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桃花釀 > 未分卷 第二十一章 風華無雙

未分卷 第二十一章 風華無雙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老祖我瞇了一會,只覺得有些口渴,許是在這日光里泡的久了,身子里頭暖洋洋的,連骨頭都是軟的,懶的走動,便拖著步子走到牧長留邊上,拿了他的茶盞喝了口。

    眼角瞥到他手底的一沓紙,險些一口茶水噴出來,將杯盞往石桌上一磕,伸手指著他。

    你!你……你畫這鬼畫符作甚!

    我正要開口,他卻掃了我一眼,我這才意識到墨汐坐在一邊,硬生生將含在嘴里的話吞下去。

    他見我明了他的意思,便繼續漫不經心地畫著。

    那墨色的線條一筆筆勾出來,看似漫不經心的隨手一筆,里面卻是蘊含著道的。

    只是這道……名叫拘魂。

    日頭到了中天的時候,衛家那邊來人了,一身樸素的袍子卻是干凈的很,似乎是個管家,一副火燒火燎的模樣,一進門看都不看老祖我一眼,就奔到牧長留面前。老祖我猜得個大概,應該是衛老爺子的病情有變。

    只是看牧長留的模樣卻是一副不急不緩的樣子,聽完管家的話,吐了瓜子殼,施施然起身回屋拿藥箱去了,把管家急的原地直打轉。

    待牧長留走了,老祖我也有幾分瞇不住了,墨汐倒是看書看的仔細,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著曾在天上有過那么一段過去,老祖我總覺得被什么人在暗處盯著,周身起寒氣。

    終于在搖了幾下搖椅以后,起了身又去看戲去了,走之前吩咐墨汐看好門,特別是這戲服,萬萬別去觸碰。

    只是臨到戲臺子前方才知道,今兒來遲了,又錯過了洛青衣的戲。

    不過,今兒晚上還能聽上一場,老祖我這般想著,便回了百物居,打算晚些時候等日頭西斜了再去。

    回到百物居的時候牧長留已經回來了。那戲服不知什么時候被收了進去,我隨口問了問衛老爺子的病情,牧長留只是搖了搖頭,說了幾句不搭邊的,老祖我并沒在意。

    早早用了晚飯,就出了門往城東的柳林去了。

    今晚洛青衣來的比平日里都遲一些,老祖我在樹叢里守了好一陣子,才見他緩緩從遠處走來。

    他走的極慢,走了好一會這才到了那片空地,卻不唱歌,只是站了好一會,這才一甩袖子。

    柳絮亂了一江天,看那波影

    碧沉沉,清了離別

    ……

    這離別的意思,大抵也只有他能唱的這么剔透吧,直教人心生不忍。

    莫不是,就是在這柳林里,他增了柳枝,繾綣了離別。

    待他走了,老祖我忽然對那空地起了興致,三兩步走過去。那空地倒也干凈,許是被踩踏的久了,上頭不見雜草,只是前些日子下了雨,有些地方土還是濕的。

    老祖我轉了幾圈,見沒有什么名堂,正要離開。

    忽然,漫天柳枝飛起來,繚亂纏繞。

    老祖我一驚,這會兒,并未見起風!

    夜幕沉沉,那飛亂的柳枝仿佛是糾纏的戀人的發,又好似舞動的手,居然越來越長,從四面八方向著老祖我卷過來。

    這,分明是鬼化之兆!

    大凡人死怨氣不散,尸身掩埋之地若生有陰木,木受是尸骨精血滋潤,怨氣便順著精血進入陰木之內,天長日久,陰木積怨不散,便可鬼化。

    只是終歸是一縷怨氣假借木胎,白日里還是那草木模樣,只有到了夜深的時候才能有所動靜。

    這等妖異,實是下等,只需召喚明火就可驅逐。

    老祖我下意識伸手掐訣,不料指法方成,心里一震,我如今是凡人之聲,哪里來的法力!

