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一章 焉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您好清閑哪,看什么呢?”梁子推門進來,笑吟吟地說。

    我抬頭答道:“這么開心有好事啊?”

    “能有什么好事啊?過來向你學習。”

    “謙虛。說吧,有什么需要我來解惑的?”

    梁子沒有接話,徑直走過來,斜身往電腦跟前湊,我往后靠了靠讓出空間。

    她看了一眼屏幕說:“噢,歷史啊。”

    “文史不分嘛。”

    “上下五千年,喜歡那一時期啊?”

    “從史前到當下都喜歡,比較偏重人文。”

    “孺子可教也。”

    “你說什么?”她做個鬼臉,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她接著說:“我有一個看法,五千年的文明史實際上是一部政治文明史。在突顯政治文明的同時,也呈現出文人騷客的家國情懷,或悲壯,或婉約,或慷慨,或忿悶,這即是一部智慧史,也是一部血淚史啊!”我點了點頭,示意她坐下。

    她很自覺的打開煮茶機,邊說邊麻利地準備沏茶,頭也不抬地繼續說:“即融入了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生存技巧,也蘊藏了先賢列祖洞悉人性的過人謀略,讀史鑒今,汲取營養,減少失誤,增加智慧。你也是個小隱士啊。”

    “高抬我了,稱不得隱士,頂多是一愛好者,若能在汲取營養的時候,提升自身素質,彌補自身缺陷,做到古為今用已是難能可貴了。我僅僅是鑒賞古人的經略罷了。”

    她微笑道:“這也是一個好的托詞。當今官場哲學,什么厚黑反經之類,無不是吸納前人哲思而成,即便如你笑談的愛好者也不乏其人。目的是借古人韜略,行自己手段,看似大隱其心,實則是想治人。這不是‘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的思想嗎?”她笑中帶嚴肅,措詞嚴謹地繼續說道,“往往有人認為汲取書中營養,可以明世理窮真理,可以謀國事救蒼生,道理簡單做起來難。一知半解的閱讀,似是而非的明理,總認為自己已掌握真言,可以縱橫捭闔吐故納新了。殊不知其學其知,僅為浩淼沙海中的一粒,就這還大言不慚肆無忌憚地用在一已之私,用在伐謀上位上,能有幾人真正把營養變成素養,做到勤勉謀事,勤儉做人,勤奮守業、勤勞發展啊。”

    她的一番慷慨陳詞我也感同身受。可當下我做不得出類拔萃,做不得憤世嫉俗,只能按部就班盡心竭力。

    接過她遞過來的一杯茶,我正襟危坐的面對她,由衷地說:“你如此年輕能有此番認識,便知你書沒少讀也沒少思考,未來歲月里希望你不要走偏了。”

    她幾乎笑出眼淚地說道:“我亦非圣賢,想打破桎梏很難啊。平生無它求,順心安康而已。當然,如上次機會我能伸手摘到時,我絕對不會放過。無有,則相夫教子慢慢變老,不啻是一種選擇。”

    我心想,今兒梁子有些悲觀,不會有什么事吧。嘴里卻說:“若能踩上凳子,甚至搬個梯子采摘還是可以的。稍縱即逝的是機會,恒久不變的是等待啊。”

    “謝謝你的提醒。我本無意插柳,若命運讓我綠樹成蔭倒也不拒絕。誰讓我心中還有那么一點自負呢,哈哈。”

    “嘿嘿。”

    “今天我看你不忙,多坐一會兒好嗎?”

    “有美人香茗陪伴,求之不得。”

    “你是過來人,我想請教在你心中哪位歷史人物給你影響最大呢?不包括政治人物喲。”

    “陸游。”

    “原因?”

    “一個忠誠的愛國志士,一個忠貞不渝的詩人。”

    “何以見得?”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此身行作稷山土,猶吊遺蹤一炫然。”

    她悵然答道:“是啊,‘人間萬事消磨盡,只有清香是舊時。’竟然是如此的深沉,莫失莫忘地老天荒啊。”

    “你呢?”

    她并沒有回答我,沉吟道:“有一首小詩很美,我讀來您聽一聽,‘聞歡下揚州,相送江津灣,愿得蒿櫓析,交郎到頭還。’怎么樣?”

