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桃花釀 > 未分卷 第三十三章 南街事故

未分卷 第三十三章 南街事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他這個時候會在做什么呢?也會想當初在天上一樣,靠在青石階上看著漫天花飛么?想來是沒那么瀟灑了,大抵會裹著袍子吧,他本就體弱,禁不得凍的。

    這么一想,老祖我我頓覺這雪飛得真不是時候,看著心煩,恨不得馬上回明郡去。

    “小先生,呵呵,你看,那遠看著,是不是像是執手?”錦如言忽然笑道。

    老祖我微愣,是啊,這遠遠看著,倒真像是兩人手牽著手。

    “也許吧。”我斂了眉目,執手呵。

    “只是這樣,終歸是冷的啊。”錦如言也斂去了笑意,嘆了口氣說道。

    我這才抬眼看她,她說這個是為的什么?

    她卻轉了身,不再言語,只是望著祈川上頭的飛雪出神。

    這錦如言,不簡單。我在心里嘆了一句,回去須與長留說說這事兒。

    等了大抵有小半個時辰,雪才小了,老祖我怕牧長留等久,于是辭了錦如言頂著小雪回了百物居。

    才到百物居前,就見著門虛掩著,莫不是老祖我走的時候沒關好。推了門,見牧長留懶懶地趴在桌子上。

    “回來了啊”他長長地拖了一句,伸手指了指擱在桌子上的一個銅盆說道,“去把這個倒了。”

    我咦了一聲,走的時候還不見這個銅盆的,待走近一看,不禁嚇了一跳,里頭居然盛了滿滿一盆子的血水,上頭還浮著一塊染血的毛巾。

    抬眼看了眼牧長留,“這是怎么回事?”

    他拿胳膊支著腦袋晃了晃,“剛你走了不久,就有人敲門,我一看,居然是個受了傷的公子,于是就幫他簡單的傷了點藥。咳咳。”

    老祖我斜著眼睛看他,“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時候變醫生了?!”說著朝著屏風后瞟了幾眼。

    “別看了,人早走了。”

    老祖我白了他一眼,端了銅盆就要去把里頭的血水倒了,走到院子里的時候忽然見著一樹的銀花,不由得有些愣了,腳下一滑,那銅盆咣當一聲就掉在地上,里頭的血水撒了一地。

    真不吉利,老祖嘟囔了一句,拍拍手站起來,好在沒有傾到自己身上。

    牧長留大抵是聽到了動靜,從屋里走出來,俯身將粘在老祖身上的塵土拍去,皺著眉頭道,“怎么這么不小心?”

    老祖我聳了聳肩,“走神了。”

    才說完卻發現牧長留神色有異,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不禁愣了。

    那一盆潑灑在地上的血水,居然不知不覺中變黑,緩緩滲入土里去。

    這血水,端的詭異。

    “去把衣服換了吧,這里交給我。”牧長留說著往前走幾步,將地上的銅盆拾起來。

    老祖我遲疑了一下,最后還是選擇乖乖地回房。

    晚間的時候,我把今兒在亭子里的事情說于牧長留聽,牧長留只是淡淡地恩了一聲,老祖我見他這般反應,也不去管他,左右看這天,明后兩日就可回明郡了,到時候我自去陪我的郁離,這虛州有什么事,與我何干。

    只是事與愿違,夜里雪又飛大了。

    老祖我靠在窗床,接著屋子里的一點燭光看這外頭紛飛的雪花,想著,莫不是我那靈妙桃源宮里的桃花,又飛下來了。

    那些個桃樹,這么多時日都沒人打理,不知變得怎樣……

    就這么一直看著,直到困了,這才吹了燈睡去。

    第二天醒來<!--中间广告位置-->的時候,聽見南街那邊哭啼啼的一片。

    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果然,又出事了。

    因為離得近,所以,我趁著牧長留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想去那出事的地方看看。

    這回死的是南街的琉璃居東家,還是那般詭異的死法,只是老祖我過去的時候終歸還是遲了一步,才到門口就見著官差拿擔子把尸體抬出來,上頭蓋著白布,那雪飛起來,落在上頭,直教人看著悲涼。

    掌柜的老婆哭著從屋里頭一直跟出來,在官差后頭又是哭又是喊的,老祖我也不禁搖了搖頭,作孽啊。

    尸體就這么抬走了,只留下地上一串腳印,遠遠地不知延伸到哪里,細細密密的雪撲上去,漸漸的,居然也被掩蓋了。

    老祖我決定去屋里頭看看,于是襯著眾人不注意,偷偷溜了進去。

    他家掌柜是死在書房里的,掌柜的老婆說,晚間的時候聽見有人拍門,她男人出去看了看,回來說沒人,大抵是走錯了,然后便一起睡下,第二天醒來,便發現他不在床邊,起初以為是去了前頭的鋪子,后來尋了一會,居然在書房里發現了人,只可惜已經死了。

    往里走了沒幾步,就見著幾個官差從書房里走出來,老祖我一驚,順手一掐,掐了好幾下,這才想起來如今沒有法術,是隱不了身的,只能朝著那幾個官差咧嘴笑了笑。

    “哪來的娃娃,真可愛。”帶頭的一個官差見了,居然蹲下身來,伸手捏了捏老祖我的臉,一邊捏還一邊說道,“娃娃,這地方不能亂來,快回去罷。”

    老祖我差一點就要翻起了白眼,這廝,手上皮肉粗糙不說,手勁還忒大,朝后退了一步,他卻似乎揉得上癮了,居然伸出另一只手將老祖我環抱起來,掂了幾下,說道:“來,哥哥帶你出去。”

    只是一剎,老祖我知道,自己大抵是不用進屋了。

    那人的身上,有一股香味,很淡,若是不細嗅,很容易被錯失,那味道似蓮非蓮,似墨非墨,老祖我極是熟悉。

    “雖說有這味道,咳咳,但是也不能說硯靈就是兇手。”牧長留倚著榻子,懶洋洋地說道。

    小爐里悶著炭,把整個庫房都烘得暖暖的,雕花木的窗子被糊厚了紙,微微開了條縫,依稀可以見得外頭簌簌飛起來的白雪。

    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最是惱人。

    “但至少說明,這事兒與那方古硯脫不了干系。”老祖我喝了一口熱茶,說道。

    “呵,”他忽然瞥了我一眼,“我倒不知,你也會管這閑事?”

    老祖我剛喝下去的茶險些一口噴出來。

    你這說的是什么話!

    他卻收了眼神,淡淡說道:“倒也不枉費我教你些紅塵味道。”

    我緩緩吐出一口氣,白了他一眼,正要說些什么埋汰他,他卻忽然直起身子,身子微微前傾,將食指立在唇前,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有人?!

    老祖我一驚,連著呼吸也放慢了。

    外頭雪飛得大,風雖吹的緊,卻還是可以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

    那點腳步聲由遠及近,既然穿了回廊朝庫房來了。

    我瞪著眼睛看向牧長留,牧長留也回看著我,今兒不做生意,早早就關了門,這會兒,來的會是誰?

    我緩緩起身,牧長留卻依舊側著頭,也沒有起身的意思,我對他使了一個眼色,他卻皺著眉頭,搖了搖頭。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468/10912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