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章:血腳印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3章:血腳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背后……”就在我正納悶的時候,黃老頭突然來了這么三個字。[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此時我是背對著那墳的,因此黃老頭這么一說,我立馬“啊”地叫了一聲,然后撒丫子就開跑。

    見我被嚇著了,黃老頭立馬就“哈哈哈”地大笑了起來。我回過頭一看,發現屁都沒有。我知道我是被黃老頭給耍了,于是指著他的鼻子罵道:“你個老流氓,故意嚇老子!”

    黃老頭在墳頭上折了根樹丫子,順手就是一下,打到了我的背上。

    “老子是你師父,在老子面前,你只能自稱小子,不準給老子叫老子!”黃老頭一邊教訓著我,一邊又是一樹丫子打到了我的背上。

    黃老頭在打我的時候,是高高舉起,輕輕落下,因此我并不怎么痛。再加上確實是我不對,好歹他也是我的長輩,所以我就沒有躲,也沒有還嘴什么的。

    “老子今天晚上不想理你了。”黃老頭說著,把手上的樹丫子給扔了,然后開始往回走。至于那血腳印,黃老頭什么都沒有跟我說。

    第二天,因為昨晚去墳山折騰了大半夜,睡得晚,所以早上我就沒起來,在床上睡懶覺。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黃老頭的聲音突然傳來了。

    “夏一,起床了,太陽都曬屁股了。”黃老頭一邊用他那大嗓門吼著,一邊直接把我身上蓋的被子給掀了。

    自從承認了這個師父之后,黃老頭在我這里就不把自己當外人了,那是想揍我就揍我,想掀我被子就掀我被子。

    在被黃老頭從床上揪起來之后,我被迫跟他一起去了沙壩村,去看那中邪的田大莽。

    我們到田大莽家的時候,田大莽正躺在床上說胡話,他老婆劉蘭香正在用熱毛巾在給他敷額頭。

    劉蘭香說,田大莽之前一直都是好好的,可是三天前的那個晚上,田大莽出了趟門,回來之后就變得瘋瘋癲癲的了。

    “那天回來的時候田大莽是不是光著腳的?”黃老頭突然對著劉蘭香問道。

    “嗯。”劉蘭香點了點頭,說。

    “他雙腳上是不是沾滿了血跡?”黃老頭又問了一句。

    黃老頭這么一問,我立馬便明白了,那墳地里的血腳印,應該是田大莽留下的。

    這時,劉蘭香突然愣了一下,然后立馬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說:“沒有沒有。”

    “你要不說實話,我就幫不了你了。”黃老頭冷冷地看了劉蘭香一眼。

    從黃老頭這態度來看,莫非那田大莽是去傷了人,或者是殺了人。可是,我沒有聽說附近哪里有人被殺了啊?

    “真沒有。”劉蘭香咬了咬嘴唇,擠出了這三個字。

    雖然劉蘭香嘴里不承認,但是她臉上的不安已經把她給出賣了。我可以肯定,劉蘭香絕對是看到了田大莽雙腳上的血跡的。

    在聽到了劉蘭香的這個回答之后,黃老頭立馬就轉身要往門外走。

    “等等!”在我和黃老頭就要走出院門的時候,劉蘭香突然喊了這么一句。

    “大莽不會有事吧?”劉蘭香用試探的語氣,小心翼翼地對著黃老頭問道。

    “你不說實話他就有事。”黃老頭的態度有些強硬。在我看來,他此時不像是個赤腳醫生,更像一個查案的警察。

    “那天田大莽回來的時候,腳上是有血。”劉蘭香終于是把實話說了出來。

    “在出事之前,田大莽每天都做些什么,到過什么地方,你詳細地跟我說說,不要有任何的遺漏。哪怕他什么時候去上了廁所,只要你能回憶起來,都得跟我講。”黃老頭說。

    經過了剛才那一出,劉蘭香已經徹底地被黃老頭給收服了。因為,在這十里八鄉,能把中邪的田大莽給救回來的,只有黃老頭一人。所以,劉蘭香一邊回憶,一邊給黃老頭講起了田大莽<!--中间广告位置-->做過的事。

