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二章 知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小李眼里崔萍是愈發的膽大了。小李講,前幾天她來了幾位客人,沒向主任匯報也沒和分管后勤的主任商量,直接安排到縣委招待所吃飯,花了2000多元。主任和分管后勤的主任,因為是誰批準的問題沒有搞清楚,相互撕扯了好長時間。小李的話不可全信,主任與副主任不可能因為這事存在誤解,這只能說小李不太了解縣辦的運作模式。崔萍敢這樣做,一定有人安排,出于某種原因沒有必要讓他們倆知道。我也曾經干過這樣的事,直接來源于領導安排,比較私密的那種,我沒有必要挨個匯報把本來很隱秘的事張揚得誰都清楚,那樣我還混不混吶,領導對我怎么看,還可以相信我嗎?至于所花費的資金,縣辦不報銷領導自有給我解決的門路,非得讓縣辦負責啊!以崔萍的聰明勁兒,她肯定不會做出讓主任和副主任記恨的傻事,退一步講,即便是崔萍不給他們兩個主任打招呼,憑自己的級別她也有權力安排啊。在縣辦,我們主任副主任都有自己的地種,不存在你犁我一米,我反過來耙你三尺的情況。后勤這一塊在任何單位都是責任田,像那些盡義務鋤地、打藥、施肥的事,不是誰分管誰也不干,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更別說從地里收取果實了,崔萍不知道這些啊?長期在機關混的人,都成了老中醫,誰給誰號脈,誰給誰下藥大家心里明鏡似的,只是嘴上不說。給人給已留條退路這一點沒人教都會。我以前告訴梁子縣辦復雜,也是基于這方面的因素,畢竟喜歡斷章取義偷窺隱私的人多,喜歡冷靜分析光明正大的人少,一點小事就能整出若干個不同的版本來,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嘛。我敢肯定崔萍這事處理得沒錯,在她眼里,嘿嘿,算啥事啊!

    明天組長要去省城,我到主任辦公室接洽有關事項,開門的是崔萍。

    我笑道:“資深美女,今天看上去更加美麗啊,你到底用的什么駐顏術,怎么不見老呢?”

    “你這個小范,你是夸人家還是損人家啊?崔萍天生秀骨,啥都不用也靚麗啊!”主任接著話茬道。

    崔萍洋溢著嬌態很是嫵媚地說:“你們倆合伙欺負人呀,我沒有招惹你們啊?”

    我走過去趁她不防備,猛地在她臀部擰一下說:“長這么漂亮不就是讓人招惹嘛,不欺負你,我們欺負誰?”

    主任大笑道:“小范說得對,能被人欺負也是件‘幸福’的好事啊!”

    崔萍嗔怒道:“沒有一個好人。小范損我,主任您也開玩笑,不理你們了。”說著話,還不忘幽怨地瞪我一眼,舞動著不太曼妙的身姿離去。

    主任說:“對你有意思吧,臨走還給你使暗號的呢。”

    “我怎么沒看見。”

    “只要后院不失火,我也沒看見。”

    “逢場做戲而已,這樣的金絲雀我養不起。”

    “想養,你得有錢啊?準備好了?”

    “按要求已準備好。過來請示,您還有沒有其它吩咐?”

    “沒有。給老板講一下,省社科聯把那篇文章發表了,如果時間允許和他們聚聚也行,沒空了就拉到,我先前已經和他們見過面了。”

    “哪篇文章?”

    “你不知道?”我搖搖頭。主任繼續說,“發展涉農工業那篇,我以為是你捉刀的呢,看來是他親自動手。范主任,咱們還需要加強文字工作啊!”

    “您批評得對,是我做得不好讓您費心了。”

    “等你回來后,組織召開個文秘人員會,再強調強調吧。”

    “行。那我先走了。”

    “一路順風。”

    “謝謝。”

    和崔萍開玩笑,是厲英媽教我的。她說,對于崔萍那樣的人不能太正統,你越正統她越煩。偶爾開個玩笑,鬧個曖昧,多點摩擦,她往往很高興。也就是你要想法滿足她的優越感,造成你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就是整天圍著她轉的小兄弟,讓她對你不設防,這樣你們倆就不存在隔閡了。

    我說,陷進去了咋辦?

    媽劈頭一巴掌叫道,你敢!咋那么笨啊,不就是游戲嗎,誰當真啊?

