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情唐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不過一介匹夫

正文 第三十二章 不過一介匹夫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原來人上了年紀會更易傷感,這是南墻最近才明白的道理。

    近百歲的老神仙竟像孩子一樣,老淚涕零。馮老道拉著崔翁的袖管,怎么都不肯放開,南墻很想知道,兩人年輕那會有過怎樣一段交情。

    世間離別大抵如此,一個依依不舍,一個非走不可。

    “老道今年癡長九十有六,你我可還有相聚之時?”

    “你這老賊忒也墨跡,怎么修了大半輩子道,末了卻修的像個娘們。”

    老道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接話。

    老人的徒弟臉上掛不住,干咳了兩聲。崔翁甩袖,大步流星向山下走去,“青山不改,綠水長流,老伙計,咱們……后會有……期”,一句話說到最后,聲音竟像是從幾里外傳來。南墻拉起小夢溪一溜小跑跟了上去。

    謝桓陵與曹桓孫對視一眼,面露驚駭,“這老人家竟有縮地成寸的神通?”再回頭看時,自己師傅竟好像片刻就失去了所有精氣神。若不是知道老人早年曾有家室,兩人一定懷疑師傅有那龍陽之好。

    “師傅……”

    馮姓老道久久看著山路,長長嘆了口氣,“為師欠他的太多,今日下了山,怕是這最后一根脊梁……也要斷了。”

    臨近山腳,有清泉自石澗流出,一襲青衣在水邊大石定住身形。他回頭望了望朦朧高峰。一雙眸子刺穿千丈云海,定格到山崖上的一道身影。后者背負雙手,斜倚一桿梨花大槍。嘴角微動,欲言又止。

    青衣垂下頭,看著水中倒影,這兩日間,身形竟似駝了幾分,“形容枯槁無非如此。”自嘲一笑,老人撩起一捧水撲到臉上,疲態一掃而空,又將滿蓄銀絲攏向腦后,“三千煩惱,也終有解開的時候,你看,這世間哪有辨不明的恩怨?這樣的江湖,多好?”

    老人又撩起一捧水,撲到臉上,水花濺起滿池漣漪,倒影竟似變得模糊,許是今日喝了太多酒,他有些癡醉。“這一閉眼,可不就是一甲子么,馮老哥?”

    總章元年,冀北大旱,餓殍遍野,李績軍伐遼東,先登軍都統范沖過冀北強征軍糧,有馬姓農夫持叉立陌前。

    “爾等也算秦王之師,怎這般糟踐百姓,那徐世績容你,我天策軍舊卒絕不容爾!”

    ……

    那都統范沖惱羞成怒,當場就要左右斬了農夫,忽然有青衣少年一側冒出,傷了百十個健卒,擄走了農夫,范沖令先登軍兵卒追了數里,竟然一點線索沒有,此事后來還成了猛將范沖的笑柄。

    在那數里外,少年摸出一只果子塞到嘴里,“拿叉的大哥,你挺厲害嘛,出場這么拉風,還以為是個高手,誰知道功夫這么……這么……稀松。”

    “原諒我這人有點直接哈。”

    “你怎么敢去找那么多人的晦氣?咕嘰……咕嘰……”

    大漢渾身是血,喘了半天氣,“人都要活不下去,有什么不敢的。”

    “這太平盛世的,怎么著了,就要死要活的。”少年反駁道。

    大漢不屑一顧,“小兄弟,你功夫還不錯,就是混江湖還臉嫩了點?”

    少年哼了一聲,低頭繼續吃著果子。

    “十幾年前這里不是這樣的,秦王軍……也不是這樣,怎么剛過幾年安生日子,就又要打仗了!”大漢抱怨道。

    “冀北大旱,褚相不是播了銀子?興洛,回洛倉都有調度糧食。”

    “銀子?銀子哪能到百姓手里,糧食也進不了饑民的米缸!”

    少年沉默了片刻,“拿叉的大哥,你就不怕死嗎?”

    “哼哼”,壯漢躺在地上,卻使勁讓腰桿挺直,面露獰笑“老子造了三十幾年反……本以為……秦王……也不差這一次了!”

    少年聽著農夫喊天子“秦王”,眉頭微微皺起,轉又看看他背上的一道道疤痕,終于沒有說什么。

    “小子,甭為大哥擔心,大哥是個鐘馗老爺都不收的人,死人堆里爬過來的,命硬。”

    少年展開眉頭,從懷里摸出個果子,在錦衣上擦了擦,“大哥,我請你吃果子,看在我救你的份上,給我講講唄。”

    壯漢楞了半晌,緩緩拿起果子,平靜道“我父親是大隋監軍,十歲那年,大隋皇帝逼反了劉元近,我父母被劉賊斬了祭旗,我年幼,藏了一陣,躲過一劫。”壯漢頓了頓,“不到半年,王世充破了吳城,殺了劉元近……為了口飯,我進了淮南軍……”

    壯漢嘴角輕扯,擠出一絲苦笑,“我年幼個矮,淮南軍不收我,我就白天跟在隊伍后面,晚上上山砍柴,早shàng拖著柴草送去營里,換軍爺們吃剩的米糠,那<!--中间广告位置-->時候覺得,嘿,什么時候能入了淮南軍,就闊氣了。”

    “幾頓飯,你就給王世充賣了十幾年的命?”

