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章:棺材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5章:棺材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人都是怕死的,聞到了死亡氣息的我,因為恐懼,嘴巴都已經嚇得顫抖起來了,我的上下牙相互撞著,在黑暗里發出了那咯咯咯的聲音。[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突然,我感覺到又有一雙手向著我的脖子靠了過來,那雙手好像是貼到了掐住我的那雙手上。這是什么情況,楊四娘是嫌一個僵尸的力氣不夠大,又弄了一個來伺候我嗎?

    “是我,不要怕。”黃老頭的聲音傳了過來,看來他還活著,我還以為他死了呢!

    “嘎嘣!嘎嘣!”

    那掐著我脖子的大手的手指頭被一個一個地掰開了,我的脖子終于是從那大手里掙脫了出來。雖然此時脖子還是很痛,但至少我能自由的呼吸了,我不會死了。

    一道光射了出來,黃老頭打開了手電筒,然后遞了個打火機給我,讓我去把棺材下面的長明燈給點燃。

    雖然我一看到那棺材就覺得滲得慌,但為了讓這屋子能亮一點,我還是乖乖地拿著打火機過去了。在我打燃打火機去點那長明燈的時候,楊四娘對著我冷哼了一聲,不過在冷哼之后,她也沒有再做什么。

    長明燈一點燃,整個屋子便都有了那微弱的光亮。這時我才看清楚,屋里沒有僵尸,除了楊四娘、黃老頭和我之外,還有一個人。

    那人的嘴張得很大,大得可以塞一個大土豆進去;他的眼睛已經鼓出來了,就像牛眼睛似的;他的臉是卡白卡白的,就像死人的臉一樣,沒有任何的血色。

    那人的雙手平舉著,雙掌虎口相對,還保持著剛才掐我脖子的姿勢,不過手指頭被人為地掰直了。

    他的脖子上、手腕上被插了好幾根銀針,明晃晃的,我一看便知道,肯定是黃老頭弄的。

    這人我認識,他就是那中邪的田大莽。此時田大莽就像個木頭人一樣,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看上去十分詭異。

    “我給你一天時間,你最好是自行收手,若是明天你自己不把那些臟東西毀了,我后天還會來的。”黃老頭說。

    楊四娘只是冷冷地看著黃老頭,沒有說話。就在這時,我好像聞到了尸體發臭的味道,那味道就是從那棺材里飄出來的。

    “你把田大莽背起來,我們把他送回家去。”黃老頭對著我說了一句。

    “我背?”田大莽現在看上去就像個僵尸一樣,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雖然我背得動他,但心里卻硌得慌。畢竟,無親無故的,誰愿意背這種死人一樣的人啊?

    “你不背還要老子背嗎?”黃老頭瞪了我一眼,然后轉身就往門外走。

    “黃老頭,你倒是搭把手啊!”見黃老頭撒丫子跑了,我可不敢一個人跟楊四娘和那棺材在這屋里待著,于是趕緊把田大莽扛在了背上,追了出去。

    “干嗎不今晚就把楊四娘的臟東西給毀了啊?還給她一天時間,你就算給她十天她都不會自己毀了的。多拖一天,就多一分危險,你知道嗎?”追上黃老頭之后,我因為心里憋著一口惡氣,就雞蛋里挑骨頭似的數落起了他來。

    “你懂個屁!今晚要不把田大莽給救回來,他就永遠都這樣了。你以為老子不想今天就把楊四娘這事給了結了啊?這救人如救火,拖不得,懶得跟你這個屁都不懂的臭小子說。”黃老頭雖然嘴毒,但還是跟我把原由說了。

    “我本來就不懂屁,你懂,你懂誰的屁是香的,誰的是臭的!”我現在是越來越喜歡黃老頭了。我不喜歡他別的,就喜歡跟他斗嘴,一跟他斗嘴,我就覺得很歡樂。

    “老子哈兒拿個苞谷壺壺把嘴巴給你揍到,免得你娃兒亂放屁!”被惹生氣的黃老頭給我來了句言子。“哈兒”是“一會兒”,<!--中间广告位置-->“苞谷壺壺”是“玉米核”,“揍到”是“塞住”。

