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封神逸聞錄 > 廣寒卷 第二百三十章 說客

廣寒卷 第二百三十章 說客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世上不乏能言善講之人,錦心繡口,以言語之利,或傾國傾城,或榮寵富貴,此之謂辯士說客。雖只兩片柔唇,一條軟舌,亦可生出撼天動地,攪海翻江的勢道來,實不可小覷。古來做說客者,為聲色者有之,為功業者有之,激于意氣者有之...本章講述的則是...還是不說了吧,免得劇透,那便了無意趣了。不過碼的文字本身也無多大意味,既無千里伏筆,又無迭起奇峰,也不必藏著掖著,不如照實說了吧,權當點題,開宗明義、開門見山、開天辟地...且慢,我先于此開個小差兒...

    天蓬受微辰所托,勸慰堅意絕食的嫦娥,不想說了幾句,他自己倒先饕餮大嚼起來,一面吃一面道,“姑娘也不必擔心我吃壞了身子,我生就一副好腸胃,消化這些并不在話下,便是肉山酒海,我也等閑視之。”片刻之功,他已風卷殘云,將日前的三大盒飯菜吃了個盡,于自己今日帶來那盒飯食卻未動。雖還在意猶未盡的舔盤子,對那盒卻正眼也不瞧。

    嫦娥淡淡說道,“尊駕索性將拎來的一發吃了,落得干凈。”

    天蓬笑道,“那里面的東西我是不吃的。”

    嫦娥頗為疑惑,隨口問道,“這是為何?”

    天蓬笑道,“你當里面是什么?”不待對方回答他便接著說道,“這是那小子廚藝奧義之所在,豬肉燉粉條子,色香味已臻化境,我卻是不吃的。”

    嫦娥猛然想到,“上次相會時,似乎記得對方談過是不吃豬肉的。須知豬肉與牛、羊、雞、魚等肉并稱為五大肉類,世間萬千珍饈美饌多憑此烹調,這人如此好吃,怎會錯過如此美味?相傳西北有清真一族,專一以牛羊為食,禁忌豬肉,莫非他也是清真族人?”念及此處,不由暗自苦笑嘆息,現在哪有余裕理會旁人的事情。

    嫦娥正胡亂猜測之際,只聽天蓬道,“姑娘若心志已堅,我亦不復多言,再會。”說罷,邁步向外走去。她望著門首,出神了好一陣子,思及眼下處境及來日大難,心如亂麻。忽覺困倦,便趴在石桌上睡去,陣陣誘人的飯菜香氣從食盒中透出,飄入鼻端,她卻已渾然不覺了。

    此處靜心居雖位于九重之上,卻亦有白晝晨昏之分。嫦娥醒來時,見日照中天,知已至正午,估計睡了一個時辰。初醒時分,腦中仍一片昏脹,忽聽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頓時警覺起來,這一驚,殘留的困意也去了大半。

    此時,一秀美俊逸的年輕人出現在眼前。來者一襲青衫,長眉細目,白玉般晶潤的臉上猶掛著淺笑。“姑娘便是嫦娥么?”

    嫦娥微微頷首,戒備的問道,“你是微辰的朋友?”

    那人點頭,“我們自小便在一起的,在下吳剛”

    嫦娥冷然道,“閣下不必多費唇舌,還是請回吧。”

    吳剛笑道,“在下初次造訪,姑娘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這恐非待客之道吧?”

    嫦娥冷笑,“我無非是被拘禁于此的囚徒,并非主人,主客之道便無從談起了。閣下此行,多半是為說服我依從微辰而來,這些話<!--中间广告位置-->我是半句也不要聽的。”

    吳剛道,“姑娘慧敏,卻只說中了一半,在下固然是說客,卻只為勸姑娘吃飯而已。”

    嫦娥搖了搖頭。

    吳剛道,“姑娘因何動了絕食的短見,此處已有千年來無人居住,姑娘又為何出現在此處?”

    嫦娥輕嘆一聲,“你何必明知故問。”

    吳剛道,“實是不知,微辰只叫在下來請姑娘進食,他為事情絆住,匆忙之間也未講明。”

    嫦娥心道,“難怪這兩天不見微辰蹤跡,原來是有事在身,只是對方貴為天帝次子,又有什么事能羈縻住他呢?”她見吳剛說這話時面上閃過一絲憂郁之色,這事似乎與之有莫大干系,心下雖奇,卻也不便多問,只是猶豫是否該將自己遭遇講說。大凡與微辰有關事物,她均十分厭煩,但這吳剛形容俊朗率真,舉止斯文雅致,心中對其頗有好感,便將自己如何與微辰偶遇,如何被其誘擄到這里的事簡略說了。

    吳剛用心的聽著,搖了搖頭,“那家伙一旦興之所至,做事便不擇手段,不計后果,只是這事卻做的差了。”

    嫦娥見對方竟為自己鳴不平,心中甚是受用,暗道,“不枉我將這番話說之與他。”

    吳剛接著說道,“其實微辰也并非惡人,只是做事有些怪誕孤僻罷了。”

    嫦娥不置可否,心中冷笑,“他將我害到這般地步,還不算惡人么?!”

    吳剛道,“與心愛之人天地兩隔,也難怪姑娘這樣了。但他朝若有望脫離此處,那時姑娘卻餓病了身子,豈不可惜么?依在下之見,當珍重身體,以待時變才是。”

    一番言語說得嫦娥心中逐漸敞亮,暗道,“是啊,我當保重身子,以期與大哥相會才是。”然而這才涌起的期望旋即破滅,“自己一個弱女子,又如何能從茫茫天界脫身?”

    吳剛仿佛看懂對方的擔憂,沉吟片刻道,“不必擔心,在下也會稍盡綿力,我與微辰乃莫逆之交,他想必會給我幾分薄面。”

    聞聽此言,嫦娥心中復燃起希望。近來屢遭變故的她本已變得敏感多疑,但對眼前之人卻莫名的信任。

    見對方默然不語,吳剛道,“在下這便去勸說微辰,姑娘聽我訊息再做決斷不遲。如不相信...”

    嫦娥溫然一笑道,“我相信。”簡短的三個字勝過千言萬語,謝意、感激、欣喜...種種情義莫不包含其中。簡潔有力的三個字,似乎天然適于表達某種強烈抑或難言的感情,比如,我餓啦、累死了...

    吳剛聞言大喜道,“既如此,我這便去勸他。”

    嫦娥笑道,“也不急于一時,肚子好餓,一起吃過飯再走吧?”

    聽得這話,吳剛更覺欣慰,本欲說道,“你就不擔心我騙你么?”但一想這話太過唐突、煞風景,遂點頭笑道,“好,我也很久沒嘗過那家伙的手藝了,上次還是...”

    忽聽外面傳來冷笑之聲,“好一條三寸不爛之舌。”聽來依稀是天蓬的聲音。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607/11467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