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3章:結案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3章:結案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鬼嬰既然是人為的,那么它肯定是被人引到這里來的,因此,我敢斷定這鬼塔里肯定埋著某些東西。[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于是,我打開手電筒,仔仔細細地在水塔里找了起來。就在剛才鬼嬰出現的那地方,我發現了一堆亂石。這堆亂石表面上看著就是一堆雜亂的石頭,可是在我仔細一看,便看出了端倪。

    “警方當時在進行現場偵查的時候,有沒有檢查這堆石頭?”我把手電對著那堆石頭晃了晃,問。

    “一堆亂石有什么好查的?”柳雨婷有些不解地回了我一句。

    在警察眼里,這確實只是一堆沒必要查的亂石。怪不得鬼嬰案警方沒能查到頭緒,這么明顯的線索他們都能忽略,還能查出來個屁啊!

    “如果我沒猜錯,這堆亂石正好有十八塊,代表著十八層地獄。”我說。

    “你就胡扯吧!”那些亂石是重疊在一起的,而且大小不一,單就這么看是不可能看出到底有多少塊的。因此,柳雨婷質疑我也很正常。

    “不信你就搬開來數數,看我說的對不對。”我說著,就蹲在了那亂石邊上,一塊一塊地搬了起來。

    在我把亂石搬開之后,柳雨婷愣住了。讓柳雨婷愣住的,不僅是因為這亂石剛好是我說的十八塊,還有這亂石堆下面的景象。

    亂石堆下面是一層泥巴,在我用棍子把泥巴撬開一些之后,有一條一條的小石塊露了出來。

    “這應該是嬰冢,下面埋得有嬰兒的尸骨,不能這么草率地打開,我得回去準備一下。”說著,我便把那土給復了原,然后把石塊給搬了回去。

    弄完后,柳雨婷打車把我送回了公安局,并幫我找了間臨時宿舍,然后她就自己回家了。

    次日一大早,柳雨婷便來宿舍叫我來了。因為我們專案組沒有經費,所以我只能找柳雨婷借了點錢,去買了些香燭紙錢什么的。

    本來我們鬼醫降鬼是不用香燭紙錢的,但是那水塔里的是嬰冢,也就是嬰兒的墳墓。我要把那嬰兒的尸骨請出來,再怎么也得先給他上上香,燒燒紙吧!畢竟,這該做的禮節,我還是得做到啊!

    挖開嬰冢,對整個案件的偵破有多大的作用我不好說。不過,那嬰冢很邪,留在那里肯定還會有人受害,所以我必須得把它毀了。

    我和柳雨婷一起,把那嬰冢給挖開了,嬰冢里面有一個褐色的小陶罐,里面裝著骨頭碎片。通過肉眼來判斷,那骨頭應該是嬰兒的。

    “這骨頭需要化驗嗎?”柳雨婷問我。

    “你會化驗嗎?”我問。

    “我又不是搞化驗的,可以送化驗科去。”柳雨婷說。

    “破桑塔納都不給我們用,化驗科的能幫我們化驗這骨頭嗎?”在我的內心深處,咱們專案組就是小媽生的,在局里處處都要受打壓。因此我總覺得,無論什么事,都得我和柳雨婷親自干,別人都不會幫我們忙。

    “廢話,好歹咱們也是專案組,如果有必要,局里的資源我們都是可以用的。”柳雨婷說。

    “你就忽悠我吧!車都不給用,還局里的資源都可以用,你哄三歲小孩呢!”我說。

    “別貧了,辦正事!”柳雨婷看出來了,我這是沒事找事,故意在跟她抬杠。

    回到局里之后,柳雨婷立馬便把那小陶罐送化驗科去了。待柳雨婷送完小陶罐回來,我和她一起走進了審訊室。要想離真相更近一些,我們還是得撬開曹斌的嘴。

    “曹斌,我知道你愿意配合我們的工作,想把所知道的全都說出來。你什么都不說,是因為你害怕,你怕說出來我們不會信,還怕那東西會找你報復。”在進審訊室之前我就跟柳雨婷說好了<!--中间广告位置-->,這次由我來問,因此這話是我說的。

