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留情刀俏美人 > 第二部第一卷修真世界 第四百七十二章 感 言

第二部第一卷修真世界 第四百七十二章 感 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本書完!

    我知道也許這本書算是爛尾了,但是我還要感謝一直以來那七八個人的支持,是你們七八個人讓我堅持寫到了現在,其實我感覺也不能算是爛尾,最起碼這是一個美好的結局。

    新書已經準備差不多,到時候會在群里通知的,麻煩看書的幾位朋友加下我的群141214623。

    先讓大家感受下新書的無恥吧!

    這是一本豬八戒保護美女的書,當然不在是種馬文,而是這一生只為一個女人付出一切的故事。

    還記得那本斗戰勝佛混花都,它比之更加的精彩絕倫。

    第一章

    “嬸,只要你應承了,這一千塊錢就是你的了。”

    看著跟前風韻無限,讓朱燦眼饞許久的女人,從兜中掏出十張大鈔來重重的拍在炕上。

    張翠花眼睛一亮,原本掐腰挺直帶著怒氣的身子微微扭動之下軟了下來,還悄悄的飛了個媚眼“朱燦,你把嬸當啥人了,咋能辦那事。”

    “兩千!”朱燦從兜中又掏出十張大鈔來拍在了上邊。

    咕嚕!張翠花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腰肢扭動緩緩的往前走了幾步,手想抓向鈔票,又微微的有些猶豫縮了回去,眼神不舍的挪動看眼窗外“這大白天的,門沒有插,窗簾沒有掛,萬一讓人瞧著不好,到時候李強你叔知道了咋辦。”

    “三千!嬸,這可是俺的底線了,上城里找個女人也沒有這個價錢。”朱燦再掏出一千重重的拍落。

    “小燦燦.....嬸咋那么稀罕你呢,快躺炕上,嬸去插門。”張翠花徹底的軟了,往朱燦懷中一倒一把把炕上的鈔票緊緊的抓在手中,交代一聲扭身要出門而去。

    朱燦肆無忌憚的摸上一把,嘴角口水直個流,連連的點頭“嬸,快點,俺等你。”

    鈴鈴....就在倆人都要按捺不住的時候,座機電話突然的響起,張翠花臉色不悅,嗔怒的抓起電話,沒有好氣的喊道“誰啊?”

    “你吃彈藥了,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電話里的聲音很大,傳來了李強那破鑼嗓子。

    “沒事掛了。”張翠花太著急賺那三千塊錢了,不由催促出聲,就要把電話掛斷。

    可話筒剛剛的離開耳朵李強的聲音在次響起“我讓朱燦給你捎回的三千塊錢你拿著沒?”

    “啥?這三千塊錢是你讓他捎回來的?”張翠花的架勢要暴走了,尤其是那眼睛都要噴出火來,胸前兩個大家伙忽閃忽閃的不住起伏。

    朱燦見事情敗露,那還敢做美夢,暗罵一聲叔多事,問個啥,還不信著俺了,悄悄的退出房間,扭身就跑。

    “朱燦,你個小王八頭,老娘今個閹了你,看你還想不想跟老娘上炕。”

    跑出她家沒有多遠的距離,就聽到了張翠花那撕心裂肺的吼叫,不由跑的更加歡實起來,一頭扎到了村西頭的草垛里。

    朱燦,今年剛剛二十歲,因為家里沒錢,初中畢業就沒有在去上學,其實主要還是學習不好,老師一講課這眼睛就打架,睡的那是一個踏實,可下課的時候,這精神頭立馬就來了,沒有辦法,學習不好,只能去工地里邊干小工。

    這不前陣子跟著李強叔到縣城的工地里邊干了兩個月,雖然賺的不少,但是一天臟兮兮的,又累又沒女人看,實在憋不住八月節開工錢的時候就回來了,順帶把老叔捎回的錢也一并拿了回來,親自交給了嬸。

