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4章:楊四娘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4章:楊四娘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舀來了水,遞給了黃老頭,黃老頭接過水瓢之后就開始把那水往門軸里倒。[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這是干嗎啊?”看著黃老頭很專業的樣子,我那好奇心又不合時宜地冒出來了。

    “你不知道這木板門在推開的時候會嘎吱嘎吱的叫嗎?給門軸灌點兒水,開門的時候就不會有聲音了。”黃老頭說。

    這時,黃老頭又變戲法一般拿了一把薄薄的小刀出來,把那小刀從門縫里伸了進去,然后開始一點一點地撥門閂。

    我最開始還以為黃老頭只是會治病呢,沒想到這做賊,他也是有一手的啊!

    “哐當!”我聽到了門閂落地的聲音。因為農村房子的地面是土,不是水泥地,因此那門閂在掉到地上之時的聲音并不大,要不是我離得近,估計不會注意到。

    “第一次做賊吧?”我問黃老頭。對于一個老手來說,在撥門閂的時候,是絕對不可能把門閂給弄到地上去的。

    “廢話,老子又不是賊!”黃老頭瞪了我一眼,然后開始試著去推那大木門。因為門軸里被黃老頭灌了水,所以那大木門還算是比較爭氣,在黃老頭推它的時候,它沒有嘎吱嘎吱地叫。

    推開了那門,黃老頭帶著我成功地溜進了楊四娘家的灶房。因為咱們是來做賊的,所以黃老頭沒有把手電筒給打開,故而灶房里顯得黑漆漆的。不過,打小在農村長大的我,早就習慣了這種黑了,還是能勉強摸清楚方向的。

    這灶房是連著堂屋的,在連接處有一個門洞,不過沒有門,因此我和黃老頭很容易地便進到了堂屋里去。

    黃老頭輕手輕腳地在堂屋里觀察了一圈,什么都沒發現,便慢慢地走向了那連著里屋的門。這扇門是虛掩著的,黃老頭趴在那門縫上往里面看了起來。黃老頭大概是看到了什么東西,因為他自從趴到那門縫上面以后,表情就變得很認真,很嚴肅了。

    我也想看看那屋里到底是個什么情況,于是我也輕手輕腳地靠近了那門縫。因為此時黃老頭是弓著身子的,我又不能跟他搶地盤,所以我要想看到里面的情況,只能是蹲下來。

    屋里擺著一口棺材,在棺材的頭上,掛著白幡。棺材正下方,點著一盞長明燈。此時,有個老太婆,她應該就是楊四娘,正手持三根香,在對著那棺材磕頭。

    楊四娘家死人了嗎?若是死了人辦喪事,不是應該全村的人都回來嗎?而且,這棺材不是應該擺在堂屋里嗎?

    無數個問號從我腦袋里冒了出來,這里有棺材,也就是說應該是死了人。田大莽腳上有血跡,黃老頭帶著我追查到了楊四娘家,莫非棺材里躺著的那位是田大莽殺的。田大莽殺了人,然后那人變成鬼上了田大莽的身,于是田大莽中邪了?

    “嘎吱……”

    楊四娘在上完了香之后,慢慢地把那棺材蓋給滑開了一個小口子,然后將手伸了進去。過了大概十來秒鐘,楊四娘把手從棺材里抽了出來。此時,她的手上拿著一個白色的小紙人,那小紙人是從棺材里拿出來的。

    楊四娘用紅線把小紙人綁在了一根立著的木棍子上,然后嘰里咕嚕地念了起來,我也不知道她念的什么。她一邊念,還一邊拿出了小刀在小紙人的身上扎。

    “干什么?”

