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浮生一世 > 未分卷 原來,你真的是我的情劫……

未分卷 原來,你真的是我的情劫……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被容徹壓在地上的祀黎又是一陣凄厲的笑:“前程往事?迦沉,我與你之間哪有什么前程往事?!有的只能是深仇大恨!”

    說罷,便在容徹手底下掙扎著。容徹一時不小心,手臂上竟被他狠狠地抓了一把,傷口頓時開始潰爛……

    祀黎原本還想再傷容徹,容徹卻被背后的薛謙一把拉開。

    “元因,你當真要殺了迦沉法師?”

    薛謙目光灼灼的看著祀黎,竟讓癲狂的祀黎有些猶豫。

    “元因,你喜歡他不是嗎?”

    祀黎歪著頭,怪笑一聲:“喜歡他?不,我是愛他,真的很愛他……”

    隨即,祀黎伸出手指向迦沉:“可是我愛的,是一個沒有心的人!一個沒有心的人,又為什么要得到我的愛?!”

    說道這里,祀黎忽然笑著哭了起來,道:“我等了他百年,苦苦的在原地等了他百年!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變老,又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化作白骨。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在那個破地方一直等著你!就因為你說過你會來找我!我如今變成了這個模樣,卻連死的資格都沒有了……你說,我是不是該殺了你,來寬慰自己的心……”

    可惜,祀黎如今只剩了半面的皮相,哭起來臉上卻是沒有淚的,眾人只聽得祀黎那凄凄的哭腔,和那半面的陰森。

    迦沉聞言,低聲唱了一聲佛偈:“諸法因緣生,緣謝法還滅,吾師大沙門,常作如是說。阿彌陀佛,施主是該殺了貧僧,以來慰藉施主如今的情法。”

    “小禿驢,你被不被殺我們不管,但也要等我們三搶了長生鏡回去了再說!”

    君子涯見迦沉有了尋死的心,連忙嚷嚷了起來。

    迦沉手持佛珠,望著那又哭又恨的祀黎。君子涯真怕迦沉任祀黎打殺,不禁站到了兩人的中間。容徹見了,抬起未受傷的手,一把將君子涯拉到了身后。

    “容徹,你!……”

    還未等君子涯罵完,祀黎倒是對著他開口了:“你也是天命之人,不如把你也殺了,也省的又多出個像我這樣的可憐人……”

    “貧僧和施主之間的事,為何要牽扯到無辜之人。緣來緣滅,因果輪回,本是常道。貧僧的下場,貧僧是早就知道的。可貧僧最想知道的,是貧僧究竟如何害的施主至此?”

    迦沉白著一張臉,肩上的袈裟染了滿肩的血,一點一點,暈染了半身……

    空洞的眼窩看著迦沉,那半邊皮相的唇角勾起一絲笑:“好,既然你問,那我便讓你死的明白……”

    “你可知道,我在你身邊跟了整整十七年。十七年間,我日日看著你,日日愛著你,<!--中间广告位置-->可是卻從未得到過你。

    你們天命之人,個個都有著大智慧,陰謀計策是一環接一環。任人有多大的能耐,也掙不脫你們的手掌心。

    你明明知道我愛你,可你卻從未訓斥過我、阻止過我,還偏偏就是裝作沒有見到我的情意……

    我知道你我之間不可能,可我真的離不開你,你能想象到我那么多日日夜夜是怎么熬過來的嗎?

    你說你愛世人,世人在你心中皆平等。我信了,也累了。當陪你進入無塵之地之后,我便想著,如果我還有命活著出來,我便向你辭行,然后安安靜靜的過一生……

    可是,當你殺了那兩百九十九人之后,渾身是血的抱著我,要我不要離開你。我發現,我的心還是因你而跳動,我的命還是因你而活。

    可笑我當時真信了你會陪我到老的話,天真的再次隨你進了那伽藍寺,任你將長生鏡的詛咒下在我的身上。

    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再離開我,不該在離開的時候許諾,許諾你會回來,你會再來陪著我。

    我一開始還滿心歡喜的等著,可漸漸地,我便不那么高興了。因為你還沒有回來,我還是一個人。

    你們知道那長生鏡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嗎?他不是什么神兵,他是一件魔物!得到他的人從來就沒有善終過。即便他能讓你活著,但卻沒有給你留下青春。

    一年、兩年,十年、二十年,一百年……

    我的肉身終于支撐不住了,開始漸漸地腐爛。你們知道那種恐懼嗎?一點一點的看見自己的身體正在腐爛生蛆,直至最后看著自己化成一具森森白骨……

    我出不去,也死不了,只能在一天又一天的歲月里干熬著……

    后來我才明白,至始至終,我們都是你手里的一步棋。你為了一個天命,將自己身邊的所有人都利用上了,甚至是你自己。

    我開始恨,我恨你為什么沒有來,我恨我為什么要愛上你。我恨,我恨!

    后來我想,若是當初沒有愛上你,我的結局是不是要平靜的多。即便是在南國滅亡的時候死去,也比如今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幸福……

    終于有一天,我在寺里看到了一副壁畫,我才知道,原來長生鏡有著穿越時空的能力。我便想著,我要回來,回到初見你的那一天,然后殺了你。這樣,我的這一生就不會有如今的痛苦。

    你說,我這么做,對不對?我是不是該殺了你?……”

    在場的四人靜靜的聽完祀黎的話,眼中神情各是不一。

    良久,迦沉望著那慢慢化作枯骨的祀黎說道:“原來,你真的是我的情劫……”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521/11090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