷說。

    “若我們不去呢?”

    “那他就會把線索給爛在肚子里。”

    “你覺得這是個陷阱?”

    “嗯!”

    “線索往往都藏在陷阱里面。”

    “你的意思是?”

    “去!對付鬼,我還是很有信心的。至于打架嘛,我雖然沒受過專業訓練,但打小在農村長大,力氣還是有一些的。”

    在我說完之后,柳雨婷點了點頭,同意了我的建議。

    晚上十點半,柳雨婷開著那破奧拓,帶著我到了人民公園。我們走到水塔那里的時候,離十一點還有十來分鐘的時間。不過,我們到時,曹斌已經等在那里了。

    “我們來了,你說吧!”柳雨婷對著曹斌說道,同時機警地用余光打量著四周。

    “不急,還沒到十一點,到了我自然會說的。”曹斌淡淡地說。


    到目前為止,雖然曹斌只說了一句話,但我能聽出來,今天這個曹斌,和之前在審訊室里的那個曹斌是完全不一樣的。

    柳雨婷看了我一眼,我立馬回了柳雨婷一個眼神,柳雨婷點了點頭。

    “好!我們就等到十一點。”柳雨婷說。

    滴答!滴答!

    水塔里傳來了滴水的聲音。

    上次我們進水塔的時候,水塔里是沒有水龍頭之類的東西的。因此,這滴水聲應該是人為的。

    “水塔里有人!”我喊了一聲,然后一個箭步沖進了水塔。

    在水塔的正中間,吊著一個穿白衣的人,有鮮血從他的身上滴下來。那滴答滴答的聲音,就是那鮮血滴在地上發出來的。

    白衣人一動不動地掛在那里,看樣子是已經死硬了。

    “怎么回事?”柳雨婷此時已經跟了進來。

    “我也不知道,先打個電話給局里吧!”我說。我只會抓鬼,命案是重大案件,必須得上報局里。

    這時,曹斌仍是站在門洞那里,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微笑著看著我和柳雨婷。

    “這人是誰?是怎么死的?”我一把抓住了曹斌的衣領,對著他吼道。

    曹斌沒有回答我,只是把臉上的微笑變成了冷笑。

    要是我像別的警察那樣配得有手銬,此時絕對會把曹斌給拷上。我仔細打量了一下曹斌,發現他沒有任何鬼上身的跡象。

    上次我在挖走了那個小陶罐之后,這水塔里的鬼氣已經被我全都除掉了,可是現在,水塔里又充滿了鬼氣,而且比上次的還要重。

    吱吱……

    在水塔的西北角傳來了老鼠的叫聲,這叫聲有些詭異,我覺得很有必要過去看看。

    我怕曹斌再給我們出什么幺蛾子,因此在去找那老鼠之前,我在他的脖子上扎了兩根銀針,這樣他就暫時動不了了,而且鬼也上不了他的身了。

    現在的曹斌已經有些不正常了,要是鬼再上到他的身上,那可就麻煩了。

    我打開了手里的電筒,向著西北角慢慢地走了過去。我用手電在那角落里照了半天,發現了一只死老鼠。

    這老鼠是死硬了的,而且還發出了一些臭味兒,也就是說這老鼠不可能是剛死的。死老鼠是不可能發聲的,莫非剛才那老鼠叫是鬼給我制造的幻覺?

    “我電話打完了,蔡局已經帶著人趕過來了。”柳雨婷一邊說著,一邊從門洞外走了進來。

    “嗯!”我點了點頭,應了一聲,然后繼續在水塔里尋找那鬼的方位。

    “曹斌呢?”柳雨婷突然問了我一聲。

    我抬頭往剛才曹斌站著的那地方一看,曹斌居然不見了。

    “剛才他被我用銀針定在那里了,不可能跑掉啊!你有沒有看到他?”曹斌應該是在我找老鼠的時候跑掉的。

    那轉移我注意力的老鼠叫和曹斌的逃跑絕對有關系,我有一種感覺,我現在掉進了一張被人設計好了的大網中。

    這時,蔡晨帶著十來個警察趕來了。

    在蔡晨的指揮下,偵查工作進行得很有調理。有人在拉警戒線封鎖現場,有人戴著白手套在水塔里提取各種痕跡。

    “這地上的不是人血,是雞血。”那正在提取血跡的法醫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這吊著的不是人,只是個木偶!”法醫這話音剛一落下,那正在取吊著的尸體的警察也說話了。

    蔡晨看了一眼那木偶,他的臉色立馬就變得鐵青了。

    “不是說出命案了嗎?命案在哪里?就這種裝神弄鬼的東西,需要出動這么多警力嗎?你們專案組是干什么吃的,連是不是死了人都沒搞清楚就敢往上報……”蔡晨指著我的鼻子,把我給罵了個狗血淋頭。

    罵完之后,蔡晨說了句收隊,便把他帶來的警察帶走了大半,只留下了兩個人幫著我們收尾。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