<!--中间广告位置-->    看著四面八方卷來的鬼柳,老祖我終于心生駭意,單憑一具凡人之身,怎么斗得過這鬼化之物,可恨!真真是不該到這空地來的。如今四面八方漫天都是這鬼柳的觸手,該往哪里逃!難道老祖我人間這一遭就要到頭了么?

    忽然,一股大力襲來。一人覆上來,將老祖我攬住,老祖我掙扎了幾下,卻被那只手死死摁在那人懷里。

    入眼的是一襲玄色的衣裳,雖然不見著那人的面容,不知為何老祖我心里頭卻明白,是墨汐。

    感覺吧,大抵是感覺吧。

    他把我死死護在懷里,自己卻忍受著鬼柳的鞭撻。

    幾絲悶哼聲溢出來,傳到老祖我耳里,只覺得心里難受,他護著我,生受了本該是老祖我受的痛。墨汐其人,其實也是極好的,只是性子有些冷漠罷。

    他本來就身有隱疾,來牧長留這里調養,現在卻生受了鬼柳的侵蝕,面色早已發白。

    老祖我看著心疼,幾次想要掙脫他的手臂替他擋一擋,不料他年歲與我相仿,力氣卻比我大太多,老祖我掙脫不開,只能咬著唇看他。

    他就這么低頭護著我,面色雖然蒼白,眼睛卻不曾閉上,深邃如同夜幕,忽然一條柳枝從我眼前掠過,打在他不慎露在外面的側臉上,頓時劃出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淋漓,那鬼柳一觸到鮮血,便如同螞蝗一般緊緊附上去。

    他卻顧不得拉開柳枝,只是勾著身子將我護在懷里。

    不行,不能這樣下去,這么下去,我們都會被這鬼柳吸干精血的。

    許是得了墨汐的血,那鬼柳愈發發狂了,每一次揮下來都帶著呼呼的聲音。

    我望著墨汐的臉色越發蒼白,真真是后悔,要是自己不來什么勞什子的好奇心,他也不會遭這樣的罪!

    腳腕上一陣生疼,居然是一條柳枝繞過墨汐抽在老祖我的腳腕上。

    錐心的疼,那細小的柳葉居然如刀片一樣,扎進皮肉里,又被生生拉開,劃出一片血肉。

    老祖我自下凡來幾時受過這種疼,嘴一咧,明明不想,但眼淚已經蓄起來了。

    刺啦一聲

    腳腕的疼痛卻是一減。墨汐居然扯了外套將我露在外面的身子裹住。也不知他這么小的人哪來的力氣,護著我的那只手上袖子還是好好的,只是到了小臂的地方斷開,卷起的線頭上還帶著血。

    他的力氣太大,容不得我拒絕。

    那袍子上頭落了大大小小的口子,裹在身上卻是暖的,也不知,是體溫,還是血的溫熱。

    我蓄著的淚不知不覺掉下來了。

    忽然,撲面而來一陣涼意,風吹起來,但是四周卻宛如死去一樣靜下去。

    柳枝鞭撻纏繞的聲音似乎在這一刻也隱沒,死寂,時間宛如禁止,只有風,繚亂的風。

    墨汐手臂微松,我掙脫他的懷抱,抬頭,透過朦朧的水光,看見了那人。

    他就這么負手而立,挺拔修長,漫天的柳枝都被風卷起來沖向天幕,他的發卻只是微微揚起,他看著眼前妖異的景致,嘴角微微上翹,挑出一個淺淺的笑。

    第一次見著牧長留這樣的笑。

    不媚,不嬌,不邪,不風流不羈,不玩世不恭,卻帶著幾分了然與自信。

    就是這樣的笑,驀地讓我覺得安心,似乎萬般變化,他都了然于指,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風華無雙,真真是風華無雙。

    這才是世人眼里的牧長留吧,風華無雙的長留公子。

    風停,柳垂。

    瞇著眼笑道:“回家么?”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468/10912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