    “那什么灘,對不起,想不起來了。”

    “《樂府詩集》舞曲。那呵灘。”

    “慚愧,好像還有下曲吧?”我笑起來問道。

    “是啊。”她臉紅紅地說。

    我明白了她的心境,這首完整詩歌描繪了一個悲涼的愛情故事,其結局是情淡緣淺,終究要天各一方。梁子應該遇到了情事,可能是無法釋懷來我這兒訴苦,抑或是尋求我的幫助。也是,像她這樣年輕漂亮又那么<!--中间广告位置-->快越級提拔,不引來眾人的猜測和臆想反倒不正常,她這一時期究竟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啊!即無法傾述又無人理解,只好悶在心里自己慢慢去融化,其痛苦難以言表。我該怎樣去幫她呢,先給她釋懷怎么樣呢?

    我笑道:“梁子啊,”她抬頭看著我,“蕭太后知道吧,”她點點頭,“譽滿天下,謗滿天下。世人無不知道韓德讓的,蕭太后受影響了嗎?她的偉業受影響了嗎?歷史評價低嗎?不,反而更加真實,更加豐滿。你是要一時的好口碑得過且過呢,還是要雁過留聲讓人懷念呢?我希望你不要怕也不要畏縮,按照既定的目標活出一個全新的自己,不也很成功嗎?是金子就不要怕眾口灼,愈發閃亮不更好!”

    梁子眼圈發紅近乎哽咽地說:“我不是她,我是小女人,我做不來啊大哥。”

    待她情緒穩定,我轉移話題道:“她有一篇詩文寫得不錯。”

    “是,女人的心境而已。”

    說完話,她默默地收拾起茶具來。好長時間后自言自語地說:“可我沒有韓德讓啊?”

    我笑道:“咱不找韓德讓,找一個知己吧。眼界放寬一些,網撒開一些,說不定還真有一堆好牛糞在那兒等著哪。”

    她噗嗤笑道:“在找到之前,恐怕鮮花已經枯萎了。”

    “梁子,”我居然很是深情地喊道:“人,一輩子總會遇到這樣或那樣的困難,有些困難我們能夠克服,有些則不能克服,不能克服的我們就等等,然后再去想辦法解決。實在解決不了,那我們就換一種思考方式重新檢視自己,這時突然就會發現一些所謂的困難,僅僅是我們的心境幻象造成的,說不定還是機遇呢。你獨自一人打拼走到現在,默默忍受了好多痛苦和悲傷吧,還有什么困難不能克服啊?你主要是對自己信心不足,過于擔心他人觀感而已。”

    她似乎要落淚地說:“大哥,我承受的壓力太大已經不堪重負了。”

    “哪有你說得那么嚴重。我看可以啊,年紀輕輕,單位主官,還那么漂亮動人。你總得為他人考慮考慮吧,哪方面都比不上你,還不讓人家給你施加點壓力啊。只是過過嘴癮罷了,得不到就使勁貶低唄。”

    梁子凄然笑道:“那也別拿我開涮啊。”

    “你優秀嘛。你要是混得不像個人,我保證照樣會有人詆毀你,瞧不起嘛。”

    “這世道啊,總是那么讓人傷心。”

    “社會不就是這樣嗎?‘讒人之簸弄挑唆,情形雖若甚迫,茍淡而置之,是自消矣。’咱不說這些傷感的事情了,說點其它的好不好?”

    “不好。有些事沒法兒給你說。”

    “那就不說,心情好些了?”

    “嗯。”

    “我請你吃飯吧?”

    “好吧。”

    和梁子來到‘在水一方’后,她才完全恢復到以前的狀態。

    她笑容燦爛地說:“這個地方有點曖昧啊,說,帶我來這里什么目的?”

    “放棄煩惱,放松心情,不為博得汝歡顏,只求伊人過得好。”

    “這話說得我小感動。”

    “先別感動。想吃啥?”

    “吃了不胖的,富有營養的,貴得嚇人的,味道鮮美的。”

    “標準不高啊,要不來點鮑魚粥,外加點時令小菜?”

    “可以吧。”

    “聽口氣似乎有點勉強啊?”

    “嘿嘿。”

    “來點酒?”

    “二兩紅酒。”

    “行。”

    “你的錢夠不夠啊?”

    “別提這個庸俗的話題,誤了這美好時光。哥為了你啥都舍得。”

    “還是有目的吧?”

    “放心。你的‘人身’安全是我考慮的首要問題。”

    “這還差不多。”

    “你以為我干什么?”

    梁子低下頭喃喃地說:“沒什么。”

    “梁子,有一首詩詞不錯,想不想聽聽?”

    “你說。”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謝謝。”

    “我這里也有一首,想聽聽嗎?”

    “可以。”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梁子聲情并茂的吟誦,眼角有些濕潤。我則趴在桌子上不敢直面她。心想,我絕對是個二百五。可我究竟為了什么呢?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623/114763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