    “要得,要拿煮熟了的糯包谷來揍喲,黃包谷是喂豬的。”在黃老頭面前,是不需要講什么節操的。

    “要得呀!你等到嘛!”說慣了普通話的黃老頭,在說重慶話的時候,那是別有一番喜感。用這種歡樂的對話來對付恐懼感,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在這歡樂的對話中,我和黃老頭很快便來到了田大莽的家門口。田大莽家的大門是大開著的,看樣子剛才田大莽在出去的時候沒有關門。

    “劉蘭香,劉蘭香!”黃老頭一邊喊著,一邊用手里的電筒在屋里亂照。

    黃老頭喊了半天,見沒人答應,便讓我先把田大莽背進里屋,把人給救了再說。

    一進里屋,我便看到劉蘭香蜷縮在墻角發抖,看樣子是被什么給嚇著了。

    “怎么了?”黃老頭問。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劉蘭香一邊顫抖著身子,一邊重復著這句話。

    “看來今晚我們不用睡覺了。”黃老頭說。

    說完之后,黃老頭讓我先把田大莽放到床上,然后再把劉蘭香給抱到旁邊的涼板上去。

    在被我抱上涼板之后,劉蘭香還在那里喋喋不休地念著那句“不要殺我”。這時,黃老頭從包里取出了銀針,分別在劉蘭香的額頭、脖子,還有別的一些地方扎了幾下。在扎完之后,劉蘭香便不再胡言亂語了,而且還很神奇地睡著了。

    “劉蘭香只是被嚇著了,明天早上應該就能好,不用去管她。不過,田大莽這邊倒是比較棘手,我只能暫時穩住他的魂。要想讓他恢復正常,必須得把楊四娘家的臟東西給毀了。”黃老頭說。

    說完之后,黃老頭又拿出了一些銀針,在田大莽身上扎了起來。剛才在給劉蘭香扎針的時候,黃老頭在扎完之后是全都拔下來了的。在田大莽這里則不一樣,黃老頭把扎的針全都留在了田大莽的身上,現在田大莽身上插著好幾十根銀針,就像個刺猬一樣。

    扎完針,黃老頭告訴我說沒事了,不過我們得等到劉蘭香醒來,把田大莽交給她之后才能走。

    “老子扎針耗神,先睡會兒。你先不要睡,把田大莽守著,要是有異常就叫我。我最多睡半個小時,等我睡醒了你再睡。”黃老頭這話一說完,立馬就一屁股坐到了藤椅上,打起了呼嚕。

    一秒鐘就睡著了,還打起呼嚕來了,有這么快嗎?雖然我認為黃老頭是裝的,但是我也不能說什么,只能苦逼地看著那臉色慘白,像死人一樣的田大莽。

    床頭柜上有個小鬧鐘,現在是兩點一刻。黃老頭說他最多睡半個小時,我決定多給他十五分鐘,要是他三點還不自覺地醒來,我就把他給叫醒。

    雖然我的上下眼皮已經打起架來了,但我還是強撐著,瞪大眼睛守著田大莽,畢竟這事太邪乎了,疏忽不得。

    好不容易熬到了兩點四十五分,黃老頭果然沒出我所料,仍舊在那里打著鼾,沒有絲毫要醒的意思。

    我說過會多給黃老頭十五分鐘的,所以在到了時間之后,我選擇了忍。

    滴答!滴答!

    雖然黃老頭的鼾聲很大,但小鬧鐘的聲音也是很有穿透力的。鼾聲與小鬧鐘的合奏,雖然不如和弦樂那般美妙,但好歹是讓我在萬般無聊中找到了一點趣味兒。

    三點了,黃老頭還沒醒來,看來我必須得有所動作了。

    我走到了黃老頭的身邊,附在他耳朵旁邊喊道:“黃老頭,起床了。”

    我喊了半天,黃老頭繼續在那里打著鼾,我也不知道他是真的睡得很死,還是故意裝的。跟老流氓耍無賴,我承認我耍不過他,只能認栽。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