    壯漢神色一黯,“我幼時也上過兩年私塾,也知道幾分廉恥骨氣,你這種公子哥不懂,人到了餓的時候,什么狗屁道義,都比不上一塊番薯。我總歸是個粗人,沒大志向,王大帥替我報仇,我就當為他赴死。在我看來,這是最簡單的道理。”

    “后來呢?”

    “后來,淮南軍老底子被打光了,我成了做飯的役夫,再后來,替大帥擋了一箭,入了軍籍,再后來,因為有些蠻力,再加上學了點逃命的本事,就累計軍功當了個小軍官。”說到這里,壯漢神色激動,“你不知,當年我可是跟翼國公秦叔寶,盧國公程知節,郯國公羅士信,上國柱裴仁基,飛將單雄信都一塊打過仗的!你不知那時候有多痛快。”

    “都說寧做太平狗,不為亂世人,其實能生在英雄并起的時代,不也是一種幸運。”少年喃喃自語,眼中滿是向往。

    兩人相對無言。

    少年率先打破尷尬,“后來,王世充死了,你卻還活的好好的。”話剛出口,自知失言,連忙閉上嘴。

    大漢神色一黯,“大帥要當皇上,將軍們走的走……散的散。后來秦王大軍圍城,大帥要我去找竇建德求援,我沒用,突圍的弟兄們死傷大半,到了汜水關被竇老賊攆了出來。”大漢抹了抹嘴,“我遣散了兄弟們,自己回去領罪,誰知洛陽早已破城,大帥生死不知。秦將軍的斥候發現了我,念在舊交情分上,留我入了天策軍。”

    “起初我入天策軍是為了打探大帥消息,后來慢慢發現,秦王的確是一代英雄,也難怪忠義如秦將軍都能誠心效命。也就漸jiàn淡了為王大帥報仇的念頭。”大漢心情漸jiàn平復,“再后來,天策軍滅了竇建德,我心愿已了,就向秦將軍請辭,來到這冀州……誰知直到今日,再見唐軍,竟也做起了欺壓百姓的勾當!”

    “壯大哥,你可真是個……有故事的人……”

    “本來沒想著今天能活著離開,誰知道今天見了你,滿肚子的話一股腦都抖露了出來。”

    少年莞爾一笑,“壯大哥,還沒問你叫什么呢。”

    大漢一愣,戲謔道:“小兄弟,你還真是雛兒,江湖草莽的,萍水相逢又被人四處追殺,我會告訴你名zi?”

    少年哈哈大笑道,“受教了,壯大哥,小子博陵崔玄暐,天色不早,那我們就此別過。”說罷學著江湖人士,抱拳作別。

    “慢著!”大漢緩緩站起“我雖不是什么好漢,卻不能被你個雛兒小覷了,老子姓馮,名三,軍中諢號‘瘋三郎’,今天相救之恩哥哥記下了,下次再見一定好好請你喝一壺。”

    說罷,竟故作輕松率先轉頭離開。

    少年崔玄暐靜靜看著他顫抖的離開,背影倔強。一如一甲子后的自己……

    上元年間,高宗聽信讒言,下詔削去長孫無忌太尉官職,流徙黔州,并株連其宗族。有大漢著銹甲,提陌刀,跨駑馬入東都。一路沖殺入刑場。

    “泱泱大唐,豈我馮三一人眼明乎?!”

    大漢沖入刑場已是強弩之末,左右羽林衛無不側目,不忍殺害。

    有掩面青衣人躍入刑場,擄走僅剩半條命的大漢,一如十數年前……

    后來這位莽夫便住在了崔府,做了三年管事,再后來,東窗事發,他便換了身行頭,上了華山,再次相見又是三十載……

    通天元年,契丹作亂,攻陷冀州,已知天命的兵部員崔外郎隨狄公入魏州御敵。冀州城外征戰十數日,戰況難分之時,有百名江湖俠士潛入冀州城,燒毀契丹大營糧草,敵兵不戰而潰。

    亂軍城頭,已開始續須的員外郎又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盡管身披道袍,盡管滿頭銀發,盡管身形已撐不起寬大的道袍,他卻依然沖在眾人之前,如四十年前初見般倔強,如三十年前跨馬入東都般豪邁。

    ……

    崔翁再次揉了揉眼睛,南墻拉著女娃已來到近前,“老頭兒,你跑這么快是要累死我們么”。

    老人家避而不答。

    南墻眼珠一轉,“我猜那老道士年輕時一定是個很了不起的人物?”

    小夢溪莞爾。

    “哼,不過是個老匹夫。”崔翁扭頭向山下走去,口中喃喃自語:“有些人也許天生就上不了臺面,也許從來不知道天高地厚,也許混一輩子都混不來富gui,但若他心頭認定了道理,管你天王老子,管我力不能及,只管‘****娘的’。人間大風流,豈不該如此?”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613/114700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