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乘凰 > 第一卷孵化篇 0032 絕代佳人和七個大惡魔

第一卷孵化篇 0032 絕代佳人和七個大惡魔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柱擎天,山海域四大邪山之一,極度崇尚男性某物,縱情陰陽交合。

    教主陽六郎有佳麗三千,自然子女無數,其中有九十九個后輩最為出色,大都是藍場魂場大能。陽大郎因專注于丹藥,實力算是最不濟的了。

    來的這七個男子,分別是陽六郎、陽七郎、陽十一、陽十三、陽三五、陽四七和陽九三。那個壯碩男子正是陽六郎。

    陽六郎隨意地裹著鮮艷的紅袍,袒露著胸膛和腹部堅實成塊的肌肉,熱情而性感,一看就知是馳騁疆場的好手。

    “夕仙子,跟我回一柱擎天,我讓你做我的第一愛姬!”

    陽六郎高大威猛,嗓音雄渾哄亮,強搶良家少女的事,他做著竟顯得豪邁大方,倒像是英雄好漢行仗俠義一般。

    夕琴天生麗質,令人心搖,莞爾笑道:“這位壯士,你遲了一點點,夕琴剛剛有了男人,怕是難以從命了。記得以后不要再遲到了哦。”

    陽六郎并不惱怒,哈哈一笑,問道:“是哪個不長眼的小子,敢搶我們一柱擎天的女人?”

    夕琴將云飛揚讓到前面,為他撫去兩頰的卷發,拉著他的雙手,竟像是千年未見的戀人,眸含秋水,深情地凝視著云飛揚。

    山海第一美女,艷絕古今,竟然對那個紫發小子如此用情,看得在場眾人,包括先前沒能突破魂場陣門數千人,無不瞠目結舌,寂靜半晌過后,一陣嘩然。

    “夕琴選了云飛揚?一個剛剛晉升橙場雄霸的廢物?這……怎么可能?”有人質疑。

    “夕琴美則美矣,就是太膚淺,我這么有內涵,她卻欣賞不來。”有人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我幸好沒有被夕琴看上,呵呵!看吧,一柱擎天的人會把他扁成渣的。”有人自我安慰過后還要幸災樂禍。

    夕琴容顔絕美,如仙玉精心雕琢而成,看得云飛揚心血翻騰,不能自拔。

    努力避開夕琴的目光,云飛揚心緒稍平,很明白自己當下的處境,心中叫苦不迭:

    愛姬呀,此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你這般心急,不是故意讓為夫招恨嗎?會為夫會被拍死的,你會變寡婦的。

    “是紫頭發那個小子嗎?嘿,小子,姬仙子以后跟我了,你有意見嗎?”陽六郎言語很隨意,像是在和云飛揚商量,卻有無窮威壓。

    “嘿,大叔,你都一大把年紀了,還這般好色不要臉,這樣不好。看看你那縱欲過度的樣子,快些回去體養吧,小心折壽哦!”云飛揚以相同的口氣,不卑不亢地道。

    一個橙場雄啟小修士,怎么敢如此叫板一位長老級高手?他色迷心竅不要命了嗎?頓時一石激起千層浪,云湖千人騷動,夕琴也投來異樣的目光。

    “哈哈哈,六哥,你今天遇到刺頭了。”

    上方飛船中,一直自顧自地與美女尋歡作樂的六位,頓時也來了興趣,丟開懷中美女,走向前來,分立陽六郎左右,個個奇形怪狀,卻有高手氣勢。

    云飛揚不是不知死活的傻瓜,只是,生命、美女和男人的尊嚴,他都不想失去。

    云飛揚賭了:夕琴精心籌劃來到萬丈城勾引自己,應該會護自己周全;她剛剛能潤物細無聲般化去自己的魂場火拳,自然有相當的實力,或許能護自己周全。

    “好小了,你找死!”

    陽六郎臉色驟變,居高臨下,一掌拍下,魂場磅礴洶涌,有鋪天蓋地之勢,竟似要將仙曲香舟上所有人籠罩在內。

    英才俊杰們都極不仗義,眨眼間逃離了仙曲香舟。賀寶大喝了一聲,本想要拖著云飛揚一起逃開,卻被云飛揚拒絕了。

    云飛揚也很惜命,只是裝逼的話已經說出口了,絕不能逃。

    他果敢地揮出巨劍無常,帶動著澎湃的火之魂場,呼呼作響,勢不可擋地刺向天空撲下的魂場巨掌。

    當然那一劍對于陽六郎來說,只是螳臂當車。不過已經足夠了,在火之魂場的光芒衍映下,云飛揚紫發飛舞,顯得無懼無畏,威武不屈。

    夕琴終于出手了,她杏眼一轉,俏臉一凝,素手玉臂向上一揮,射出十數條白練,糾纏著變化成了美麗的白色化瓣,虛化變大,向巨大的掌印奔去。

    “嘭!”

    魂場花瓣和魂場巨掌相碰撞,強大的魂場余波鋪展開來,衍射出耀眼的光華,將廣闊的云湖照耀得如同白晝。

    眾人無不震撼,魂場大能的一次試探,竟然有如此大的威能;而更讓眾人感到震驚的是,夕琴仙姿迭貌,溫婉嬌柔,實力竟然和一位大教長老不相上下。

    “夕仙子,我倆才是絕配。那小子太弱,收作侍童都不夠格,你何必如此維護?”