<!--中间广告位置-->    萬一您閨女當真了怎么辦?

    她氣得咬牙切齒甕聲甕氣地說,你不告訴她呀,你這個榆木疙瘩!她已經成老太婆了,我女兒那點不必她強啊,你們倆如果弄假成真,我還不是一般的瞧不起你!

    我嘿嘿笑著說,媽,我傻啊,伺候著家里一條狼,我再引進一只虎啊?

    媽照我屁股上狠狠踢一腳,罵罵咧咧地說,我白養活了你,還把你當兒子看。

    縣里到省城也就三個小時的車程。趁領導赴有關單位協調項目的機會,我給政法學校的同學聯系,想把小六子交代的事辦了。

    剛一接通電話他便問道:“想我了?”

    “沒有。”

    “那你打什么電話?”

    “在你的地盤,找你聊聊。”

    “來省城了?”

    “在賓館呢。”

    “等下我去接你。”

    “好吧。”

    一見面他就嚷嚷道:“你老是用一個,煩不煩哪?”

    “指電話號碼還是指人?”

    “都有。”

    “換號碼太麻煩,我崇尚簡單;等厲英不換思想時,我再換人。”

    “你咋不換思想?厲英還可以吧?”

    “談不上可以不可以,按部就班,波瀾不驚。”

    “都一樣。”

    “不對吧?聽說你很有激情啊。”

    “身不由己,走錯路了。嘿嘿。”

    “注意點吧二哥,別把自己整進去了。”叫他二哥,是因為在大學時我們翻撲克牌決定的長幼順序,其實我比他還大幾個月呢。

    “你提醒得晚了兄弟,哥已經不能自拔了。”

    畢竟是省城,看似一個不顯眼的地方走進去卻別有洞天。二哥作東,我坐在他旁邊,加另外兩個男的三個女的,總共七個人。

    二哥介紹說:“姓蔡,轄區片警,我們的片長;姓劉,本轄區村長。他拍了拍其中一個美女告訴我,這是你‘二嫂’。”

    我連忙站起來,握住她的手淡淡地說:“失敬,原來二哥的知己是你啊,望你多體諒兄弟禮數不周。”

    二哥說:“看看我這兄弟,是不是還有發展潛力啊。”

    ‘二嫂’接道:“那還用你說。我這個兄弟果然與眾不同,是個風流倜儻的大帥哥啊!”她嗲聲嗲氣的拍我一下,弄得我渾身起雞皮疙瘩。

    今天這場飯局,二哥沒把我當外人看,即便妖冶的女子在場,他也不忌諱不隱瞞,真是陪我吃飯的。席間,各種軼聞趣事黃段子,各種家庭瑣事小動作,真的假的,假的真的,亂作一團麻!只有我煢煢孑立形影相吊,陪著傻笑坐著傻吃,好像一個不解風情的土包子,直把‘二嫂’心痛得非要給我找一個,嘴里還嘟嘟囔囔說連個知心知骨的人都沒有,你這還叫生活啊,連活著都不配,不如死了算了。我則如坐針氈,恨不得早早離開。

    “不就是那個事,很好辦。”二哥醉熏熏地說,“讓你‘二嫂’陪你一會兒。”

    我連忙躲一旁,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兩條煙塞到‘二嫂’手里說:“讓她陪我,你舍得啊。”正說著話,‘二嫂’冷不丁地抓一把我的襠部很是豪氣地說:“我不陪他,軟得象面條似的沒勁兒!”

    我看著他摟著‘二嫂’深一腳淺一腳的離開,心里酸酸的!二哥啊,你哪是在走路,分明是在躲陷阱啊,萬一掉進去再想爬上來可就不容易了,我的好兄弟!

    我不是一個坐懷不亂的人,也不是那么的光明磊落,心里時常也有陰暗齷蹉的時候,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偶爾也想玩點曖昧,調劑調劑心情。但我不喜歡那種單刀直入直奔主題的角色,向往“劃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的意境,而這種意境不能說沒有,即便是有也是我緣份淺沒遇到。如遇到,我雖不能像愛德華八世一樣拋家舍業摯愛無敵,但至少刻骨銘心的來一次“天地合,乃敢與君絕”,上演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傳奇,還是能做到的。但是,梁子除外。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623/11476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