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嘯少林 > 正文 第十五章 疑慮重生

正文 第十五章 疑慮重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風塵子此言一出,汪、柳二人齊聲驚呼道:“一場誤會!”對風塵子方才言語顯得又是驚訝又是疑惑。只見汪好君惡狠狠的瞪了柳必鰲一眼,粗里粗氣地向風塵子道:“風塵道長,汪某敬重你在江湖上的行俠仗義、俠肝義膽,原本也不該在此吵嚷什么,只是那日汪某親眼目睹,襲擊我等之人,除雙塔門外,世上更無第二個門派!”

    忽聽柳必鰲尖細著嗓子怒罵道:“矮冬瓜,放你娘的個臭狗屁,當真滑稽的緊,你說是我雙塔門所為,可有證據?切莫在此血口噴人、栽贓陷害。我姓柳的坐得端行得正,我倒想聽聽是你的哪知狗眼瞧到是我雙塔門干的?哼!”說著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汪好君一生最忌諱的便是別人在背地里議論他個身矮體胖,此時柳必鰲更是當著眾人的面罵他‘矮冬瓜’,他哪里能忍受的了,當即暴跳如雷,怒吼一聲便有要向前于柳必鰲拼命,眼見兩人劍拔弩張,免不了又是一場廝殺,只見風塵子向汪好君道:“兩位暫且息怒,貧道有一事不明,還請汪幫主為貧道釋然!”

    汪好君將手中那柄發著耀眼白光的斷刀“哧”的一聲插入腰后,粗里粗氣的說道:“風塵道長,有何吩咐只管說便是,汪某人必當知無不盡、言無不答!”

    風塵子點頭道:“如此甚好,汪幫主我且問你,以你方才所言,那日你等到雙塔門向柳門主討借怪醫的一部‘藥典’不成,一怒之下離開了雙塔門,不料卻在回幫的途中遭到了一群不明身份之人的埋伏,不知汪幫主可有證據證明襲擊你等之人便是雙塔門的?”

    汪好君道:“那日汪某向姓柳的借藥典不成,便帶著幫中弟兄憤恨的離開了雙塔門,其時正值斜陽西下,殘陽似血,途經一片郁郁蔥蔥的密林時,卻忽地從四周涌出數十人來,將汪某與幫眾弟兄團團圍在一處,汪某一驚之下,只見那群人均穿著綠色長衫,胸前斜繪著玲瓏雙塔,正是雙塔門的衣著,汪某心下暗自納罕道:‘莫非是雙塔門前來相送藥典來了’正待向前想問,忽聽一人嘿嘿冷笑道:‘我等奉了柳門主之命,前來送汪幫主一件禮物,還請汪幫主笑納’汪某尋聲望去,只見說話之人四十來歲,右眼裹了一塊黑布顯然已久已失明,正是雙塔門的副門主郝同修”“修”字還未出口,忽聽柳必鰲怒道:“矮冬瓜,放你娘的臭狗屁,那日郝同修始終不曾離開我半步,又怎會帶領門中弟兄前去偷襲于你,你休要在此大言不慚、血口噴人!”

    汪好君見柳必鰲矢口否認密林偷襲一事,不禁怒火上涌,正待發作,只聽風塵子說道:“汪幫主暫且息怒,不知后事如何,還望汪幫主為我等細細道來!”

    汪好君望了望柳必鰲,“哼”了一聲接著說道:“汪某見那說話之人正是雙塔門的副門主郝同修,心中暗喜:‘此人果真是前來相送藥典。’當即拱了拱手,道:‘郝副門主大老遠趕來,不知可是為了藥典一事?’,那郝同修嘿嘿一笑道:‘不錯,郝某風塵趕來,正是為了相贈藥典,日間柳門<!--中间广告位置-->主乃是同汪幫主開了個玩笑,還望汪幫主見諒,來來來,藥典在此。’說著,他便從袖中取出一個金黃色四方錦盒,笑嘻嘻的遞將過來。都怪汪某一時大意,不及細想便伸手將那錦盒接了過來,他娘的,汪某打開一瞥,只見眼前綠光一閃,一物從錦盒中激射而出,汪某心如電閃,情急之下將頭往右疾閃,卻聽得身后‘啊’一聲慘叫,當真是撕心裂肺一般。汪某一聽之下,知是幫中兄弟中了暗算,扭頭望去只見一條六、七寸長的綠頭小蛇緊緊的咬著一名幫中兄弟鼻子,鼻子上溢出濃濃的黑血,并散發出令人作嘔的腥臭味。”

    風塵子、無相眾人同時“啊”了一聲,驚奇道:“又是綠頭小蛇?”汪好君道:“不錯,正是那在樹林中咬傷我幫中弟兄的綠頭小蛇。汪某當即氣急敗壞,抽出腰間斷刀,便向那郝同修砍去,那郝同修‘嘿嘿’冷笑幾聲提起雙塔便向汪某迎來。只見他步伐輕盈,形同鬼魅,汪某自是不敢怠慢,揮起斷刀,飛身而上,待到三十余招后汪某便漸感不支,防御多而進攻少了,汪某余光一瞥,只見幫中弟兄已傷亡過半,早已處于下風了,忽聽郝同修大喝一聲‘著’,只見一道白光激射而出,汪某頓時感到右胸一陣酸麻,全身一陣痙攣癱倒在地。汪某當時心中一涼,心想:‘罷了,不想斷刀幫今日會毀在汪某手中!’”

    “不想那郝同修手持玲瓏雙塔,冷冷一笑道:‘斷刀幫也不過如此,柳門主也您地抬舉你了,嘿嘿,姓汪的,今日我郝同修也不殺你,繞你一條狗命,只是讓你知道,我雙塔門可不是好惹的,你若是不服盡可找我雙塔門報仇是了,但叫你有去無回。’說罷,一聲呼哨眾人便消失在濃密的叢林之中。汪某見他眾人退去,心中暗想定是暗器之中喂有劇毒,等了半日卻不見劇毒發作,右胸疼痛反而愈來愈輕,聽著幫中受傷的弟兄們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聲,又想起今日之辱,唯有一死了之,但忽又想到兄弟們大仇未報、自己的奇恥大辱未洗,豈能就此一死了之,當時天色已晚,汪某與幫中受傷較輕的弟兄相互攙扶著方才回到幫中。不知那郝同修是何居心,用的是何種手法,所發暗器不但不曾喂有劇毒,更讓汪某驚奇的是右胸傷口處卻找不出任何暗器的蹤影。”汪好說著雙手解開胸前衣襟,殿中眾人一見之下同時“咦”的一聲,只見傷口四周泛著深黑色同手掌大小,猶如潑上了墨汁一般。

    汪好君惡狠狠地瞪著柳必鰲,咆哮道:“證據便在這里,你還有何話說?”柳必鰲聽完汪好君一番言語,又見到汪好君右胸傷口處黑色印記,心中暗自納罕:“難道是有人在暗中嫁禍與我雙塔門?”于是走到汪好君面前,道:“能否容柳某細觀傷處?或許偷襲貴幫的另有其人也未可知!”汪好君哼了一聲道:“讓你瞧瞧傷口,那又如何,還怕你毀了證據不曾?”

    柳必鰲用手捏住汪好君傷口處的肌肉,仔細望去,“咦”的一聲驚呼道:“姓柳的以性命擔保,傷你的暗器絕非我雙塔門的玲瓏銀針所為!”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402/10642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