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暮色漸起 > 未分卷 萬事如意旅館 一

未分卷 萬事如意旅館 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未分卷萬事如意旅館一

    是朋友介紹來這里的,說這里周圍環境不錯,重要的是旅館的費用不高,適合他現在的情況。莫連山是失戀繼以失業,雖然是主動辭的職,但沒有了工作是事實。他說想一個人靜一靜,朋友就推薦了這里。

    莫連山拖著行李箱,在旅館前站定。三層樓的建筑,從外面看不如旁邊兩家上檔次,莫連山想:自己是沖著便宜來的,就不要攀比了。他推開玻璃門,心里“咦”了一聲,他想不到這樣一個外表不起眼的旅館內部裝修竟有歐洲家居的風格。他在心里用周杰倫的腔調說了句:“不錯噢。”

    站在吧臺后面的是一個小個子女子,看見有人進來,還拖著行李箱,立刻走出吧臺:“你好,是要住宿嗎?”聲音很好聽,莫連山點點頭:“我想在這里住一陣。”那女子欣然道:“太歡迎了,我們會給你適當的優惠,希望你在這里住得愉快。”

    莫連山要了二樓的房間,可以少爬樓梯。房間非常干凈,莫連山放好行李下樓對那女子說:“房間很好。”那女子微笑說:“你能喜歡,我們很高興。帶身份證了嗎?”莫連山取出錢包,所有的證件都在里面,還有甩了他的女孩的照片。

    “不收押金嗎?”當女子的動作顯示一切完成了,莫連山問。那女子說:“我們不收客人押金已經有三年多,這三年多時間里只有一位客人沒有結賬就離開,但他事后又打電話和我們聯系,把錢打到了卡上。——你應該看到我們旅館的名字了,‘萬事如意’,這是大多數家庭貼在門頭的字,我們希望客人把這里當作自己的家。你能住得愉快,自然不會忘記和我們道別,那時我們會收下你給的錢。”莫連山說:“怪不得我朋友推薦我來這里,他只說了價格不貴,卻沒和我說這一點。很好,既然你對我這么信任,我也保證不會溜掉的。請問我怎么稱呼你?”那女子掩嘴笑:“剛才看你的名字就覺得有意思。我姓連,叫連翩。”莫連山也笑:“不算有多巧合,但很有意思。”

    時鐘指向三點,莫連山坐在廳堂的寬大沙發上:“應該還有其它客人吧?”連翩端來一杯果汁:“飲料水果自己取,提供三餐,一天一百怎么樣?”莫連山接過果汁:“像這樣你們賺不了多少。”連翩說:“這三年我們賺的比以前五年賺得都多,我們是不會做賠本生意的。你說其它客人,他們大約要到晚飯時候才回來。——除了你,這里住了八個客人。”莫連山說:“我像是到了君子國。連翩,你是老板還是老板娘?”

    門外開來一輛小卡車,連翩連忙去開門。一個三十幾歲的高個男人從駕駛室出來,開始搬車廂里的整箱飲料,連翩也幫著搬。莫連山想到連翩說希望客人把這里當作自己的家,那么自己也應該幫忙做點事。他剛走到門口,那個男人搬了兩箱飲料進來了,招呼他:“你好。”連翩拎了一打雪碧,在后面說:“莫先生,這是我丈夫,他叫王守明。”王守明將紙箱放在沙發的扶手上伸出手:“歡迎。”他的手相當有力,莫連山自愧不如。

    莫連山幫著搬飲料,連翩和王守明都覺得很正常,并沒有和他客氣一句。莫連山忽然想到三餐問題,說不定是客人輪流做飯輪流洗碗,那就慘了。

    搬完飲料,王守明帶莫連山到廚房洗手。不是家用廚房,是飯店的規格,這樣的話應該不會讓客人自己動手做飯吧。王守明指著兩個冰箱說:“水果都在里面,喜歡什么自己拿,還有啤酒。”莫連山隨手拉開冰箱的門,各<!--中间广告位置-->式水果排放整齊,不是為做樣子的嗎?他拿了一個蘋果,王守明說:“都沒洗過,你要多洗洗。”