    其實叫叔,叫嬸,就是一種稱呼,沒有絲毫的血緣關系,朱燦是憨厚,老實人,雖然愛錢,喜歡女人,但也是守信之人。

    偷偷的從草垛里邊探出腦袋,見著張翠花那婆娘扭著大屁股氣呼呼的返回家中,才鉆了出來,收拾下身上的艸渣,憨厚一笑哼著小曲溜達的回家而去。

    心中知道這個悶虧張翠花是吃定了,反正她是村里出了名的<!--中间广告位置-->浪蕩女人,村長免費那么多次不也受著。

    回到家中還沒有聊上兩句,老娘就開始數落起來,反正就是對門的二狗子如何如何的出息,一年給家拿回多少錢來,而自己是個游手好閑的廢物,白吃飽,連人家腳趾頭的泥都不如。

    那二狗子有啥能耐,不就是上大城市當個保安嗎,小時候沒少修理他,就那體格子一只手拽著弟弟就把他收拾了,還保安,能保住自己個就不錯了。

    懶得聽,也懶得在去犟嘴,直接拿起門口的耙子出門而走,這幾天正趕上秋收結束,去地里糊弄糊弄摟摟地,也落個耳根子清閑。

    可耙子剛在地上摟了沒到三兩下,就狠狠的往地上一摔,坐到地頭上掏出煙準備抽上一根,看著盒里剩下的三根,不由一陣肉痛,這煙可是狠心花了錢買的,留著撐門面呢。

    不行!這樣混下去也不是法子,得找個門路,整天在家白干活不說,又累又挨數落還不落下好。

    忽然想起二狗子來,那樣的都能去當保安,自己更不是問題,不如讓他幫幫忙,想到此處趕緊站起身。

    可就在這時,突然感覺身后一股勁風襲來,還沒有明白咋回事后腦一陣劇痛傳來,腦袋一歪直接扎在了地上。

    “啊....呸....”朱燦半響才算緩過神來,從地面爬起身,摸著疼痛欲裂的后腦,吐掉嘴中的泥巴,怒目而喝“你娘個球的,誰打俺悶棍?”

    可是扭頭看去,身后哪有人,活動下脖子眼神不由落到地面一把鐵耙上,這不是自家拿來的那把,眼前的鐵耙寒光四射,比自家的要略長上一截,前方的九根齒牙成倒勾之狀,在正前方還有一個不知名的兇神頭像。

    “上...寶...三點水加個心念啥....金...最后一個又念個啥?”沒有文化真可怕,初中畢業的文化程度,確實認得字不多,瞪眼看了半天也沒有認出耙柄上的字來。

    管它是啥玩意,反正打了俺,它就是俺的了,伸手拽向耙柄,呲牙咧嘴的叫喚半響,愣生生的擠出三個響屁來,居然紋絲不動,咋這沉呢,那剛才是誰丟來的,得有多大的力氣,又為啥干了一下,沒有被砸死呢?

    不行,這玩意這老沉,必須得弄回去,就是賣廢鐵也能值個不少錢,沒準真能跟張翠花那婆娘搗鼓一頓。

    農村人這脾氣就倔,越干不成的事,越鉆牛角尖,耙柄不能拿動,跑到前邊扣著耙齒縫隙往上拉,嘴里還喊著號子‘你是俺的小呀小蘋果,怎么耐你也不嫌多,紅紅的笑臉溫暖俺的心窩,點亮俺生命的火火火火火....”

    朱燦很會找節奏,趕著點一下下的往上拉,尤其是到了**的時候,一個火一下,可是最后火沒了,手卻被磨的火辣辣的疼,手掌都見了血絲。

    而就在要撤手的時候,突然感覺這牲口好像咬了手掌一口,牙根都傳來鉆心的疼,想要撤回手掌卻被牢牢的吸在了上邊,身體的血液在急速的向外流淌。

    “放開俺...俺的...俺的血臭,俺半年都不洗一次澡,求求你了,你換個人行不,村東頭張翠花那婆娘的血才好喝呢。”朱燦終于知道啥叫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不管兩只腳咋踹,咋蹬,就是無法掙脫,朱燦被嚇哭了,他還不想死,還想倒騰個女人,把身子貢獻出去呢。

    可這耙子就是不肯放開,眼神漸漸模糊起來,呼喊的力氣也越來越小,在恍惚之中彷如看到了頂端那只兇神的猛獸對著臉面吼叫一聲,然后就被它吞入口中昏了過去。

    不知過去多長的時間,刺目的陽光讓朱燦漸漸復蘇了過來,活動下身體頓時一愣,迅速的站起身,在原地轉了幾遭,咋沒事了?

    對了那個耙子呢?

    原地啥也沒有,好像這里從未發生過任何的事情。

    朱燦撓著腦袋啥也想不明白,拖著自家的耙子一步步的帶著思索走向二狗子家。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655/115815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