    陽六郎對夕琴能接下那一掌,似乎并不意外,嘴上調侃,動作卻未停頓,他話音未落,緊接著又是一掌拍下,<!--中间广告位置-->氣勢磅礴,威能大增。

    夕琴依然花容月貌,嬌俏動人,并無懼色,長袖飛舞,揮出朵朵潔白花瓣,與魂場巨掌撞出絢麗光華。

    云飛揚被夕琴護在身旁,雖然將巨劍無常舞得虎虎生威,可是魂場實力太過懸殊,竟如泥牛入海,對陽六郎的巨掌起不到絲毫遲緩作用。

    陽六郎似是不想傷著夕琴,掌力只是逐漸加強。漸漸地,夕琴花容失色,玉容雪膚有了晶瑩的汗漬,似乎有些支撐不住。

    那些所謂青年才俊,遠遠地看著,還評頭論足。太他媽蛋不仗義了,必須將他們拖入戰斗!

    云飛揚掩去壞笑,鄭重其事地向僧者名正喊道:“名正兄,陽大郎已經收在你那銅鐘之中,快快將他煉化,切不可讓一柱擎天的人救了去!”

    陽大郎雖然猥瑣丑陋,實力也不怎么出眾,然而他在丹藥方面的造詣,讓得他在一柱擎天有相當特殊、相當重要的地位。

    陽七郎高挑消瘦,魚桿一般,幽藍的魂場塑著他的四肢,讓得他瞬間變高變大,直至半個身子聳入云端,大腳板照著名正踩去,簡單而直接。

    名正實力青場飛天,雖不能力抗,卻有足夠的速度躲開那一腳。他自然識透了云飛揚的小計謀,卻也無法計較。

    云飛揚繼續喊道:“化連寅,你們神仆的職責不是除魔衛道嗎?就這般藏頭露尾,真是給九岳丟臉,給晝山夜海丟臉!”

    化連寅天縱之姿,驕傲無比,如何受得了這番激將,當下揮舞戰戟加入戰斗。他戰意騰騰,整個人如青銅澆鑄,威風凜凜,猶如戰神降臨。

    “揚揚,**蛋泡妞不要命也就罷了,還有要拖著胖爺跟你陪葬!”

    夕琴和云飛揚剛剛秀恩愛,賀羨慕嫉妒恨,百爪撓心,此時卻不能不講兄弟義氣。他且不論任自己的實力是幫忙還是添亂,揮著斧子便向陽六郎砍來。

    “哥哥,快出手幫夕琴姐姐呀,這可是天賜的英雄救美的機會,可不能讓紫毛把夕琴姐姐給搶走了!”

    蕭靈兒皇帝不急太監急,噘著嘴,跺著腳,催促蕭逸仙出手,明擺著拉郎配。

    蕭逸仙白衣飄飄,縱身而起,如白鶴騰空,天瀑長劍揮出,灑下一道天藍色的光輝,截下從上方飛船上躍下的陽十三。

    緊接著化連辰、萬三千、湯胥引、魁梧蠻子和周燦夫婦等等,大部分青年才俊都加入了戰斗,為博些除魔衛道的虛名,或為博美女夕琴一笑。

    風流雅趣的風月聚會,瞬間演變成了一場千人參與的大戰,夕琴和夕琴的傾慕者們,對戰一柱擎天的七位魂場大能。

    夕琴護著云飛揚,一人獨戰陽六郎,青年才俊七八人合力一處對戰一人,黃場修士打游擊一般,半天才瞅準一次機會,發出一次不痛不癢的攻擊。

    一柱擎天臭名昭著,這種人多勢眾的討伐戰,誰都不甘落后,即使是橙場修士和紅場士,也使勁地吶喊,表名自己的立場。

    然而一柱擎天七人力戰千人,竟然絲毫不落下風,當真是無比彪悍。他們全身藍色魂場狂暴地燃燒,如幽冥地火,將每個人渲染得如妖如魔。

    “噗——”

    一個黃場修士被陽七郎直接踩死在仙曲香舟的甲板上,成為肉泥,沒有慘叫,只是血肉飆飛的聲音,雅致的仙曲香舟也染上了鮮艷的色彩。

    “吱——”

    一個綠場和諧修士被陽九三當空劈成了兩半,劃拉聲輕且刺耳,沖擊人的聽覺;兩片血紅向左右兩邊分飛,灑下一陣血雨,沖擊人的視角。

    “哧……”

    陽十三揮著一把死亡鐮刀,幽藍的魂場將刀芒幻化到二十余丈,一刀橫揮而過,十幾顆橙場修士和黃場修士的人頭如草芥般割飛,尸身噴著鮮血墜入云湖。

    他們參加了一場正義的戰斗,這或許會成為他們驕傲的資本,可他們付出的代價是生命。

    云飛揚在夕琴的庇護下,裝模作樣地揮著巨劍無常,對戰斗起不了太大的作用,純屬裝逼,只為守護男人的自尊,只為表達偶像的不屈。

    然而當上方的鮮血如夏天的陣雨,一陣一陣地灑到他的身上時,他非常震憾:龕古怎么會如此血腥慘酷?生命怎么會如此脆弱無常?

    自己作為被屠殺的一方,對心靈的沖擊,完全不同于在焱池之中在比奧摩撒的誘導下屠殺魂場焠煉失敗的少年,云飛揚的內心幾乎崩潰。

    天空中,橙黃綠青藍各色魂場,點綴著紅色的鮮血,絢麗得有些晃眼。也許只有讓自己的色彩成為主調,自己才能主宰自己的生命,才會看到世界美好。

    這種感讓得云飛揚不由自主的握拳,咬牙,狠狠地咽下一口口水,重重地呼出一口氣,心中再一次吶喊:

    必須快速提升實力,榮耀或者死亡,沒有茍且!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631/115129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