    王守明看了電腦的登記,對莫連山說:“你比我小將近十歲,我就叫你連山可以吧?”莫連山咬著蘋果:“可以呀,那我是不是要叫你哥?”王守明笑:“這里是旅館,不是邪教組織,那種過分的親熱背后都是有目的的。我只希望客人在這里能放松,而不是彼此間沒有合適的距離。”莫連山說:“那我稱呼你全名?這個好像只有最親近的人才能叫,我還是稱你老板。”王守明說:“可以。——你怎么想現在這時候出來玩的?又不是假期。”莫連山說:“沒了工作,每天都是假期。”王守明說:“適當放松一下,還是要回到原來的軌道。這是作為老板的忠告。”奇怪的是,莫連山并不反感這樣的忠告,這也是這家旅館的另類經營理念帶來的效應吧。

    快到四點的時候來了一個大塊頭,那人看見莫連山就伸出手:“你好,今晚你將有幸吃到我做的飯——好吃你就多吃點,不好吃你也別少吃。”連翩在吧臺那邊對大塊頭說:“你能不能換個語錄?一點也不好笑。”莫連山握著大塊頭的手說:“我覺得很好啊。莫連山。怎么稱呼你?”大塊頭曲起胳膊,按了按肱二頭肌:“叫我大塊頭!兄弟,我去做飯了,吃飯的時候再和你聊。”莫連山喜歡這個廚師,不是因為他開朗的性格,而是因為他是廚師,莫連山一直擔心低價的收費會讓客人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莫連山翻看著沙發前的實木茶幾上成摞的《華夏地理》,他不明白為什么在這個陌生的環境他倒能看進書了。看著看著有點困,他就躺在沙發上看——不是說當作自己的家嗎?不知什么時候,他睡著了。

    莫連山睜開眼時,知道天黑了,因為廳堂里的吊燈就在他目光的上方亮著。他坐了起來,看見對過長方形的橡木桌旁坐了四個人,正無聲地玩著牌。一個人瞥見莫連山,說:“可以說話了。”另外三個人或轉身或伸過頭都向莫連山看過來,一人說:“醒了?還沒吃飯,過來打兩牌。”

    莫連山坐到餐桌旁:“我就看看,我也不會打。”那四人就繼續,打的是斗地主。要說莫連山有什么特長,只能是打牌。在莫連山的記憶里,他很小的時候是跪在凳子上和別的小朋友打牌,因為他人小個矮只能跪在凳子上。現在,莫連山漸漸從剛醒時的迷糊狀態回歸到清醒,他看著四人認真地打著牌并沒有技癢,反而有一種清晰的恍惚——我在哪里?廳堂里的燈全部是暖色,在莫連山看來,這時這刻就是個夢境。

    我為什么會在這里?莫連山想起那個他曾經深愛著的罪魁禍首。現在想起,竟有一種對自己淡淡的諷刺:至于嗎?因為失戀,好容易找到的工作也不要了,跑到這么遠的地方,就為了看一群陌生人打牌?他想站起來去樓上取行李,告別這段夢魘。可是他一點也沒有動,過了很久,他伸出手指著旁邊那人手里的撲克牌:“剛才你出錯了。”

    樓上下來一男一女,看樣是夫妻,女的胳膊挽著男的。兩人碰到莫連山的目光,都露出點笑意。他們過來,男的說:“自我介紹一下——”,四個打牌的人里有一個說:“還輪不到你,我們還沒自我介紹呢。等吃飯的時候再說不遲。”那男的好脾氣地說:“行,等會再說。”說完就和那女的坐在莫連山的對過,也看他們打牌。莫連山想:真要是這么一大家子人,光是打招呼都費口水。這里六個,還有兩個不知是什么樣的人。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471/109200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