    黃老頭斷喝一聲,然后一把推開了門,大步走了進去。

    “少管閑事。”楊四娘淡淡地回了黃老頭一句,然后開始用那小刀,在小紙人的身上劃了起來。

    “凡事都有個度,你若是現在收手,我可以既往不咎。”黃老頭說。

    “關你屁事!”楊四娘呸地<!--中间广告位置-->對著黃老頭吐了口口水。

    “田大莽不就挖了一個小土丘稍微影響了一點兒你那生基的風水嗎?你有必要這樣置他于死地嗎?”黃老頭是一個道理能講通,就盡量講道理的人。

    “惹我的人,就得死。”楊四娘說這話的時候,把她那滿是牙垢的大黃牙磨得咔咔咔的,就像是要吃人一樣。

    “你能不能講講理,你既然知道那小土丘影響到了你生基的風水,那你在田大莽挖的時候,應該跟他明說啊!田大莽也不是個不講道理的人,你跟他說了,他自然就不會挖了。”劉蘭香說過,田大莽在挖那小土丘的時候,楊四娘來看過一眼,不過她沒說什么。

    “他自己做錯了事,憑什么要我提醒他。”我算是聽出來了,楊四娘就是個完全不講道理的人。

    “田大莽挖的那小土丘不是你家的吧?據我所知,那小土丘是塊荒地,不屬于任何人,因此田大莽就算挖了,那也沒人管得著,你憑什么因此去害他?”在蠻橫無理的楊四娘面前,黃老頭這個老想著以理服人的家伙,有些有理講不清了。

    “那地也不是他的,憑什么挖?”楊四娘一句話就給黃老頭噎了回來。

    田大莽就挖了半邊小土丘,楊四娘就對他出了狠招,今天黃老頭惹楊四娘不比田大莽惹得輕,可是楊四娘還沒有要對他出招的意思,只是在跟他鬼扯。由此可見,楊四娘應該還是有些忌憚黃老頭的。

    “不就是挖了個小土丘嗎?扯這么半天,填回去不就得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便插了這么一句嘴。

    “風水講究渾然天成,挖了就壞了,壞了就無法修復了。田大莽讓我死后不得安寧,我也要讓他活不成。”楊四娘這話讓我很無語,田大莽就挖了一個小土丘,她就死不安寧了。若是那小土丘是她掛掉之后被人挖的,她莫非還得從墳里爬起來跟那人拼命?

    “挖都挖了,你換個地方埋不就是了嗎?真麻煩!”跟這種蠻不講理的人,我覺得道理是講不通的,因此我就吼了楊四娘一句。

    “你也得死!”楊四娘惡狠狠地對著我說道。

    “死你媽個逼!你這瘋老太婆,你以為你是誰啊?想讓誰死就讓誰死,你她媽以為你是皇帝,整個世界都得聽你的,你想殺誰就殺誰。老子告訴你,老子不怕,有本事你就把老子弄死啊!弄不死老子,老子就讓警察來抓你!”我讓那楊四娘給氣瘋了,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這種人啊?

    “楊四娘,我也不想跟你廢話了。我話已經跟你說清楚了,你要是還不收手,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相對于我來說,黃老頭算是比較有涵養的了。

    這時,我聽到背后傳來了嗒嗒嗒的腳步聲,還沒等我轉過頭去,我的脖子便被一雙大手給掐住了。

    “我要你死,你就得死。”楊四娘說。

    她話音一落,我便感覺那雙掐著我脖子的大手變得更有力了。我立馬用手去掰那雙大手,可是那雙大手是那么的有力,無論我怎么掰,它都像一把鐵鉗一樣死死的把我給鉗著。

    我現在有些出不了氣了,那雙大手從觸感上來看,應該是一個男人的手,不過那手是冰冷的,沒有一點兒溫度。掐住我脖子的是僵尸嗎?會不會是那棺材里躺著的那位,可是剛才我沒有聽到棺材蓋打開的聲音啊!

    這時,楊四娘拿起了一把蒲扇,對著棺材底下的長明燈扇了一下,那長明燈熄了,整個屋子變得黑黢黢的了。唯一的三個亮點,就是楊四娘剛才上的那三炷香。

    黃老頭在干嗎啊?他那邊沒有任何的聲音,他是不是也被另一個僵尸給掐住脖子了啊?我的腦袋現在無法轉動,因此我看不到身后黃老頭的情況。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2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