    我說完之后,曹斌沒有作聲,不過點了點頭。

    “那東西是個嬰兒,但不是一個活著的嬰兒,是鬼嬰。”我說。

    曹斌再次點了點頭。

    “水塔里那只害死蔣國強的鬼嬰已經被我們給除掉了,它不可能再來害你了,因此,你知道什么,就放心大膽的說出來吧!你之前瘋瘋癲癲的,是被鬼上了身,你身上的鬼都能被我們除掉,所以你要相信我們的能力。我們專案組,就是專門負責這種鬼案的。”我說。

    在我說完這番話之后,曹斌是徹底地放開了,把他知道的全都說了出來。

    在案發之前的那段時間,曹斌每天晚上都會做同一個噩夢。在夢里,有一個血肉模糊的嬰兒,咿咿呀呀地要他抱,如果曹斌不抱他,他就會張著那血盆大口,飛起來咬曹斌。

    不得已,曹斌每次都只能硬著頭皮把那嬰兒抱在懷里,然后像以前哄自家孩子睡覺一樣哄他。只要那嬰兒一睡著,曹斌就會驚醒,噩夢也就結束了。

    案發前一天的晚上,原本只會向曹斌求抱的嬰兒,突然開口說話了,他讓曹斌在第二天晚上的十一點,把蔣國強給約到人民公園后山上的水塔里去。嬰兒告訴曹斌,曹斌只要照做,他以后就再也不會來找曹斌了。

    曹斌因為生意虧損,到處都欠得有債,同時也欠蔣國強3萬塊錢。為了擺脫噩夢,曹斌打了個電話給蔣國強,約他晚上十一點在水塔那里見面,說還錢給他。

    在接到電話之后,蔣國強對時間和地點有些質疑。曹斌解釋說,他知道蔣國強現在急需用錢,所以就決定先把他的錢還了。至于時間和地點,那是因為自己債主很多,天天堵在家門口,得避開他們,才能順利把錢還到蔣國強的手上。

    曹斌雖然是說的謊話,但這謊話比真話還真,因此蔣國強就信了。

    晚上十一點,蔣國強去了人民公園,不過曹斌沒有去。

    在聽到蔣國強出事的消息之后,第二天夜里,那嬰兒再次找到了曹斌。不過,這一次無論曹斌怎么哄,都無法把那嬰兒給哄睡著。

    曹斌呢,就像是瘋了一般,一直抱著空氣,念著那句。

    “喔喂喂!喔喂喂!幺兒快快睡覺覺……”

    曹斌知道的就是這么多,能說出來的他全都說了。我大致可以肯定,曹斌說的這些話是真話,不過他還有沒有沒說的,我還拿不怎么準。

    曹斌是個普通人,他是不可能搞出鬼嬰這種東西的,因此在審完之后,我們便把他給放了。

    案子有了不小的進展,柳雨婷立馬就寫了份報告,交給了蔡晨。

    過了兩天,蔡晨把我和柳雨婷叫進了他的辦公室。

    “你們倆不錯嘛!老刑警都沒破掉的案子,被你們兩個年輕人破了,很不錯!這次專案組立了大功,局里決定給你們配輛警車,以后方便工作。”蔡晨很高興地對著我們說道。

    破案率代表著政績,所以在我們破了案之后,作為我們主管領導的蔡晨肯定是很高興的。

    “蔣國強雖然是鬼嬰害死的,但那鬼嬰很可能是人為的,因此這案子還不能算破了吧!”我這人天生不是當官的料,因此只會說大實話,不太會說官場上的話。

    “小夏啊!咱們警察辦案講的是證據,不能靠猜想。”蔡晨淡淡地回了我一句。

    我明白蔡晨的意思,如果這案子不結,繼續往下查,要是查出來了還好,若是查不出來,這案子不就又成了死案了嗎?這樣,原本已經提上去的破案率,又得回到原點了。

    “可是案卷總不能寫是鬼害的吧?”我說。

    “寫自殺啊!”蔡晨像看傻逼一樣看著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