    從劉蘭香的講述中,黃老頭大概是沒聽出什么疑點,于是他便讓劉蘭香帶著他,把田大莽近些天到過的地方都去看一遍。

    從臥室到豬圈,我們跟著劉蘭香把她家前前后后逛了好幾圈,黃老頭還是什么疑點都沒有發現。這時候,我感覺黃老頭也沒那么神嘛,看了半天還是不知道原因。甚至,我還以為黃老頭就是個招搖撞騙的家伙,他只是一個赤腳醫生,治治普通的小病還行,真的是撞了邪的人,他也是沒辦法的。

    現在,我和黃老頭已經被劉蘭香帶到了她家的自留地,劉蘭香說在出事之前,田大莽一直在翻這塊地。在這塊地的邊上,有一個被挖掉了半邊的小土丘。

    “那是怎么回事?”黃老頭指著那小土丘,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

    “那邊本是荒著的,田大莽說荒著也是浪費了,所以就把那小土丘給挖了,把這地拓寬一點兒。”劉蘭香說。

    “哦。”黃老頭點了點頭,然后指著小土丘正對著的墓碑上沒寫字的墳問:“那生基是誰的?”

    “生基”是我們那里的方言,指的是活人的墓。一般上了年紀的老人,子女都會提前請風水先生來幫老人把地看好,然后把墓修好,不過那墓的墓碑上不會刻字,墓也不會封。

    “楊四娘的。”劉蘭香說。

    “我得回去準備幾天,田大莽不會有事的,你放心。”黃老頭說。

    說完之后,黃老頭就帶著我離開了沙壩村,這不僅讓劉蘭香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就連我也讓黃老頭給搞懵了。

    “田大莽腳上有血,那血腳印是不是他留下的啊?”我問。

    黃老頭點了點頭。

    “田大莽是不是殺了人啊?”雖然我已經不是三歲小孩了,但是我的好奇心并不比三歲的時候小。

    “你想知道?”黃老頭反問我。

    “嗯。”我很鄭重地點了點頭。

    “今天晚上十一點,在家門口等我,我帶你去揭曉答案。”黃老頭說。

    我不得不在心里承認,黃老頭對付我的辦法那真是一套又一套的。之前他用流氓罪來壓我,這次又用好奇心來誘惑我,不管他用什么招,我都顯得那么的無力,只能選擇聽他的。

    晚上十一點,我準時出現在了我家門口。我剛一跨出家門,就看到了迎面走來的黃老頭。跟上次一樣,黃老頭的手里仍舊拿著一只手電筒。

    “我們又去墳山找鬼嗎?上次在那地方沒見著鬼,這次是不是得換個地方找啊?”這大半夜約我出來,除了去找鬼,我真想不出還能干什么。

    “找屁個鬼,老子這次是帶你去做賊的。”黃老頭說。

    “做賊?”我瞪著大眼睛看著黃老頭。

    黃老頭沒有再搭理我,而是打著手電,大步朝外面走了。黃老頭這嘴向來是不靠譜的,我知道他是胡說的,于是便趕緊跟了上去。

    這一次,黃老頭沒有帶著我去墳山,而是帶著我去了沙壩村。黃老頭把我帶到了一棟土墻房子的后檐溝那里,然后指了指那關著的灶房門,對我說:“就是這里了。”

    “咱們真是來做賊的啊?”我問。

    “廢話,老子會閑得沒事兒逗你玩嗎?”黃老頭壓著嗓子白了我一眼。

    “這是誰家啊?”我問。

    “楊四娘。”黃老頭說。

    “偷什么啊?”我知道黃老頭不是壞人,他肯定不會帶我進去偷楊四娘的財物,因此我很好奇我們要進去偷什么。

    “反正不是偷人,快給老子去那邊的水缸里舀一瓢水來。”黃老頭說著,拿手電對著那水缸晃了晃。

    “舀水來干什么啊?”我問。

    “你給老子是十萬個為什么嗎?再亂問老子就把你的流氓罪捅出去,讓警察抓你去坐牢!”被我問得有些不耐煩的黃老頭,再次對我使出了絕招。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7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